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美著名女预言家:预言家与尖端科学

1959年的时候,著名的精神病学者、世界上杰出的特异功能研究者雷吉斯·里森曼博士(Dr. F. Regis Riesenman) 对著名预言家珍妮·迪克逊产生了研究的兴趣。在那之前和之后,他测试过几千人,并得出结论说,每一个人都是特异功能者,只是人们自己不知道。里森曼博士说,大多数人都有(准确度)在3%到7%之间的某种超感功能。“但这些人中只有百分之三的人是真正的特异功能”。余下的70%是虚假的,其余的则应归结为某种情绪下的潜意识作用。然而,珍妮·迪克逊的超感功能是真实的并且(其准确度)被他定为90%到97%之间!

虽然大多数可以信赖的这一研究领域的科学家都觉得特异现象是从人到人、或者从高级生命到人,通过一个迄今为止未知的、无法探测到的频谱来传递的,但设在纽约的巴克斯特基金会的负责人克利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 却发现了看来确实是这种信号的东西!

他发现了一种看来可联络一切生物的信息交流方法,并把那种信号称为“首次确认的原始通讯的证据”。他把一株植物联结到多波记录仪(即通常所说的“测谎器”)的感觉原件上,他感觉到并记录下了植物与动物生命之间在原始水平上的一种真实的信息交流形式。巴克斯特的发现表明,一直到单个的细胞水平上,都存在着原始的感知过程。

在一次采访中谈到他的发现时,巴克斯特指出,这一发现还只是最终理解生物的第一步。“我不能告诉你,我们发现的是哪一种信号”,巴克斯特承认道,“但我确实知道它不是哪一类。它不在各种已知的频谱内,比如说AM,FM,或者任何其它可以用常规方法屏蔽的信号形式。我们已经试过使用法拉第屏蔽甚至铅容器来封锁一些植物在紧张的时候或者海虾在死亡时刻发出的信号,但那些信号仍然能通过。虽然是出于不同的原因,但我确信珍妮·迪克逊和我都已经使用到了宇宙智慧所使用的频率。我不怀疑,这种通讯方法是一直存在着的。我们通过偏见封锁了自己的超感官感觉功能。我们告诉自己,而科学和我们的环境也告诉我们,说额外的感知是胡闹……珍妮·迪克逊的头脑是开放的。看来,她对于一种曾经广泛使用过、后来因为不使用而实际上隐入幕后的本能具有完备的使用方法。”

1963年10月6日,珍妮在约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的“今晚”电视节目中就一种苏联的新式武器对美国观众发出了警告:这种武器“在我们头顶的突然爆发可以而且将会把一部份电灯弄熄,并且使得我们的通讯失灵。”两年后,新英格兰大停电发生了,而且约翰尼·卡森的播音室有史以来第一次瘫痪了-- 电灯全熄了!

1965年5月,珍妮正在静坐中集中注意欧洲的时候,突然惊讶的发现两个显然是来自俄国的物体。“其中一个上面带着奇怪的缩写字母MIRV,沿着一条就象蓝色带子的轨道绕着地球飞行。另一个的特别之处要直到1966年的圣诞节时才会让我看到。那是一个具有多种检测功能的飞行器,用来检测一种使用宇宙射线和磁力作动力的推进系统。我看到这些力量以某种方式牵引和排斥推进器,以便被利用来推动宇宙飞船进入外层空间。俄国人在这个领域里远远的走在了我们的前面……我现在知道为什么MIRV 的重要性要在那个检测飞行器之前让我看到了,因为MIRV仍然对我们的生存随时有着威胁。”那是一个绕地球飞行的导弹载体,能够通过它的鱼雷状管道发射核导弹。珍妮还看到,每个导弹上都有独立的电子导航系统,使它能寻找自己的目标。珍妮还警告说,美国东部的九个大城市处于直接的危险中,首先安置在MIRV里的九个核弹头瞄准着这九个城市。

1967年6月,理查德·惠楞(Richard Whalen) 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核防卫的文章,其中讨论到了MIRV的价值。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 在同年的俄国革命五十周年前夕承认说,苏联正在生产MIRV,这时距珍妮发出最初的警告已经过了两年半了!

惠楞在他的文章中说,苏联人的防卫导弹“产生出就象太阳一样的能量爆发,在其附近空间的真空中放射出巨大的热辐射脉冲”,“俄国人显然正在扩展他们的反弹道导弹技术。在他们的实验中,有两次是先发射一枚洲际弹道导弹,用一枚核导弹去拦截它,然后再发射第二枚导弹,并从第一枚导弹爆炸产生的辐射来预测决定它的弹头是否会受到影响。他们也研究核爆炸在他们的雷达上产生的阻断效果。”

但这些情况珍妮在几年前就看到了,并且这就是她反对“禁止核实验条约”的理由。她还指出,惠楞的文章中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她所看到的是连续发射三枚导弹,前两枚相隔200英里,第三枚距第二枚500英里。第一枚产生了核爆炸,第二枚通过了蘑菇状烟云,然后,拦截导弹从地面飞上来消灭第三枚导弹。

另外,珍妮还根据自己所看到的影像,在导弹改进方面提出了一些非常具体和细节性的技术建议。比如她看到有闪光通过核弹头内的金子接触点,结果使得核弹失效,因此提出必须寻找别的替代物来代替金子。

1969年5月20日,休斯顿邮报要求珍妮·迪克逊尽快获得当时正在绕着月亮飞行的宇航员的情况,“请静坐观察”,他们请求道,“并尽你的一切可能,尽快告诉我们这三位宇航员的情况。”

当天晚上,珍妮提前下班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里静坐。她通过特异能力发现的宇航员的情况第二天就发表出来了。她的预报中提到指挥官斯塔福(Stafford) 将要发现他的皮肤因受刺激而不舒服。两天以后,世界各地报纸刊登了通过太空--地球通讯而得到的宇航员报导的摘要,其中包括指挥官斯塔福抱怨他的面部“发痒和不舒服。”后来,调查显示,一些纤维玻璃渣滓从宇宙飞船的飞行舱中脱落下来,并且镶入了他的面部。

评论:

从本篇的例子可以看出,珍妮的遥视和预见功能对于美国国防尖端科学的发展是有特殊意义的。由于她通过影像看到的许多细节是科技人员和专家们无法看到的,甚至是在一定条件下的未来才会发生的,因此她在这些科技问题上的贡献可能是无法估量的。这一现象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尖端科学(特别是国防科学)研究人员都是富有启发性的,因为珍妮肯定不是世界上唯一的预言家和遥视功能者。(任何可以通过影像作出预言的预言家都是遥视功能者,但有许多遥视功能者不一定是预言家。)当然,其它国家也会利用这类人来帮助尖端科学的研究,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不过那些人不敢象珍妮这样随便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向人交流而已。(有些国家会说你出卖国家机密,把你关进监狱;或者说你在说疯话,把你关进疯人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