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洲的退休生活

阿波罗新闻网 2008-05-06 讯】

  我在澳洲的退休生活

经过了近二十年地摸,爬,滚,打,经受了初来澳洲时思想上的极度压抑,感受过神魂颠倒的心理落差,阅尽了世间的人生百态,尝遍了人间生活上的酸甜苦辣,忍受过寄人篱下举目无亲的无奈与痛苦,体验过家庭骨肉的生离死别,

亲历过寻找工作的"屡败屡战",有过穷途末路的"山穷水尽",也迎来过曙光在前的"柳暗花明".我,一位普通的高校讲师,年届47岁时,鬼使神差地卷入八十年代出国大潮,于艰难困苦及各种诱惑之中,依然保持住一个知识份子的洁身自好:不偷,不抢,不嫖,不赌,...历尽艰辛劫难,终于全须全尾地活着退休了.

我不由地想起了我的几位同学,一位为某高校讲师,在八十年代末公派美国,于九二年宏图未展便"热血酬"了,"壮烈牺牲"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另一位也是大学教授,他倒是没有出国,2000年某月六十岁生日那天退休,就在当晚的退休宴上醉酒而亡,实践了他为国家奉献终生的神圣诺言,连数额不菲的退休金也毫不犹豫地慷慨了.更不用说连改革开放都没有看到,便在文革期间被学生"拥护"死的那位同学了.与他们相比,

虽然我在国内工作二十多年,没拿一分钱的退休金或其它任何什么金,没享受一次福利分房,我知足了,因为我仍然建康快乐地活着.我也自豪着,因为我在澳洲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拼搏所得.我也幸福着,因为我晚年正爱享受澳洲的优良生态环境和和谐社会的平和生活.

澳洲规定的退休年令是男65岁,女63岁(49年以后出生的女士要65退休).养老金(age pension)是澳洲国民的普遍福利,不分城乡,不分地域,符合条件的都享受养老金.条件是在澳洲住满十年以上,在海外不享受养老金或退休金者(现在是否有变不知);另外家产不超过43万澳元(现在不知有否变化).这里家产是指除自住房产以外的一切不动产如房产,农场等,和动产如汽车,帆船,家电,傢具等值钱的东西的二手价,即如你变卖这些东西,它的市场价是多少.其实所有的动产都是不值钱的,关键是不动产,如你有二处以上的房产,那你的养老金就会受到影响或者泡汤了.

当然如你家财万贯,根本不计较养老金那点钱,那又是另一会事了.家产还包括银行存款,现金,股票,各种有价证券, superannuation(退休金)等,所有这一切加起来低于43万澳元,那你就可以享受养老金.其中值得说明的是退休金(superannuation),是否相当于国内的公积金我不太情楚,它是由你所在的公司每周按你的工资的7%--9%为你交纳的(交到保险公司).这笔钱只有等到退休后才能提出.

工作年限长,工资高的人,superanuation自然也多,如我的堂兄48年随父母来澳,退休时便一次提出十余万.澳洲的养老金发放是公平合理,不分什么级别的.凡符合条件的人,不论城市或乡村,也不管以前的工资多高,养老金都是每周210--230澳元,每两周由centrelink打到你的帐户上.

而且,养老金每年都都根据物价上涨指数上调二次,每次涨5---10澳元,涨前不通知,不需要你感激涕凌,山呼万岁.(澳元兑人民币大约是1澳元==6元人民币,这是我今年初在国内的兑率)

我与老伴的养老金每周都是215澳元,每两周合计共860澳元.我们有自己的房子,三室,两厅,两厕所,洗澡间,洗衣间,储藏室,一开放式橱房(23平方米,可以就餐的那种),外加一大车库.我的院子很小,计420多平方米.靠马路的前院有车道,草地,花坛,花坛中长满天堂鸟和一些叫不出名的花,后院有草地,卫星天线,晒衣架及乒乓球台(儿子与朋友每周末都在打球),及一棵很大的番石榴树.很惭愧的是,我的房子与网上许多网友的豪宅相比肯定是"穷乡僻壌"了.

那么除了养老金,我们还享有那些福利待遇呢?

*看病:不花钱.我03年动一次手术,住院四天,包吃包住,分文不花.据说此手术在国内要3万元人民币.

*买药:只要是处方药,不管多贵的药,退休人员只付4.7澳元.我现在每天服用降血脂药(Lipitor),每合价58澳元(30片,服用一个月),我也只付4.7澳元.前几年更优惠,只付2.5澳元,只是近两年才调到4.7澳元.
*council rates(一种政府费用包括收生活垃圾,院子里的花草拉圾等):由退休前的800多澳元降为480澳元/年.(孩子与我分担)

*水费:退休后几乎半价,每季度全家用水80澳元左右.孩子与我分担.

*电费电话费:每季度减免电费30澳元,电话费两人补贴36澳元.(电费每季度150---260澳元,电话费每季度110--180澳元,均由孩子与我分担.)

*公共交通:每人2.5澳元可坐汽车,火车,轮渡一天.24小时有效.

*汽车註册:我们家有两部车,均是02,03年的新车.我的车是丰田Camry(2.4),我退休后,汽车註册费免(大概相当于国内的年检),每年能省240澳元.

*公园:凡收费的国家公园一律免费,并且如开车进公园,车内的人不论退休与否,也一律免费.而海底世界之类的景点,也大幅为退休人员降价,如正票24澳元,我只付14澳元.

*渡假:每年享有4次免费乘火车省内旅游,自己定时间地点车次.但我从未出行.如跨省游,则省内段免费.

*回国:age pensioner每年可出国住半年,而养老金则照发.若超过半年,养老金则停发.

以上除看病一项外,其他的都是退休后才享受到的.可能还有一些是我不了解的.我的其它一些固定消费如下:

汽车保险:green slip(强制性第3者人身保险)287澳元/年.

comprehensive insurance(汽车全保)585澳元/年.(今年联系的这家特便宜,一般要付近900澳元/年.)

*宽带上网:1.5M600澳元/年(儿子与我共付)

*生活费:150澳元/周/两人.这里吃的便宜,如果我们单独过,这些钱也会吃得很好.

*汽油费:20--25澳元/周.现在油价飙升,达到1.1--1.3澳元/升.我退休后,外出活动少了许多.

*吸烟:每月两条中华烟(150澳元/条)或广州红双喜(120澳元/条),也算为国家作点贡献(开玩笑).因当地烟更贵.

*汽车维修:200---300澳元/年.因是3年新刚跑了2万多公里,几年内无须花大钱修理.

*回国消费:机票1500x2=3000澳元,其它:2000---4000澳元,一般住两个月.

除了这些固定支出,还有一些难以统计的消费,如节假日与朋友的party,BBQ,下饭馆,开车一起去旅游等不好统计,难以列在上面.非必要,我们一般不动用银行的存款.我们没有后顾之忧,即使有一天老的不能动了,我们也无须带累孩子,可以选择去遍布各地的养老院,那里有专业的护理人员.我们只需付85%的养老金/周.等到大限来临的那天,也不用忧虑丧葬的费用,保险公司早就等着给你付了.尤其令我们欣慰的是不用为孩子们的未来担忧,我们没有高考,结婚,买房等沉重的负担.让他们去闯吧,失败了,从头再来就是了.所以,有网友说"澳洲是个富也难,穷也难"的国家,想一想还是有些道理的.

或许有网友会说,"你谈了不少你退休后所享有的福利及日常的花费,那你是如何"help pass your time everyday?"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知道我有那些爱好,喜欢做些什么,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不言自明了.我从学前起(六岁,解放前),就跟随哥哥姐姐,在家庭教师的指导下认字写大仿,所以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写的字还是能拿得出手的,再加上我的绘画才能突出,只要露出一,两手,总能震倒许多人,

结果是搞宣传就非我莫属舍我其谁了.记得在大学的第一个国庆节,全院各系组织黑班报比赛(当年在大学时经常有这种活动),我系里的由我主办,成績斐然,鹤立鸡群,第一自然是非我系莫属,把个系总支书记乐的好几天合不拢咀.谁知院里是在引蛇出洞,硬把我抽调到院里搞宣传,后来又兼院文工团的舞美设计和总化装,我已记不清倒底摸过多少女学生的脸...据后来成为我同学(某高校教授)夫人的一位当年漂亮的文工团员,在我00年回国拜访他家时对我说,"...那时有些女同学对你有好感,私下说你一本正经太严肃,又从不说句令人浮想连篇的话..."其实我那时已...呵...呵...扯远了...

我记得小时候母亲曾对我说过,奶奶责怪母亲在我百岁(一百天,当地风俗称为百岁)时给我剪指甲,说那么小的孩子剪指甲,将来孩子的手会拙的.而谁知,其后的结果与奶奶的预言截然相反.1948年父亲的厂里因用工业原料,买了一架美国飞机残骸,我哥哥(大我八岁)带我去把所有有用的东西都拆了下来,象听筒,话筒,线包,开关,插头等,我们用这些东西做了好长时间的矿石收音机.而五十年代后期我又喜欢上摄影,并亲手制作了暗室中重要的放大机,至此,小小的暗室能冲胶卷,印相片,放大相片.在文革中,逍遥派的我又学会全部木工活,做了大书橱,大衣柜,沙发.文革后,开始兴起一股做落地机的热潮,我又做了一个很大的落地机和音箱,...

之所以喋喋不休地谈我的hobby(爱好),是因为我想不到这些爱好是与我在澳洲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而且也将是我退休后的生活主要内容.如同我在这里经常去逛商场一样,每次我逛的不是食品,不是衣物,而是文具.看到喜欢的办公用品,即使用不到也喜欢买.这就是一种长期的习惯所形成的惯性.我也从中国买回了我所需要的各种美术用品如油画箱,画架,各种油画,水彩,广告颜料,各种纸(包括喧纸)等,希望退休后好好发扬光大我的这个爱好,幻想有一天,我的绘画水平能恢复到我六十年代初的水平,也就心满意足了.

我也想退休后去美国看看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再去意大利看看欧洲文艺复兴的艺术作品,所以几年来买过各种相机,摄像机不下六,七个(当然有些回国送人了).我也曾想退休后好好挖掘自己这双零巧的手的潜能,做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因而我也随时注意购买一些有用的工具,几年下来,我的车库俨然成为一个小型的加工厂:各式各样的电动锯,各种电钻,电刨,电动沙轮,台虎钳...

可是自从我2000年学会操纵电脑上网浏览后,使我的生活慢慢地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原来计划发扬光大我的hobby势必将成泡影,而网络已渐渐成为我须臾难离的朋友.尤其是在2001年或2002年,我无意间发现猫眼,我被篇篇指点江山,激杨文字的帖子所吸引.从此便长期潜水在猫坛.直到去年九月我被一老年人提问帖诱出水面.我分不清坛上的左中右,但为他们的犀利的言辞,灰谐的辩智击节叫好.与其它论坛相比,这儿才是精英荟粹的地方.所以当有网友问我退休的生活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网络是我的第一需要,我会贪婪地,贪婪地浏览...或许从此会笔耕不辍...

我在"澳洲穷人的生活什么样"一文中曾说到:"这是一个平和的社会,它平和得天天没有刺激性新闻,它平和得甚至使你感受不到政府的存在,而人们的生活也天天就在这平和的氛围中渡过..."这就是澳洲生活的真实写照.生活本应如此,本不应有那种大轰大嗡的群众运动,也本不应有那些恶性新闻天天萦回在耳,所以当有些人来澳洲后,对这种返扑归真的生活反而觉得太平淡是再正常不过了.与国内的那种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相比,好像这里仅是一片田园风光,乡村生活,是一个远离权力中心,梦想中的尹甸园.

任何时候你都不用担心居委会街道办(当然这里没有此种机构)来收水费或其它打扰,也不用担心什么区政府,警察局上门调察情况,你家的院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院墙以内就是你的私人领地.所以,政府与你勾通一定是通过信件:有各种交费的帐单,有当地的议员向居民汇报他(她)近期的工作简报,有关于计划盖一坐七层楼高的商住两用大楼的征询居民意见的信件,有因维修铁路而临时改变的火车时刻表,有区政府告诉你如何经过努力争取到对本区小学新的投资,有当地的国会议员与当地的群众一起为争取某项权益而集会,游行,示威的宣传材料,...

还有各式各样的广告等等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号召大家学习某人的重要讲话,某报的重要社论文章等的通知.就连报纸,电视上你也很难看到国家领导人的身影,偶而有,也往往不是头条新闻,甚至不在头版,媒体已趋于平民化,并以它特有的手段弱化或至少绝不刻意突出领导人的形象,与我们过去的大树特树有天壤之别.我过去参加过几十年的政治学习,从中学开始直到大学毕业,以及以后的工作中,政治学习思想改造一直如影随形地伴着我,

据说要学到老改造到老.可是尽管我如何努力,如何好好表现,我在高中还当过三年学习班长兼宣传委员,在大学还是社团的骨干,可就是以"政治上不成熟,与家庭划不清界限"的莫须有,要考验,改造,再考验,再改造直到把我礼送出共青团的界外(25岁).可见家庭的烙印一旦烙上,就万劫不复了.所以在澳洲最让我惬意的是生活远离了政治,"思想改造"也寿终正寝,被扭曲的人性又开始回归,人们又可以坦诚相见,让那些该诅咒的东西见鬼去吧!

然而远离政治的同时,也远离了乡情和亲情,这才是所有在澳的中国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而这种心病又与年令成正比,年令越大,这种思乡情结越浓重.於是各种社团,各种同乡会如雨后春笋般地纷纷涌现,华人社区还专为老年华人在社区中心成立老年人活动基地,在那里这些老人们(留学生家长居多)可以听医学讲座,学唱歌跳舞绘画,或集体外出旅游.这在一定成度上使老人们失落的心理得到些许慰籍,但临时认识的新朋友,又如何能同过去的老朋友相提并论呢?我也参加过这些活动,但终究因种种原因而未能坚持下去.象我这般年纪的人再怎么脱胎换骨也不能改变对中国文化的认同:

认同中国的语言文字诗词格律,认同中国的饮食几其它食品,认同中国的文艺歌曲戏剧,认同中国的风俗习惯.也许我们永远不能融入被一些人称之为所谓的"主流社会",然我们却实实在在地走进了一个和谐,公平,公正的,各民族一律平等的社会.多么希望国内的亲友能与我们分享这一切,也多么想能与国内的亲朋好友在月下共酌,我们不畅想明天,也不谈论今日,而只回忆往昔,只回顾我们曾走过的心路历程,我们这代人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不堪回首,...只希望我们的后一代能快速追赶上世界潮流---走向幸福和谐的康庄大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
看完这篇新闻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