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畅销书<<上帝的指纹>> -- 神话中的“末日预言”

  ●墨西哥犹加敦半岛北端击真伊扎(Chichen Itza)古城
  在我身后矗立着约莫100英尺高、造形极为优美的古巴比伦式宝塔“库库尔坎神庙”(Kukulkan)。四道阶梯,每道91级,加上塔顶的平台(也算一级),总共365级。这就是太阳年一年365天的数目了。此外,这座古老建筑的几何设计和方位,也足以媲美瑞士钟表的精确校准,创造出一种既玄秘又充满戏剧性的效果:每年春分和秋分时节,这座宝塔准时投下三角形的光影,在北边的阶梯上创造出一条大蛇蜿蜒爬行的幻象。每一次,这个幻象都持续整整3小时22分钟,分秒不差。
  我离开库库尔坎神庙,朝向东边走去。在我前方,耸立着一排排白色的石柱——这些柱子以往想必曾经支撑过一个巨大的屋顶。这座废墟的存在,证明某些学者的看法是错误的;他们口口声声说,中美洲的土著从不曾把圆柱应用到建筑艺术上。阳光从万里无云水晶般湛蓝的天空直直洒落下来,使石柱间那一片沁凉的阴影格外诱人。我没走进去,却爬上一道陡峭的阶梯,来到附近那间“战士庙”(Temple of the Warriors)。
  朝梯顶攀登时,我才看到那座巨大的雕像。这就是传说中的查克穆尔神(Chacmool)。它以一种僵硬的、充满期待的古怪姿势,半躺半坐在地上,弯曲的双膝向上翘起,肥厚的小腿向后收缩,碰触到大腿,脚踝紧贴着臀部,手肘支撑着地面,双手捧着一个空盘子,放置在腹前,而背后的姿势尤其古怪,仿佛随时要撑着身子站起来似的。它如果真的站起来,身高肯定有八英尺。即使躺着,紧紧蜷缩着身子,这位神低也浑身散发着一种凶猛的、无情的精力。它的五官方正,嘴唇细薄,看起来十分冷酷僵硬,有如它身上那块石头,而两只眼睛直直凝视着西方——根据当地土著的传统,那正是黑暗和死亡的方向,代表“黑”这种颜色①。
  我怀抱着悲凄的心情,继续沿着战士庙的阶梯朝上攀登,心里老想着一个令人无法遗忘的事实: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杀人祭神的仪式在这个地区已经行之多年。查克穆尔这位神祗腹前捧着的空盘子,以前曾被用来承接活生生的、刚从人体挖出来的心脏。根据16世纪一位西班牙人士的报导:
  

  牺牲者的心脏被挖出之前,人们带领着他四处招摇展示……然后把他放置在供桌上。四个人抓住他的手脚,向外伸张。刽子手拿着一把尖硬的石刀走过来,熟练地在他身体左侧、乳头下方的肋骨之间,割开一个切口,然后伸出一只手插进去,就像饿虎擒羊那样……②

  到底哪一种文化会倡导和纵容这种不人道的行为呢?在奇真伊札古城废墟(有些超过1200年历史)建立起来的社会,混合着玛雅(Maya)和图特克(Toltec)两族血统。在这个地区,它绝对不是惟一举行这种残酷野蛮仪式的社群。相反地,在墨西哥崛起的所有本土文明,全都奉行杀人祭神的礼仪制度。



   
活人屠杀祭奠

  ●墨西哥达巴斯科省(Tabasco Province)维雅厄摩萨市(Villahermosa)
  我站在“杀婴坛”(Altar of Infant Sacrifice)前。它是奥梅克族印第安人(Olmecs)创造的;这个族群建立的文化超过3000年历史,被公认是中美洲的“母文化”。整个祭坛用一块约莫4英尺厚的花岗石凿成,两侧有浮雕,显示四个头戴古怪冠饰的男子,手里各抱着一个圆胖可爱、哭闹不休、脸上流露出恐惧神情的婴儿。祭坛背面没有装饰,前面雕刻着另一个人物,双手搂住一个婴儿软绵绵的尸身,准备向神献祭。
  学界公认,奥梅克文化是墨西哥最早出现的高等文明,而杀人祭神的礼仪正是他们创立的。2500年后,西班牙人入侵时,阿兹特克人(Aztecs)是本地各族群中最后(但绝非惟一)奉行这个历史悠久、根深蒂固的传统的印第安族。
  他们是以几近疯狂的热诚遵行这个古礼。
  例如,历史记载,阿兹特克皇朝第八世皇帝、雄才大略的亚威佐特(Ahuitaotl),“为了庆祝泰诺契兰城(Tenochitlan)的威齐洛波治特里神庙(Huitzilopochthi)落成,召集全国囚犯,命令他们排成四列,从祭司们面前走过。祭司花了四天时间杀死这些囚犯。光是在这一场祭奠,就有8万人被杀”。③
  阿兹特克人喜欢把牺牲者的皮肤剥下来,披在身上,招摇过市。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之后不久,一位西班牙传教士伯纳狄诺·迪萨哈冈(Bernardino de Sahagun)曾经参加这样的一场典礼:
  

  欢欣鼓舞的民众争相肢解囚徒的尸身,剥下他们的皮肤……这些装扮怪异、面目狰狞的男子,成群奔窜在大街上。油脂混合着鲜血,一路滴滴答答从他们身上流淌下来,吓得满街男女老少纷纷走避……第二天的祭典包括一场为战士家属举行的盛宴,大伙儿享用一顿人肉大餐④。

  西班牙编史家狄亚哥·迪杜兰(Diego de Duran)目睹另一场集体屠杀活人的祭典。在这场仪式中,牺牲者人数实在太多,以至于一波一波鲜血不断流淌下神庙的台阶,“凝结成油腻腻、亮晶晶的血块,连胆子最大的人都被吓坏”⑤。根据学者估计,16世纪初叶,在整个阿兹特克帝国,每年被杀祭神的民众,人数高达25万③。
  这种疯狂、邪恶的杀戮行为,究竟为了什么目的?根据阿兹特克人自己的说法,这样做是为了延缓世界末日的来临。
   
第五太阳纪的子孙

  一如在他们之前出现于墨西哥的许多民族和文化,阿兹特克人相信,宇宙是以“大循环”的方式运转。祭司斩钉截铁地指出:自从创世以来,我们的宇宙经历过四个这样的循环周期——每个周期就是一个“太阳纪”。根据他们的说法,西班牙人入侵之时,正当人类进入“第五太阳纪”,而我们今天仍旧活在这一纪。下面这段记述,引自一部珍贵的阿兹特克文献集《梵蒂冈拉丁抄本》(VaticanoLatin Godex):
  

  第一太阳纪“玛特拉克特里·亚特兰”(Matlactil Ail):为期4008年。生活在这一纪的人类以一种名为“亚齐钦特里”(atzitzintli)的水生玉蜀黍为主食。在这个时代中,巨人四处出没……第一太阳光被水毁灭,征象即为“玛特拉克特里·亚特尔”(意为“十水”)。它被称为“亚帕乔华里兹特里”(Apachiohualiztli,意为“洪水”),一种促使雨水持续下降的魔法。人类被转化成鱼类。据说,只有一对夫妻逃出,托庇于水边一株老树下。又有人说,总共有七对夫妻躲藏在山洞中,等待洪水消退。他们使人类重新繁衍,被他们的国家尊奉为神祗……
  第二太阳纪“伊厄科特尔”(Ehecoatl):为期4010年。生活在这一纪的人类以一种名为“亚科钦特里”(acotz intli)的野生水果为主食。这个太阳纪被“伊厄科特尔”(风蛇)毁灭;人类被转化成猴子……一双男女任立大石上,逃过了这场劫难……
  第三太阳纪“特雷奎雅威洛”(Tleyquiyahullo):为期4081年。第二太阳红硕果仅存的一对夫妻生下的子孙,以一种名为“钦可科克”(tzincoacoc)的果实为主食。第三太阳纪被火毁灭……
  第四太阳纪“宗特里里克”(Tzontlilic):为期5026年……一场战争和大火蔓延整个世界,人类全部变成饿殍……⑦

  在入侵的西班牙人肆意破坏下幸存的另一项阿兹特克“文献”,是第六世皇帝阿萨雅卡特尔(Axayacatl)于公元1479年树立的“太阳石”(Sun Stone)。这块庞大的石碑,重达24.5吨,用一整块玄武岩雕凿而成。碑上镌刻着一系列同心圆,每一个圆圈都蕴含繁复的象征意义。如同《梵蒂冈拉丁抄本》,碑上的图纹陈述一个基本的信念:世界已经度过四个太阳纪。最古老的第一纪由虎神“奥瑟洛托纳提乌”(Ocelotonatiuh)代表:“在这个太阳纪中,地球上居住着神祗创造的巨人,但最后全都被老虎吞噬。”第二太阳纪的代表则是空气之神“伊厄科特尔”(Ehecoatl)的蛇状头颅:“在这个时期中,飓风蹂躏世界,人类被转化成猴子。”第三太阳纪的象征是一个由雨水和天火构成的头颅,“在这一纪中,天火降临人间,熔岩涌出火山,摧毁地上一切生灵。全世界的房屋都被焚毁。人类全都转变成鸟类,以度过这场劫难”。女水神查秋特丽裘(Chalchi uhtlicue)的头像代表第四太阳纪,“大雨倾盆而下,洪水四处泛滥,山峰隐没在水里,人类转化成鱼类”。⑧
  

  第五太阳纪——我们这个时代——的象征则是太阳神“托纳提乌”(Tonatiuh)的脸孔。它的舌头是一把用黑耀石(obsidian)打造成的刀子,从嘴洞中伸出来,垂涎欲滴,等待子民奉上人血和人心供养它。脸上布满的皱纹显示,这位神祗的年纪十分老。它的图徽“欧灵”(Ollin),意思是“动荡”。

  为什么第五太阳纪会被称为“动荡的年代”?因为,“据长老们说,在这个时期中大地会移动,造成无数生灵死亡”。⑨
  这场劫难什么时候会发生?据阿兹特克人的祭司说,为期不远了。他们认为,第五太阳纪已经非常古老,它的周期正在面临结束阶段(因此太阳神托纳提乌脸上才会出现那么多皱纹)。古代中美洲传统,将第五太阳纪的起始追溯到远古时代,相当于基督教公元前40O0年到公元前3000年之间。然而,计算这个太阳纪结束时间的方法,到阿兹特克时代就已经被遗忘了⑩。既然无法确定末日何时来临,阿兹特克人不得不举行杀人祭神的仪式,希望能延缓这场即将临头的灾祸。事实上,阿兹特克人自诩为神的选民,他们坚信,他们负有一个神圣的任务,对神的敌人发动战争,将俘虏的血奉献托纳提乌,借以保存第五太阳纪的生命。
  研究美洲史前文化的专家司徒华·费德尔(Stuart Fiedel)将整个问题做一总结:“阿兹特克人相信,为了防止宇宙毁灭,这个现象以往已经发生四次——人类必须时时奉献人心和入血,供养诸神。”⑾同样的信念,大致上也被中美洲其他重要文明所接受。跟阿兹特克人不同的是,在他们之前出现在中美洲的一些民族,却能“精确”计算出何时全球大地震会发生,将第五太阳纪一举终结。
   
世界终结日

  除了一些阴森可怖的雕刻品,奥梅克时代并未留下任何文献。但是,玛雅人——学界公认的美洲最伟大的古文明——却留给后人极为丰富的历法资料。这些谜样的碑铭传达一个相当诡异的讯息:第五太阳纪将宣告结束⑿。
  20世纪末的学术界讲究理性思考,因此,一般学者对这体“末日预言”都抱着姑妄言之、姑委听之的态度。学界的共识是:这些预言是迷信的产物,不值得重视。然而,周游墨西哥那段日子,内心却有一个声音时时提醒我:万一他们真的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真相,那么,我们岂不是错过了他们传达的重大讯息?
  在秘鲁和玻利维亚勘探古迹时,我就已经察觉到,印加人和他们的先辈对时间的计算极为关注。如今来到墨西哥,我又发现,曾经推算出“世界末日”时间的玛雅族,对时间也有同样的执著。事实上,对这个民族来说,人世间的一切都可以浓缩为数字,包括岁月的流逝和事件的发生。他们相信,如果能够理解事件背后隐藏的数字,人类就可以精确地预测事件发生的时间⒀。中美洲神话鲜明地描绘出人类曾经遭逢的几场大劫难。这些事件蕴含的意义我们实在很难漠视。传说中提到巨人和洪水,令人联想起流传在远方安第斯山区的神话。
  不过,进一步探究这个问题之前,我打算先解开另一个相关的谜。这个谜牵涉到一个皮肤白皙、满脸胡须、名叫“奎札科特尔”(Quetzalcoatl)的神祗。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乘船渡海而来,登陆墨西哥。传说中他发明先进的数学公式和历法制度,传授给玛雅人,使他们能够计算出“世界末日”来临的时间。在容貌上,奎札科特尔酷似那位皮肤白净,在“黑暗的时代”来到安第斯山帝华纳科城,将文明和教化带给当地百姓的神祗——维拉科查。
  

  注释:
  ①朗纳德·莱特《玛雅人的时间观念》,343页。Ronald Wright,TimeA mong the Maya,Futura Publications,London,1991,p.343.
  ②狄亚哥·迪兰达修士著,威廉·盖茨泽注《西班牙人入侵前后的犹加敦半岛》,71页。Friar Diego de Landa,Yucatan Before and after the Con quest,(trans.with notes by William Gates),Pnduccion Editorial Dante,Merida,Mexico,1990,p.71.
  ③米尔顿·奥尔西与哈里逊《羽毛蛇与十字架》,64页。J0yce Mition,Robert A.Orsi and Roman Harrlson,The Feathered Serpent and the Cross,Cassell,London,1980,p.64
  ④这段记载收录于时代——生活丛书《阿兹特克:充满血腥光辉的皇朝》,105页。Azteca:Reign of Blood and Splendour,Time-Life Books,Alxeandria,1992,p.105.
  ⑤同上,103页。
  ⑥《羽毛蛇与十字架》,55页。
  ⑦摘自《梵蒂冈拉丁抄本》第3738号,收录于亚德拉·费南德兹《西班牙人入侵前的墨西哥神祗》,Z1~22页。Adela Fernandez,PreHispnic Gods of Mexico,Panorama Editorial,Mexico City,1992,pp.21-2.
  ⑧艾瑞克·汤普森《玛雅人的历史与宗教》,332页。EriC S.Thompson,Maya History and Religion,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1990,p.332.亦见《阿兹特克历法:历史与象征》。Aztec Chlendar:History and Symbolism,Garcia y Valades Editores,Mexico City,1992.
  ⑨《西班牙人入侵前的墨西哥神祗》,24页。
  ⑩约翰‘毕尔赫斯特《墨西哥与中美洲神话》,286页。J0hn Bierhorst,The Mythology of Mexico and Centxal America,William Morrow CO,New Y0rk,1990,p.134.
  ⑾司徒华·费德尔《美洲史前文化》(第2版),312~313页。StUart J.Fiedel,The Prehistory of the Americas,(second editi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2,pp.312-13.
  ⑿迈可·柯伊教授《破解玛雅密码》,275~276页。Professor MichaelD.Coe,Breaking the Maya Code,Thames &Hudson,London,1992,PP.275-6.彼得·汤普金斯《墨西哥金字塔的奥秘》,286页。Peter Tompkins of the Maxican Pyramids,Thames &Hudson,LOndon 1987,p.286
  ⒀《墨西哥金字塔的奥秘》,286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