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首发:发现中国大陆内需大市场!

阿波罗网来稿首发

发现中国大陆内需大市场!

为什么中共经济在走向崩溃?

姬振华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初访中国大陆,一位美商展望前景说「10亿人,每人买我一顶帽子,就是10亿顶的大市场!」因为美国就是在亳无工业的原始大陆发展起来的。


商人懂得消费者是财富之源:十亿人口的空白市场,空前地庞大,认为是上帝留给人类的最后一笔财富。虽然当时大陆农民还在用白毛巾包头,不知礼帽为何物?然而这正是市场消费潜力的原始形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终止后,亚洲的台湾、香港、日本、韩国,欧洲的英、法、德、意也都是由废墟起步,二十几年就发展起来的。没有一个国家是照生产关系、上层建筑那套教条而发达的,都是因为不去限止价值规律本身的调节作用而自然趋向非畸形的平衡发展的。

其实共产党哪有什么经济学?所谓「科学社会主义」只是个空壳,只有前半截﹕「打碎旧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那以后怎么办?至于夺到政权后如何建设?没任何学问。具体纲领就是彻底地反资本主义,包括消灭﹕传统的私有制与意识形态以及商品经济、商品和货币。异想天开地要消灭商品经济,消灭货币,实行直接分配的「产品经济」。斯大林死前还真的在局部地区搞过试点﹕不经过货币交换,产品直接调拨、分配。

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对货币极端地鄙视和厌恶﹕恩格斯说﹕「货币是没有臭味的」是说货币的腐蚀人的臭味闻不出来;列宁甚至说﹕「社会主义在全世界胜利,要用黄金盖一间厕所」以表示对货币极端地鄙视与厌恶;同样,据毛的警卫员回忆录载﹕毛从来手不沾钱,手不碰人民币,一切有「特供」。所以即使在邓小平时代,英国治下的香港报纸也一直在嘲笑中共是土豹子「以为赚钱是罪恶!」

老子说「反者,道之动」即事物向反面转化是宇宙中普遍规律,中共也不例外﹕洋豹子上台,竟由极左开始,演变为极右到终结。

成为讽刺的是马克思主义要消灭资产阶级,毛要肃清走资派,防止产生「党内资产阶级」而今日中共却是党内资产阶级在统治。胡温是最后倒霉的代理人。

中共历来讲阶级路线,大搞清理阶级队伍,唯恐混进资产阶级异己分子!而真正叫中共对发财开窍的恰恰是来自南京日本汪精卫政府官僚阶层,大汉奸的花心公子。

马克思主义那么否定、厌恶货币,认为资产者赚钱、发财是罪恶!而今天「闷声发大财」加伪民族主义却成了中共麻痹全大陆人的意识形态。

三十年前,港商很遗憾﹕「中共土豹子永远也不会对赚钱开窍!」,想不到外来的洋豹子给开了窍,今天中共「闷声」中发了近两兆美元的大财。其抓经济的灵魂就是江核心笃定的方针﹕「闷声发大财!」

这充分表现在今日的大陆经济学中﹕

「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状态是很有必要的。」(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厉以宁)

为什么必要?有什么「必要」?
日资输出大陆的首席经济顾问大前研一说﹕「大连一个工厂以月薪700元人民币招工200人,来了2000人把工厂包围。」
可见「八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状态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庞大的劳动后备军是维持就业竞争从而压低工资的前提!现在大学生招工的工资水准都被压到劳动力价值以下,买不起房,看不起病,结不起婚,更甭谈下一代劳动力。

马克思以最低水准规定劳动力价值:「由生产和再生产劳动力所必需的物质生活资料所决定。」
就是工人累了一天要生产出第二天的劳动力起码需要有睡眠、住房、食品、衣被。
而且得结婚、建立家庭,培养下一代,才能再生产下一代劳动力,保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生产与消费,若直线地是一个过程的两极:生产-----------消费
而从根本原理看,它是一个循环:生产=(消费)----消费=(生产)----生产=(消费)----消费=(生产)----生产=(消费)


「消费是生产」﹕表面看脑力、体力劳动者消耗了粮肉、布匹、建材、煤电,劳动者后代在消费小学、中专、大专院校,但生产出精力旺盛的工作者和再生产出工人因富裕而优生的更优质的,文化、科技水平更高的下一代劳动者。二次世界大战后废墟上的日本、欧洲及,一切正常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是经过这样的过程发展起来的。

「闷声发大财」的发明者根本动机是自己一家达到「天下第一贪」,根本不懂也不管「消费是生产」的经济原理。外贸创汇不是以科技为基础而是以存在庞大的劳动后备军为前提:穷,才能有劳动力的竞争,才能压低工资,才能以更低出口价格压倒印度、越南、东南亚而占领市场,倾销世界,怎么可能会去管工人购买力,去管内需消费大市场,更不屑去管下一代劳动力的成长与质量。

深圳一个晶体管厂长对大前研一说﹕「女工们干两年眼睛就坏了,再换一批,劳动力有的是,不需要多高的文化。」《中国,出租中》(作者:日本驻华经济学家大前研一)一书中统计﹕「2000年深圳员工月薪平均约1万日元;,中共劳力成本只占日本劳力成本的2.1%,平均工资是日本的1/50,这种血汗工厂超常的掠夺,极限的压榨,都影响到到世界,压低世界平均工资,美国劳联产联曾强烈抗议。

其实「内需不足」是遁词,用来逃避责任。真相是中国大陆不是内需不足而是大得不得了,是一切国家所没有的广大市场,和十九世纪的美洲新大陆一样,中国大陆内需市场,再有半个世纪也满足不了,远远不会饱和。
赵紫阳还懂得扶持民间企业是正常发展之路,若不被江市侩取代,经济还有点活路,而朱镕基、温家宝的经济理念都属于苏联里昂节夫经济学体系,是偏向国企的路子,根本抗不住「闷声发大财」的官僚体系的腐化压倒一切。

美国就是由民间小工业而大工业而服务业而大学林立而尖端产业;由内需市场需要,工农购买力旺盛而兴旺的。中国人内需何止是八亿农民每人要有一顶礼帽?有人说大陆经济发展己经到头!其实从民间开始正常的健康的经济发展还没开始。而中共反过来,倒着走!而之所以走进死角,动机决定效果:

台湾学者唐德纲老先生说过「资本主义就是赚钱的主义」,但是资本主义开拓者亚当‧斯密的动机是「国富」﹕利用人的自私发展资本主义;而「闷声发大财」的创造者动机是「家富」﹕造就了「天下第一贪」,利用人的自私,造就「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官僚集团和整个社会:政治上都「闷声」,任其倒行逆施,消灭真善忍,结果是社会意识嬗变,道德丧失,藏毒商品遍天下,害人类先害了大陆同胞,无物可吃,没钱又无处可逃。这是因为富官与富民两种相反的动机早就决定了内需与外需两大市场的前途。

动机决定经济和道德效果,这是其一。先是急于发财而自弃内需市场、再因为缺德,丧失信用,,而自闭外需市场。

其二、其人令中共对金钱开了眼,见钱眼开,不顾一切;而追求发财、屯集外币的捷经就是发展外贸。但资本主义健康的循环为生产---交换---流通---分配四大环节,而生产是源头,是起点。单打一的结果,只要能创汇,一切让路,使生产停滞在三十年前「来样加工」的水平.反正能「创汇」就行。就象人体畸形循环,脂肪过剩!贪官体系就象肝腹水病人的大肚子,人民的膏脂都敛聚在那里。而制造业就象被科技遗弃的弃婴,30年一贯制的劳动密集型经济不需要任何人材,造成没目标,盲目办教育,(政治主导教育)大学生失业,人、财两方面大浪废。

经济学者用芭比娃娃举例﹕出口价1美元,美国人卖9.9美元,说是因为产销七大流程只「分给」大陆最没钱可赚的「来样加工」!「分给」一词用得很妙,似乎是国际分工,是美国「分」给的;改革开放了三十年为什么制造业还原地踏步﹕「来样加工」?这是美国「分给」的吗?这是嫁祸于外,酝酿仇美的曲笔。真相是以「闷声发大财」为出发点,外贸单打一,这是经济运行客观的四大环节被盲目人为地大破坏的结果。掌大权的市侩不懂经济,只求发财,经济怎能不乱套?历任总理怎能不劳而无功﹕朱镕基哭晕、温家宝流泪?

请听大陆经济学家所坦言﹕
「只要抓总量增加,不必管分配。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切都会解决。」(厉以宁)就是说一切甭管,包括分配不公,就抓「外汇存底」总量的增加。
不必管分配即不准关心分配,考察分配,监督分配(官员财产不准公开)以方便贪污,掠夺,人为地拉大贫富差距,人为地加大社会矛盾以发展社会危机!

其三、市侩懂得捞世界,不等于懂经济。不懂得经济大循环,「消费也是生产」。市侩式的浅见﹕国际竞争的唯一强顶就是人力成本忒低;如果讲内需市场的消费量、劳动者的购买力,就得提高工资水准,这「保鲜」的忧势就没啦!国际资本就会逃,到印度、越南、东南亚去。所以大陆经济学权威说﹕

「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有希望」(厉以宁)
这个「和谐社会」是把弱势穷工农和高智晟等对中共不妥协的社会良心是排除在外的。中共的治下,彷佛「阴阳天」的气象一样﹕「闷声发大财」将大陆社会分隔为两个世界,权贵党只管一半,另一大半工农穷世界交给官、商、警、痞、霸---黑白两道去恣意豪夺,人民稍有抗拒,交由江氏监国太监周永康去镇压。

这种闷声发财经济学是有偏向的,对大陆贫富两界憎爱分明,经济学人有官方支持,不需要掩饰﹕
「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国民经济研究所长樊纲)
「中国目前为什么穷人上不起大学?是因为收费太低!」!(北京大化光管学院院长张维迎)
「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厉以宁)
「中国不应该建成福利社会,否则人们便没有危机感,不好好工作。」(厉以宁)
「很多人失业不是坏事,下岗工人到农村去!」(厉以宁)
「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厉以宁)这「牺牲一代人」当然不包括闷声发大财的贪官集团,牺牲的是工农穷世界还包括黄光裕、杨斌、仰融、等一系列民间发达的企业家和郑明芳、叶国柱等中产阶层、民间工商个体户等等一切无权阶层。

不懂得经济作为一个整体的大循环,当然也不懂「消费也是生产」,牺牲的是一代、一代毕业的大学生和半文盲的工农平民;社会下层难以生存,沦落为黑道成员、强拆民居的打手、强抡农地的杀手,几百万无烟工业魔爪中的少男幼女。

其四、不懂得「消费也是生产」,当然也不懂得「生产也是消费」。如大前研一所见:一天14小时以上的超体力剥削,不仅损害了人的身体,每小时25美分,相当于日本平均工资的1/50。用一个日本工人的工资要养活五十个工人家庭及亲属,那下一代也完了,不可能有正常社会的劳动力再生产。这种只要创汇,不顾一切的生产,同时消费的是﹕能源、土地、自然环境与生态、被狠狠剥削的血汗劳工,尤其毁灭的是全社会的职业道德与人类的良心。

「闷声发大财﹞首先是政治要求,用发财诱惑,用国家恐怖主义威压,达到无法无天而无人敢于过问,也无心过问的目的。
舆论上要「闷声」---包括对消灭信仰、活摘器官、打死人白打、非人酷刑....对.一切非人道行为「闷声」,就让你发大财;两者作为交换条件:首先适用于高干子弟下海,其次适用于中央与外省大员的腐化,再次是地方政府的权钱勾结,延及商人掺毒发财,赖昌兴红楼,产业化大学、产业化医院、大批活人器官生意﹕威压以恐怖,利诱以腐化求财,彻底地改造了人性,消灭了五千年的道德文明!都换成了1.8兆美元,一大把美钞。
却无处派用场!因为外贸「一枝独秀」单打一的布局,破坏了正常经济的四大环节:民间企业、制造业、技术改造、社会福利、救灾体制都成了侏儒,不可能再长大。
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住房产业化加上民财股票化、通货印刷化,老百姓哪敢花钱?温先生主观愿望想调动内需,死马要当活马医,但在客观上是在喂贪官体系的狼群﹕一听说审批顶目,蜂拥进京,挤爆宾馆﹕各省市上报,都在百项以上。
总量远超四万亿!这是救市、救百姓吗?
就象疯抢没有子孙后代的绝户家产,也真是最后一次瓜分公共财产的机会了。

正如经济学家所形容的当年瓜分国有资产那种状态﹕
「不妨把这些公共财产看成无主之物,谁先把他拿来,这公共财产权就算他的。」(天则经研所长盛洪)
「许多国有资产是冰棍......即使「零价格」甚至负价格转让,国家也不一定吃亏。」(厉以宁)实际上就是白拿,「空手套白狼」。
「闷声发大财」思想体系早已形成了一个政治经济有机体。虽然有1.8兆的外汇存底,但是要象日本政府那样给百姓发红包﹔每人12000日元。在大陆没哪事!1.8兆手里攥着怕贬值,只能送到世界货币集中地美国,造成美国货币更加泛滥,金融危机可能性更大。

「闷声发大财」已成新的社会意识形态,渗透到全社会每一角落,包括胡温的家庭、团派体系。连自己的女儿或者太太、儿子都管不住,都逃不脱「闷声发大财」的魔爪!「科学发展」高调、流泪政治,谁信?

到处盛行空手套白狼,江批江绵恒一贷就是26亿美元,谁敢不给?!还钱?没门!层层上行下效;老板们是还不起、倒闭,逃之夭夭。
剩下没法「闷声」的失业大众上街抗议,留给胡温去「和谐」﹕补发欠薪?农民工白干,管不着!也没钱管。
就业?含毒商品自闭外销市场,外贸单打一!专供出口的工厂都垮了,哪还有饭碗?

善待、安抚?人民都已是「P!」大小官吏都是占领者!当年南京大屠杀后的社会里谁敢抗议?万人请愿,还了得!「闷声发大财」始作俑者就是南京大屠杀的南京日寇占领区训练出来的。所以俯卧撑瓮安官员、大炮林嘉祥、强拆理论家徐根春们的混帐逻辑都是「闷声发大财」政治经济体中应有之义,其中固有的林嘉祥式的大太君占领殖民地之威风。

从外贸一花独放,压死万花生命,低成本,廉品世界工厂﹔闷声发大财,造假、掺毒、藏毒商品自闭国际市场、外需工业倒闭、工人失业返乡,八亿廉价劳动力无卖力之地,,实在活不下去,只好拼命!但是「你们算个屁!」「稳定压倒一切!」、「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一切」包括活生生的人民,都成了应该被消灭的「因素」)这都是「闷声发大财」的内在逻辑使然。

当然大陆经济学界有另一种立场的表达﹕「

「﹝1998年特大)水灾刺激需求,拉动了内需,光水毁房屋就几百万间,所以水灾拉动中国经济增长1.35%」(刘伟北大经济学院院长)

等着天灾拉动内需?!不是人的招数!

「腐败和行贿成为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张曙光,天则经研所理事长)


「在改革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是必然的,不必大惊小怪。」(厉以宁)
「房价涨得快是好现象,说明居民收入多了,以前的投资升值了,是好事。」(同上)
「中国股市很健康,早晚冲上三千点。」(同上)
「应该尽早对股民征收资本利得税﹞(同上)


「我国虽然基尼系数已超过警界线,但发生社会动荡的可能性甚微。」(肖灼基北大经济学院教授)


胡温二位,放心睡吧!一枝独秀,风景这边独好!----你不信,也没辙!你不麻木,也无奈。

任你胡温怎样挣扎也跑不出这个圈去!这个烂摊子谁也收拾不了,因为中毒是在人的思想里!唱高调、杀杨佳、噤声高智晟、出招控制民运,杯水救火都没用!在这个招引人祸天灾的黑色大口袋里,若不敢自救解套脱铐,仍然妄想拉动在「乌何有之乡」的内需,去梦中寻觅己被畸形「出口经济」彻底理葬的13亿内需大市场,怎可能挽狂澜于既倒?

回到三代表「稳定压倒–切!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在这个封闭得不见天日的江式大口袋里,磨刀霍霍,等着经济崩溃?

不是国际金融风暴的外因要置大陆于死地,正好相反﹕是「闷声发大财」(有钱能使鬼推磨)腐蚀、污染、霉化了人类世界,很象《圣经》上所说的「大毒妇」弄得谁都见利忘义,自身难保。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