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龚如心世纪遗产案 北京插手内幕

亚洲第一女富豪龚如心的千亿庞大遗产,获中共幕后支持的龚家在争产案中胜出,风水师陈振聪则被指伪造遗嘱旋即被捕。案件是否会重演七年前龚如心被指伪造遗嘱被捕──案件和七年前龚如心争产案如出一辄,后续如何发展,仍是一个谜。

二月二日,香港高等法院前,数百传媒云集。

备受关注的前全国政协委员、已故亚洲第一女富豪龚如心的千亿遗产争夺案,经过四个月的审讯过程之后,法庭作出宣判。法庭指陈振聪所作的证供不可靠,零六年的遗嘱是伪造的。陈振聪随即表示会上诉,并坚称遗嘱是龚如心亲手给他的,并非伪造。上诉不仅要将焦点放在笔迹真伪和二人关系方面,更要针对判词提出的其他疑点。

表面上争产案胜负未定,但香港传媒及政界人士似乎早有定论。法官在三百多页的判词中对他个人及他所提供的证据极力批评,传媒则把焦点放在陈振聪和龚如心的 “孽缘” 上,一面倒地批评陈振聪个人。香港警方在二月三日下午以涉嫌伪造档(伪造文书)将陈振聪拘捕,相比七年前其祕密情人龚如心同样被指伪造遗嘱,三个月后被捕的情节,警方拉人行动快速地有些超乎外界预料。

扑朔迷离的争产案还未演完,但争产幕后的硝烟远比外界想像得复杂,尤其北京一直觊觎庞大遗产,虎视眈眈视为杯中物。

龚家获中共力捧打败陈振聪

香港世纪遗产案 北京虎视眈眈

华懋慈善基金胜诉后随即与律师团召开记者会,龚如心三弟妹﹕龚因心(左一)、龚仁心(左二)、龚中心(左三)喜上眉梢,与龚家世交的富豪赵世曾(左四)也亲自到场祝贺。(新纪元资料室)

在法庭宣判后,龚家喜上眉梢,召开大规模记者会庆功。而中共新华社罕有的第一时间发稿,报导此世纪争产案结果,文中特别以“热心公益”来形容这位亚洲女富豪。香港《苹果日报》二月三日的报导说,龚如心过去经常透过华懋慈善基金大量捐助中国大陆,北京一直关注争产案发展,案件开审前更传出北京曾透过中间人斡旋,不希望龚如心千亿遗产落入他人手上。

早在案件开审前,代表龚家争产的华懋一方于去年二月份曾经自揭底牌,指出现财困,无钱打官司。然而仅仅十天后华懋就转口,表示基金已有新资金注入,有香港传媒披露,北京一直在幕后力捧和支持龚家,安排红色商人输血,希望打败争产的陈振聪一方。传闻先后捐款的有富商刘銮雄、远东发展主席邱德根、联合集团前主席李明治、北海集团名誉主席徐展堂,以及公益金名誉副会长余锦基捐款等,数额高达近亿元,足以供华懋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而去年四月六日龚家举行纪念龚如心逝世一周年的追思会,适逢争产案五月十一日开审前夕,多名政商界名人及神祕内地政要人物均有撑场,以示支持龚家。据悉,获安排到场的神祕人士,包括来自北京及上海等地的人士,大多与龚如心生前在内地的商务投资及慈善活动有关,亦不少是中联办协调部及民政部的代表人员。

至于陈振聪一方,据知有中央官员曾应龚家要求接触陈振聪一方,要求对方“收手”,可是一直没有任何进展,结果令争产闹上法庭。商界更盛传有中方人士要求香港知名人士不要在财政上支持陈振聪,希望他缺乏资金应付天文数字争产诉讼费下,会知难而退。

遗嘱是讨中共欢心而立?!

由于龚如心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曾立遗嘱,表明死后将所有财产拨归基金,更希望将基金交托由联合国祕书长、国务院总理、本港特首组成的管理机构监管,将基金发展成第二个诺贝尔基金会,并联络北京官员出任理事。这份遗嘱也被龚家以及北京方面,一直高调宣传为“龚如心生前遗愿”。

陈振聪曾在庭上爆出,龚如心零二年立遗嘱时适逢她与其家翁(意指丈夫的父亲)王廷歆争产,此份遗嘱是为博中方支持才立遗嘱,非她所愿。然而这个理据并没有获法官认可。

当然事情真伪还有待法庭裁决,但有香港政界人士透露,早在龚如心和其家翁争产时,已有消息指龚曾向北京求助,要求中央协助斡旋,又表明日后会将全数遗产用于内地慈善事业。

龚如心当年争产疑中共支持

当时龚如心和王廷歆,十多年前为争夺丈夫王德辉遗产,曾经上演了一场长达八年的争产案。高院于零二年十一月判王廷歆胜诉,裁定九零年王德辉的遗嘱为伪造。之后龚如心亦因涉使用虚假文书及意图妨碍司法公正等,遭商业罪案调查科调查,龚如心准以自签五千五百万元保释候查,打破历来涉及刑事案件的女性疑犯中,保释金额最高的纪录。

香港传媒披露,龚如心在争产过程中,一直寻找北京支持,包括向中共军方求助。龚如心在头两个回合均告落败,但在终极一战中,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 日,龚如心戏剧性地反败为胜,独得亡夫近四百亿元的遗产。

案件的关键是龚如心二零零零年为自己聘请鉴定遗嘱的三名来自大陆的专家,包括中国刑警学院贾玉文、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詹楚材和中国人民大学徐立根。他们曾被原审法院裁定为“龚如心用火力收买的”,但最后他们的鉴定意见却突然得到终审法院认可。香港立法会议员、律师何俊仁曾评论这单案件称:“龚如心遗嘱的确很奇怪,有很多疑点。”

龚如心被打造成超级慈善家

龚如心一直被认为和北京关系密切,长期以来透过大笔慈善捐款,保持和北京的良好关系。在立零二年遗嘱前,龚如心也获北京高调给予荣誉,于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当选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表示,中共一直在用尽各种方法拉拢香港富豪﹕“生意人要赚钱,用商业利益来拉拢他们,政治上就戴高帽子,当政协委员,当人大代表,让他们有了政治上的荣誉,有了这顶帽子,做生意也方便。”

九五年龚如心设立“如心农业奖励金”,奖励杰出农民,又捐五百万港元给北京航空大学兴建“如心国际会议中心”,促进内地科研发展。九七年捐献五千四百万港元成立奖学金,每年供二十五名解放军军官往哈佛大学接受培训。

龚如心和其家翁争产前后,向内地捐款力度更加频繁和数额巨大。据法庭资料披露,龚分别于零四及零五年捐出两千七百八十万元和一千六百二十万元,二零零七年三月,即逝世前一个月,仍亲自决定捐出三千万元予中国社会工作协会。这些捐助令龚在内地广建人脉,除了获中央领导肯定,也令她结交不少军方朋友。

在她临死前,中共在香港的中联办多位官员多次去医院和她谈遗嘱问题,让她把这庞大的财产以“慈善基金”的名义送给中共。在她死后,内地传媒纷纷以〈传龚如心千亿捐中国 成全球第三大捐款额〉报导,高调宣传龚如心捐出的天文数字善款会是历来最大笔的华人慈善捐款,在全球则位列第三位,仅次于股神华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世界首富比尔.盖茨(Bill Gates)。

世界富豪的钱成中共腐败温床

对于中共极力打造龚如心为慈善家,龚家也多次声称龚如心的最大遗愿是“办好华懋基金”,“资助内地慈善事业”,但金钟质疑这庞大的捐助会成为中共腐败的温床﹕“海外很多慈善捐款,包括救灾还有西方的、港台的款项进入大陆,是否能够合理的使用?因为大陆贪官是无处不在,连中央公安部高官都贪污,简直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

或许龚如心如在天有灵的话,如果要捐款,也希望将钱用在正途上,而不是落入滋养罪恶的邪道。◇

香港世纪遗产案 北京虎视眈眈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龚如心与丈夫王德辉出席新闻发布会。

亚洲女首富龚如心

华懋集团是龚如心与已故丈夫王德辉一手经营起来的房地产公司,夫妇两人生前名列香港十大富豪榜。一九八零年代,王德辉已是香港房地产大王,当时他担任华懋集团的主席。据说相当节俭的王德辉,生前两次遭绑架,第二次于一九九零年遭到绑架后,遗体至今未能寻回。

二零零七年,龚如心被美国《福布斯》(Forbes,又译富比士)杂志列为香港第七大富豪,名列全球第两百零四位,且是亚洲女首富,拥有约四十二亿美元身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王德辉被法庭宣布死亡后,王德辉的父亲王廷歆曾表示他才是王德辉遗产的继承人,与龚如心对簿公堂。二零零五年九月,终审法院宣布龚如心胜诉。当时,原审法官任懿君在庭上感慨地说:“世人行动实是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聚财富,不知将来有谁收取?”二零零七年四月,龚如心因患子宫癌去世,又发生华懋遗产争夺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新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