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内幕:薄一波薄熙来父子轻松骗钱上天文数字

阿波罗新闻网 2010-03-31 讯】
作者:姜维平

从1984年薄熙来由北京空降大连市金县当书记,到2004年其被闻世震等地方官员挤出辽宁省,先是七品芝麻官,后是国企大省的省长,然后是国家商务部长,薄熙来不仅名利双收,而且其太太孩子,以至老子薄一波,岳父谷景生等都一荣俱荣,鸡犬升天,其生活腐败,出入招摇,派头风光,不可一世,在大连以至辽宁省,凡知情者无不切齿痛恨!正如大连晚报一记者说的那样,他操控媒体强奸了民意,否则就他们家族干的坏事,披露万分之一,就地法办,都足够枪毙他十个来回!

此言对矣!不用讲别的,单表他们父子相互勾结,里应外合,以题字为名,敲诈勒索,大肆索贿,足以说明这个在重庆自我标榜反贪打黑的英雄,不过是一个花样翻新,巧取豪夺,贪得无厌的败类,他唯一的不同是比贪官文强更狡猾和厚黑而已。

薄一波是书法家吗?

如果把薄一波和已落马的贪官胡长清和陈绍基做个比较,倒有许多雷同之处,他们一是当大官的,二是喜欢写字的,大概只有中国才有官员用书法骗钱的怪事。这三个人级别不同,字体不同,性格有异,但写的狗爬子字都很值钱,其中薄一波和陈绍基的字,我看过不少,比较熟悉,就艺术来说,他们只能算小学生水平,很不入流,但只因是手中掌握权力的官僚,故身价百倍,他们写的用一字万金来形容,绝不过份!

薄熙来在大连当权十几年,其成了恬不知耻的推销父亲书法作品的经济人,我在新闻界任职时,听到很多有关他帮助其父卖字,变相索贿的丑闻。从金州到大连市内,再到沈阳,人们经常可以看到薄一波的狗爬子字,或做牌匾,或作补壁,因为是名家,是地方一霸的薄市长的老爹,一些官员为了升迁,一些老板为了生意,一些无耻文人为了附庸风雅,纷纷走后门拉关系,收买薄一波的字,慢慢地形成了一种荒诞的产业,真真假假,高深莫测,转手倒卖,身价百倍,不仅败坏了当地的社会风气,而且亵渎了高雅的书法艺术。

笔者少年时代与大连著名书法家于植元为邻居,后又与其过从甚密,八十年代中期曾撰写文章,以《酣墨飘香架金桥》为题在日本《书道艺术》杂志刊发,介绍于先生的学问书法,可证我与其交往深厚,1999年于先生对我说,薄家父子之贪婪和不明事理,是他一生所仅见,他回忆说,他自已的书法作品连日本首相竹下登都得花钱买,唯有薄熙来利用职权硬要白拿,还毫无感激之情。有一年他父亲过生日,薄熙来派大连市政府秘书长孙世菊带队专程赶赴北京祝寿,行前却强迫于先生为其写字,不给一分钱的润笔费,但是反过来大连有些人请薄一波写字,那怕是应酬小品,一鳞半爪,却是一字万金,绝不打折!于先生气愤地说,岂有此理!他还评价说,薄一波根本不会写字,也没什么功力和灵气,全凭官职的虚名,他写的破字仔细一看,连中国古代名家的帖子都没临过,只是小学生的水平,门都没入,这样的文盲也好意思写字卖钱,而且薄熙来脸皮厚,还到处张扬兜售!

于先生说,薄家父子心太黑!他晚年不再无偿地给他写字,得罪了心胸狭窄的薄熙来,多有不睦。有一回,辽宁省著名画家宋某桂被薄熙来请到大连丽景大酒店作画,薄及其手下的人,令有关方面支出了二十多万元,做为报酬,于先生认为不值,给薄熙来写了信,批评了这位画家,他认为不论怎样,可做一家之言包容,但因为薄和宋是近邻,同住仲夏花苑别墅,来往密切,于先生的诤言刺痛了他,从此把他彻底地得罪了。。。。。。薄的死党——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等人,通过监听电话和跟踪方式,得知于先生向我透露了大连苏军纪念塔动迁内幕,我又把真相刊载在香港《前哨》杂志上,恼羞成怒,2000年底,于老担任大连名人协会名誉会长,挂靠市政协,薄熙来公报私仇,以查处该协会会长王某斌经济问题为由,不仅判了王会长有期徒刑12年,而且还恐吓已是古稀之年的书法家于植元,百般折磨,以至他酒后猝死。薄熙来终于为他爹薄一波报了仇,只因为于植元认为他父子不懂字只懂钱,便遭如此大难!天理何在?

一字万金不是夸张

薄熙来在辽宁省这十几年,不用讲批租土地,官商勾结,私下发财,光替他爹卖字索贿的钱就是天文数字。

人常说没有不透风的墙。笔者年轻时交友广泛,多有耳目。许多企业老板与我往来频繁,我经常在他们的办公室或寓所里,见到薄一波的题字,甚至有的人自家收藏多幅,尺寸不一,内容各异,但价格均不低于每字万元,没有一幅是白送。既然如此,他们也个个感到受宠若惊。有一个搞房地产的姓王的老板对我说,他的这幅由薄一波书写的大中堂,不过四尺,竟收了一百万元!我说不值得,因为我以前和中国画院副院长卢禹舜是好朋友,其当年在黑龙江省美协任主席之职,其人品,画品都堪称一流,但他的写意山水画,也不过每平尺三万元左右;再说范增,乃书画大家,虽舆论对其品行多有争议,但其作品则洛阳纸贵,人所共识,其1990年曾书赠本人四尺书法中堂一幅,2009年北京文物古玩界权威人士估价不过十万元,而中共元老薄一波呢?他的书法就算是名人字画,也不能超过卢禹舜和范增吧?

还是这位老板在2007年与我久别重逢后,一句话泄露了天机。他说,你写文章,挑人家薄熙来的刺,他能不抓你?!看我,花大钱买他爹的字,他给我批项目和地皮,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我也知道薄一波不会写字,但挂在这里,把找麻烦的人吓跑了!我还靠薄熙来赚了大钱!。。。。。。

就是这样,由于薄熙来的精心运作,薄一波的字在大连成了时尚艺术品和敲门砖,它成了荣誉和权利的象征,由此他们的家人,秘书都发了大财,薄熙来太太谷开来一度深受启发,也不甘寂寞地里外忙乎,或介绍宣传薄一波的字,或牵线搭桥赚钱,以至利令智昏,她求大连著名画家张某军教他画写意山水,叫儿子瓜瓜和邢良坤学陶艺,忙得不可开交,真是父子三代一切向前{钱}看!什么钱都赚!大连一位著名画家对我说,反正他求人不付代价,等学会了,画个人模狗样的东西,也坐收银子,有人捧场,哪像我们?

甚至,在那段薄熙来独断专行的日子里,大连风行与薄家人员合影的照片,连一张和薄一波坐在一块的留影也价格不菲,许多人以能中介此事,和薄家拉上关系为生,也赚了钱,令它人眼红。

2007年,在大连一个黑龙江籍的房地产老板办公室里,我不仅看到他和薄一波的合影,而且还欣赏了他的歪歪扭扭的粗制滥造的所谓书法作品,它既无功力,又没章法,连运墨都不会,活像几个枯枝败叶,在风中摇摆,挂在墙上显得很不吉利,但该企业老板说,他自从有了这个东西,财源滚滚而来,他由薄市长处,批到了几大块位于大连立交桥下面靠铁路的廉价地皮,先贷款征地,再预收客户的购房款,靠盖民房发了大财!这叫书法效益,也叫一本万利啊!我问他买书法花了多少钱?他讳莫如深,一个劲说,不谈政治!不谈政治!。。。。。。我想,难道用薄一波的书法掩盖以权谋私的罪行,不是最大的政治吗?薄熙来应当明白:在他当权的地盘上,老板和贪官买的不是他父亲的字,而是他手中的权力,这是一种情节严重的行贿受贿的卑鄙的手段,是极大的犯罪!

就这一点看,被他抓起来的原重庆司法局长文强,收取某人一幅假画竟做价巨额受贿款,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们所不同的是,文强是收了一幅画,薄熙来是既收藏名家字画,又高价强卖他爹薄一波的劣作!真是恬不知耻!其耻胜过文强百倍!

薄一波捐的款,是卖书法的钱?

回顾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前,贪财成性的薄一波竟然慷慨解囊了一把,把全国的新闻媒体狠狠的忽悠个晕头转向,他一下子向山西省“希望工程”捐了三十万元,使人们对中共元老薄一波刮目相看,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啊,他是机关干部,哪来的这么多的钱?为何偏偏在此时风光一把?其真实目地究竟是什么?大连知情者议论纷纷。

有人说,薄一波近年因在大连卖字太多,招得老干部嫉恨,他们晚年大都写字卖画,比如崔荣汉,郝正平等人,却收钱不多,故写信给中央,薄一波自己也觉地有点过份,所以从卖字得到的巨款中挤一点也没啥!但薄熙来私下对他的哥们说,是我父亲几十年来出书写字,辛辛苦苦赚的钱啊,他无私地捐给了生他养他的故乡,说明他有境界,这样一报导,把不了解真相的老百姓,忽悠得流眼泪。但北京和大连新闻界的消息人士说,他爹捐的钱是薄熙来“小金库”里的银子,这样的“小金库”在大连比比皆是,比如彭永毅任职的所谓大连站前综合治理办公室每年罚没款多达2000万,这30万不过是九牛一毛啊!
精明的薄一波知道,只有儿子薄熙来上台,才能不被人民清算,否则吃进的肉,就必吐出骨头!于是他和中央有关方面达成协议,一方面为了堵住大连知情者的嘴,一方面为了薄熙来争当中共中央后补委员,薄一波不得不作秀,把钱花在刀刃上。

总之,为儿子花钱铺路买官位,薄家父子认为这是千秋万代永保基业的大事,但可惜,尽管薄熙来机关算尽,还请陈某芬写了题为《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的长篇报告文学,为自己大造舆论,但还是未斗过闻世震等辽宁省地方官,在对立面的视线里,他依然没能掩盖住自己贪污腐化的斑斑劣迹,如同今天打黑除恶搞运动一样,最后以失败告终。据称那次党内选举,他连一票也没得到。

难怪,此后他大病一场,在星海湾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买了一本《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的书,请他题名纪念,他忽然发飙,扯过此书,丢在地下,扬长而去,令众人瞠目结舌,无所适从。一位大连老记说,薄熙来想起他们父子二人,花了几十万请人写书和捐款的事,钱财却打了水飘,岂能不窝火?

李小二案是个铁证

薄熙来在大连以太太的律师事务所为幌子骗钱,以他爹的书法四处忽悠,拙劣敛财,从大连直到东北,尽人皆知,只是共产党控制下的媒体装聋作哑,九十年代中期的一起典型案例曾流传了很久。

李小二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个私企老板,有几家企业,当时红遍半边天,他通过关系结识了薄家父子,也是巧妙地先是以求书法作品为由行贿,薄一波为其题写了“大北集团”几个鸟字,李老板很是慷慨了一把,给了个大份子,有人说是80万,有的说是100万,随后他去找薄熙来,薄下令从大连证券公司贷款了7000万元给他,投入下属企业,但齐齐哈尔市的记者说,李老板是个斗大的字不认一筐的人,他除了会请客送礼,买字卖关系,什么生意也不会做,下属企业连年亏损,后来因妻子和二奶内斗举报,斗出了贪官和大案,齐齐哈尔市委书记王树斌,因接受李小二的贿赂被判刑6年,另一市委组织部长沈某在家中浴室里割开动脉,畏罪自杀身亡,李小二则脚底抹油跑到了美国,至今音讯全无,大连的7000万贷款一去无踪,血本无归,企业清算时唯有中共元老薄一波的狗爬子题字,还挂在“大北集团”的办公楼上,面对齐齐哈尔的中心街道,日夜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王书记坐牢了,沈部长死了,李老板蒸发了,薄家父子发财了!齐齐哈尔的一位检察院的官员对我说,谁都不敢动薄家两个大贪,你说叫我们去抓谁?!难道光李小二有罪吗?

俗话讲:文如其人,见字如面,难道一个正直的人,会在寓所客庭悬挂一幅如上所述的恶人的书法助兴吗?

2010年2月17日于加拿大多伦多北约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开放杂志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薄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