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文集 > 正文

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脉络已经很清晰
——何清涟: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雪泥鸿爪

阿波罗新闻网 2010-05-17 讯】

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雪泥鸿爪

中共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将在2012年举行,现在各方力量私下的角力暗潮汹涌。图为2007年中共举行十七大的一景。Getty Images

我从不公开猜测中央高层政治人事方面的走势,但最近有许多新闻相继浮出台面,展现的后台活动脉络毕显。如此情状之下,不做一番分析,实在对不起这些极有价值的新闻。

“资本外逃报告”6年后被突然否定

中国当局现在不仅要控制新闻,而且还会根据政治需要来否定过去曾经广为传播的一些新闻。最近就发生了数例,其中一例是2010年4月26日《证券时报》发布消息,称商务部否定自己过去做过的一个研究报告,即“所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逃贪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人均卷走1亿元”。

这种否定,当然是为了现实需要。只是商务部否定自己6年前声称做过的报告,其中蹊跷还得在铺陈一番后才现出其脉络。

先看商务部的否定能不能成立。我的结论是:无法成立。最先披露消息的是北京《法制晚报》2004年8月16日登载的“商务部分析资金外逃:4,000贪官卷走500亿美元”。这篇文章言之凿凿地谈到总理温家宝与副总理黄菊对商务部研究院的《离岸金融中心成为中国资本外逃“中转站”》这一报告作了批示,要求金融管理部门尽快洽商提出解决办法。该文还特别说明:“该报告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报告《中国与离岸金融中心跨境资本流动问题研究》中的一部分,梅新育博士是该研究课题的负责人”,并征引了大量梅新育对这个报告的介绍,其中重点是“离岸公司为洗钱提供便利”。

中国到底有没有大量贪官携款外逃?

这篇文章发表之后两天,《中国青年报》发表一篇〈请给公众关于贪官外逃的准确数字〉,援引了几篇当时比较权威的报导:

“2003年,《半月谈》6月上半月刊统计说,中国共有至少4,000名贪官携款50亿美元外逃”;“2004年2月4日香港《文汇报》援引内地统计数字说,单是2003年上半年,内地外逃党员干部高达8,000多名,具体携款数目不详”;“2004年7月23日《法制晚报》报导说,公安部在5月份召开的新闻发会上公布目前我国尚有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500多人,涉案金额700多亿元人民币”;“2004年8月16日《法制晚报》报导说,据商务部首次披露的数字显示:我国目前尚有4,000多名贪官外逃,共卷走资金高达500亿美元。”“这些数字给人一种扑朔迷离之感,500人和8,000人之间的差距,以及50亿美元与500亿美元之间的差距更是判若云泥,到底谁的数字更准确?公众到底应该信谁的?”

由于篇幅有限,在此只能概要说明:商务部因其是中央部委,且又宣称贪官携资外逃只是一个大研究报告当中的一部分,其可靠性自然很高。因此2004年8月16日《法制晚报》报导提供的贪官外逃数据反覆被中国媒体征引,2009年1月,新华社旗下的《了望新闻周刊》在〈“跨国家庭”为贪官提供外逃捷径〉一文中再次引证这组数据。这就让人产生疑问:商务部的公务员人数至少逾百人,自2004年之后的6年当中,这个报告的内容被反覆大量征引,商务部的人不可能没看过这些征引,为何迟至今天才会出面否认?据梅新育本人在今年4月27日发表的一篇博文中“追述”:“我当天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标题,再一看内容顿时深感震惊,马上便打电话与该记者交涉,要求他们报社通知网站删除这条新闻,又花时间写了封正文1,300多字的邮件,一一列举说明那篇报导中的主要捏造和讹误之处,当天下午发了过去。但由于该报导已上网,网上流传已经无法消除。”

我仔细读了梅新育这篇博文,感觉是:这是托词。我自己在媒体工作过,确实多次看到媒体更正报导的情形,通常做法是发现偏差失误后立即尽快发声明以消除影响。该篇报导所涉之事重大,作者又是政府部门研究人员,如系不实报导,记者不可能不受处罚。如不能证明是记者制造虚假信息,那么作为新闻提供者的梅新育,所担关系可谓至大,此中利害,作者自应知晓。为何要迟至6年之后才发表文章消除这篇“不实报导”的影响?我相信其中自有作者不能为外人道的缘故在。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选在这个时间发表?──我这里指的“选时间”的主体当然不是梅新育,而是指未出场的主角。

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雪泥鸿爪

瑞士银行的商标是三把钥匙,隐喻其核心原则是“保密,安全和谨慎”。其保密大门已被美国攻破,而德国也对瑞银展开调查。Getty Images

将消息之珠串起来的线是什么?

商务部否定自己曾做过的中国资本报告的缘由,必须将其与最近的一系列新闻放置一起才能理出脉络。将各种消息综合来看,大概有这么几个关联因素:

第一,有关中国太子党利用权力敛财的黑幕最近频频见光。其中比较奇特的是英国《金融时报》的两次报导。3月29日,英国《金融时报》以不署名记者名义发表一篇中文标题为〈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这篇文章详细列举了中国新太子党──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等人如何成为私募基金行业的新宠。但比较奇特的是,4月17日,这篇报导又以〈中国私募业的“红色贵族”〉这一中文标题重发一遍。我仔细核对了两篇报导的中英文全部文字,发现内容基本相同,所强调的仍然是以下几点:1、以温云松为代表的新太子党──包括李瑞环的两个儿子李振智(George Li)与李振福(Jeffrey Li),李长春之女李彤(Li Tong)、吴邦国的女婿Wilson Feng,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前任副总理曾培炎的儿子Jeffrey Zeng等人垄断了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这个行业的审批极严格,没有权力护航,一般人无法越过这道门槛。2、为第四代领导人太子党开路的是第三代领导人的太子党,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朱镕基之子朱云来。这两人为“这野心勃勃的一代开路,培育出了金钱和权力的紧密结合的现代化前景”。3、第三、四两代权贵家族的子弟们利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来分享经济利益,“牺牲者不但是外国投资者,也包括和中国的革命政权建立者有着血脉关系的‘老一辈’太子党”。

无论如何,这两篇文章都不同寻常:第一,从记者掌握内幕情况之翔实来看,是有知情者在蓄意“喂料”。鉴于红色家族的活动属于平民不得与闻的“国家机密”,喂料者应当有很强的政治背景。第二,一份有公信力的国际媒体在短短20天之内,将同样内容的文章用英文中文分别刊发两遍,英文标题几乎完全相同,后一篇只少个“China”,中文标题的变化却耐人寻味:3月29日所发文章的中文标题是泛指所有太子党,而4月17日的文章标题则是“中国私募业的红色贵族”,重点指向虽然是以温云松为代表的中国私募基金行业内的太子党,但却没漏掉江泽民与朱镕基的儿子,并指责他们做了坏榜样。

仿佛是为了拾遗补阙,澳洲《雪梨先驱晨报》4月23日又抖出一道猛料:前中国国家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曾庆红之子曾伟与其妻子蒋梅于2008年花了3,240万澳元,购买了Point Piper区的著名豪宅Craig-Y-Mor,即澳洲第三昂贵的房子。至此,江系政治巨头子弟尽皆展露风光。

上述新闻内独缺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之子胡海峰,以及多年来备受指责的李鹏之子李小鹏。加上文章列举的所谓可能的“利益受损者”是老一辈太子党──即第一代领导人与第二代领导人的后裔,再考虑到此刻正是十八大权力交接前夕,以及红色贵族的活动在中国是平民不得与闻的“国家机密”,非政治圈内人不可能提供这类信息,有足够的理由推测,这是中共高层围绕十八大的权力布局在过招,但这招术只是意在警告对方的“点招”,而非最后杀招。

第二,以保密安全与谨慎做为商业品牌的瑞士银行,其保密大门已被美国攻破。路透社4月13日发表了一篇特别报导,题目叫做〈美国敲开瑞银保密制度内幕〉,这篇报导谈了国际金融界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近两年美国对本国公民的税务调查迫使瑞银分批交出部分美国客户名单。世所周知,瑞银的核心原则号称“保密,安全和谨慎”,瑞士银行的外墙上那由三把钥匙构成的商标隐喻便是这三个原则。与司法机构分享银行客户数据,有悖瑞银沿用长达70年的保密制度,因为这会破坏富裕客户对瑞银的信任,进而是对瑞士金融业的不信任。在美国持续的压力下,瑞士政府为了保全瑞银,付出的代价是近乎坚持了一个世纪之久的瑞士银行业保密原则。但这还不算完,瑞银同时还面临德国的压力,欧盟约7,260亿瑞郎未申报纳税的资产隐藏在瑞士,其中德国公民的资产占了四分之一,德国对此尤为愤慨。今年2月至3月19日,德国检察机关以税务欺诈和避税行为、以及涉嫌帮助德国公民避税为由对瑞银发起两项调查。

谁会成为“十八大”权力之争的赢家?

现在可以将上述新闻后面的线索梳理如下:

商务部否定曾做过资本外逃的研究,是因为瑞士银行保密制度被美国攻破的连锁反应。中国那些能够利用瑞士银行存款者,应当是那些具有长期在海外生活经验且拥有钜资者,其中具有留学经验的红色家族子弟最符合此项条件。有关红色家族的存在,过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说”,但中国的《人民论坛》(《人民日报》旗下成员)2010年第4期发表了由一组文章构成的“中国新富家族”,正式承认“红色家族”是中国新富豪当中的一支主力。他们有财产存放在海外的消息,这些年也不断见之于外国财务公司的报告。中国贪官携资本外逃现象更是早就成为民怨纠集之点,既然美国欧洲都向瑞士银行施加压力迫使其公布客户名单,中国也有可能出现这类到瑞士银行追查贪官财产的意见。怎么办?政府干脆未雨绸缪,先将这个口子堵住,声明6年来被视为权威的商务部研究报告是虚假的,这样就不用面对追查所有红色家族海外财产的压力了。

政界人士喂料给外媒披露部分太子党敛财秘辛,是为十八大权力布局预作准备。从被公布的太子党名单来看,主要是江系人马的子弟。在2009年7月涉入纳米比亚政府调查的中国威视公司腐败案的胡海峰(胡锦涛的儿子),以及臭名昭著的李鹏之子李小鹏,都已弃商从政。胡海峰的最新职务是以清华副秘书长头衔专任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院长,为正厅级别。而李小鹏在华能国际公司掌舵多年之后,于2008年入山西任副省长,最近传言将调湖南省任省长,已经成功筑就下一步高升入政治局的阶梯。李小鹏弃商从政可确保维护其家族利益。有人猜测这是胡锦涛为了打击江系势力而与李鹏互相交换的政治筹码。理由是李鹏与江泽民不同,没有操纵十八大的雄心。其主要心思都在其家族后代的前途,所以可做交易。通过交易,胡锦涛争取政治同盟,可极大分化江系资源,为十八大,尤其是“变储”奠定更多胜算。

在中共眼中,太子党利用父辈权力敛财并非罪恶。如果成为“罪”,那只是出于权力斗争需要。目前这类“点召”在于向江系人马表示:你们子女干什么,全在我们掌握之中,这些事情提起来千斤,放下去四两,全看你们识不识趣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看杂62期
看完这篇新闻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