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教 > 正文

见证千年爱情故事的超豪华玉佩

阿波罗新闻网 2011-11-12 讯】
玉组佩

玉组佩,出于晋侯墓地63号墓。由玉璜、玉珩、玉管、料珠、玛瑙管等组成,共有204件。最大璜长15.8厘米。整个玉组佩展开长达2米,纹饰多用双勾技法,工艺精湛。

古人的超豪华玉佩

如今,人们的佩饰越来越夸张、华丽、炫目,然而,再奢华的佩饰,在3000年前的一套晋国玉组佩面前,都会黯淡无光。

曲沃晋侯墓地这一晋国早期的“皇家陵园”中,有唯一的一处次夫人墓葬。墓葬中发现了整个墓地最大的玉礼器组合:

一套长2米有余的超豪华组合的玉组佩,它由玉璜、玉珩、冲牙、玉管、料珠、玛瑙管等各种珍贵玉饰共204件串联而成,工艺精湛,庄重典雅,令人叹为观止。组佩中仅玉璜的数量就达到45件,可以说它将中国历史上的多璜组玉佩的形制推向了极致,被考古界评为国宝级文物。

这样的一位次夫人,不仅可以入葬晋侯墓地,还能拥有如此奢华的随葬品,其背后的爱情故事实在非常吸引人。

风靡西周的玉组佩

这套组佩是以45件玉璜为主体,是迄今见到的组佩中玉璜最多者。

距今约3000年的西周时期,贵族间开始盛行一种由多件块玉串联组成、悬于身上的佩饰,今天我们称之为“玉组佩”。玉组佩讲究玉的色泽和形式的对称与和谐,依个人的爱好而设计。这种成套的玉组佩可以说是西周最具特色的玉器了。

从一般意义讲,凡由两件或两件以上玉器(件)组合成的玉佩,都可称之为“组佩”,也称“杂佩”。最早的组佩性饰品,当属距今约1.8万年前北京山顶洞人以石珠、骨珠、兽牙、海贝壳等经钻孔串连而成的佩饰。大汶口文化的玉石组佩发现较多,良渚文化组佩更为精致。这些组佩大概多用为项饰。

西周时期出现了较大型的组佩,按时期及级别不同,组配的大小也不同。在陕西宝鸡竹园沟发现的组佩是以一璜为主体,配以珠、管;长安张家坡58号墓发现的组佩是以三璜为主体,间联多件珠、管。31号墓的组配则是以六璜为主体、间联多件珠者。河南三门峡上村岭虢国墓地2001号墓还发现了以七璜为主体、间联多件珠的组佩。而现藏于山西博物院的国宝级文物、山西曲沃晋侯墓地91号墓发现的组佩以五璜为主体,间联璧、管、珠。目前为止,所发现的最大的西周组佩就是这件,这套组佩是以45件玉璜为主体,是迄今见到的组佩中玉璜最多者。

到了春秋时期,为了佩带者行动方便,玉组佩的组合趋向简单化,大型的玉组佩在西周昙花一现之后,迅速退出历史舞台。

在当时,玉组佩是一种带有权势、道德与信仰色彩的玉器组合,玉璧、玉环、玉龙、玉璜、玉管等皆成为组玉的一部分。

大型结构匹配繁复的组佩,是贵族们表示身份地位及权势的服饰。从墓葬中所出土的组佩情况看,墓主人的身份地位越高者,其所佩组佩的结构越复杂,长度越长。这种佩玉方法是西周用玉开始礼制化的表现。组佩体现出多样统一,形式有序,实质即是“礼”,也是一种秩序观念,如统治者用玉,是根据其地位、官级、身份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尊卑有度,规范森严。

虽然《周礼》中所载关于用玉的种类、颜色、尺寸等内容,可能与考古发现不尽相同;但从中也可看出从西周起,用玉确已步入政治化、制度化和礼仪化的轨道。大型组佩即包括这方面的文化特色。

另外,西周时的“礼”之本义还在于“和”。如《逸周书·度训解》:“众非和不镇,和非中不立,中非礼不慎,礼非乐不履。”组佩中众多饰件之间的有机结合,也是这种“和”、“中和”思想的体现。而组佩的内在美,是通过其结构中的对立统一的复杂性来体现的。

晋侯墓地的玉器——晋侯墓地出土玉器数以千计,不仅数量最多,制作也最为精美。

自1992年以来,山西曲沃北赵晋侯墓地已先后发掘清理了9组19座晋侯及其夫人墓,起迄年代从西周早期至春秋初年,出土玉器数以千计,除佩饰玉外,还有礼仪玉和丧葬用玉等。

礼仪玉有玉琮、玉璧、玉罍、玉钺、玉戚、玉戈等。其中一件兽面纹玉琮,以四棱角为中轴刻抽象兽面纹,兽面上复饰云雷纹,依稀可见良渚文化遗风。玉罍器型与纹饰均仿自青铜,是首次发现的品种。玉罍深绿色,小口圆腹,肩饰凤鸟纹,上腹浮雕火纹间以四瓣目纹,下腹饰三角垂叶纹,通高仅6.2厘米。

晋侯墓地出土玉戈还有用作仪仗的仪兵,长56厘米,阑部有齿,内部刻“邑凡伯弓”四字铭文,弥足珍贵。同墓另一件人首神兽纹玉戈,长援起脊,内部两面均饰一侧面人首神兽图案。此戈制作精良,神兽题材诡异,纹饰深镂细刻,雕琢技艺高超,是一件罕见的玉器精品。晋侯墓地出土的大部分玉戈形体较小,多与其他佩饰组合用作佩戴。

晋侯墓地出土佩饰玉不仅数量最多,制作也最为精美。像生玉饰如玉人、龙人、虎、熊、马、牛、羊、鹿、猴、鸟、鹰、鸮、蝉、螳螂、蚕、蛇、龟、鱼等,题材丰富,品类纷呈,造型生动,意趣盎然。如玉立人,发饰为双龙纹组成,玉人圆脸,浓眉大眼,阔鼻扁嘴。身着高领衣,领下右侧开短衽,均刻交叉斜格纹,束腰,梯形下裳,前有箭镞形蔽膝,腰和裳周边饰交叉斜格纹带,华贵异常。圆雕玉马,作静态站立状,整体造型颇符解剖原理,以双勾阴线云纹表现马的肌体,纹饰琢刻婉转柔和。

见证爱情三千年

这是怎样的一位次夫人,不仅可以入葬晋侯墓地,还能拥有如此奢华的随葬品?

在曲沃晋侯墓地这一晋国早期的“皇家陵园”中,9组19座晋侯及其夫人墓,除唯一的一处次夫人墓葬外,都是一夫一妻。第62、63、64号墓是晋侯墓地仅见的一夫二妻并列墓葬形式。64号墓主为晋穆侯,62、63号墓分别为其夫人和次夫人之墓。

而就在这座次夫人墓葬中,考古学家发现了整个墓地最大的玉礼器组合——即那套长2米有余的超豪华组合的玉组佩。整组玉佩结构之复杂、组合之规整、纹饰之精湛,令人不由对主人生前佩戴它时雍容华贵的模样浮想联翩。

这件国宝的拥有者是一位埋葬在晋国“皇家陵园”里的神秘女性。在她所生活的西周,等级明确、礼法森严。然而她却是晋侯墓地里唯一一个以妾的身份入葬王侯墓地的人。这位次夫人的墓中随葬品多达4280余件,仅玉器就达800多件,就连在当时作为权力象征的玉戈也有12件之多。这样的随葬规模,连他的夫君晋穆侯本人的墓葬也显得逊色许多。

丰富的随葬品中,这套展开长达2米多的玉组佩是整个墓地出土的最大的玉礼器组合。从随葬品的一对铜壶的铭文中,考古学家发现了“杨”这个名字,推测杨可能就是墓主人——穆侯的次夫人。按照当时的语法习惯分析,这可能是一位从杨国嫁到晋国的姓女子。

在等级森严的西周宗法社会,一个次夫人何以拥有如此多的高级随葬品?如此奢华的随葬品,让我们不由产生种种疑问:这是怎样的一位次夫人,不仅可以入葬晋侯墓地,还能拥有如此奢华的随葬品,到现在,这仍然是个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浙江在线
看完这篇新闻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