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政党 > 正文

汪洋说党要管武装力量指什么?胡锦涛竟然调不动兵
——伍凡:乌坎海门事件与中共内斗

阿波罗新闻网 2011-12-31 讯】

那么回过头来我们看看中国,中国现在正陷入到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陷阱,这个陷阱是越陷越深。由于经济发展三十多年,每年以平均百分之九的成长率成长了三十多年。可是到现在烽火四起呀,维权抗暴连连不断,一直走不出这个怪圈。你收入高了为什么这个社会矛盾更厉害了呢?因为分配不均,因为贪污腐败,因为政治制度专制,老百姓不能够选择官员。这些现象就促使了维持抗暴运动维持了将近十年。

在这十年来维权运动一直走走走走到现在,走出了乌坎事件,走出了海门事件。那么乌坎事件是什么呢?乌坎事件就是土地问题嘛。几千亩的良田,老百姓赖以生存的根基,被当地的地方官员勾结香港的奸商给它偷偷的廉价卖掉了,要去盖高楼别墅、海滨的高价楼、大厦、住宅要卖给香港人,卖给外国人。可当地的上万名村民人家怎么过日子呢?没法过了。你不顾这些弱势团体,要把他们赖以生存的根基抢夺掉。

尽管你名义上土地是国家的,可是你还有一条你借给农民要三十年到五十年不变的条例还在呀,这个条例你这个地方官员根本不遵守。所以今年九月份上万名乌坎民众就起来抗议示威。他们没有暴动,没有放火、杀人、烧政府大楼,没有。他们非常温和的一而再再而三向政府要求,几乎是企求啦,你把土地还给我,你们倒卖赚了几十亿的钱退出来。地方政府不肯,因为地方政府赖以生存的就是土地,现在中国的地方政府就是靠土地吃饭。土地卖光了怎么办?

那是地方政府下一步它也要考虑。农民更要考虑,我没有地了我怎么活?所以这个矛盾非常激烈。到了今年九月前后农民一不做二不休,把你所有共产党员赶走,派出所赶走,不准你在村里住了。他们就选举了村民理事会,自己管理自己,等于成立个自治村了。妇女也成立了理事会,这两个理事会成立,所有的人都听这个指挥。抗议、示威、游行从九月到现在。那么好,地方干部跟村代表谈判,竟然把村代表打死了,打死了尸体也不还。这就火大了,你打死人啦尸体也不还给我。所以到头七,十二月十六号举行了一个没有尸体的葬礼。

你无论从人道上,从中国的传统习俗文化讲,从道德良心来讲都讲不过去呀,你把人打死了不还。中国官员害怕了,我尸体不还你,我给你们一千万,你们就堵嘴吧,事情就了了。这些官员们一切都是以钱,拿钱来堵嘴,拿钱来买人、收买等等。可老百姓不服。在这种状况下共产党准备把军队开进去、坦克开进去,封锁这个村庄。这个村庄就在海边,这个历史给诡异,你想不到的。没想到乌坎村有八十年前就是中华苏维埃政府成立第一个农村政权,就是中共反对国民党成立第一个中华苏维埃的政府就在乌坎村,它的领袖是彭湃,就是乌坎人。

所以历史给诡异呀,历史又重复了。所以这件事情闹大了,把外国记者请进来了。地方干部不准本地的、本国的记者报导。可是因为它是面向南海,又是距香港很近,他们可以通过并不太困难的方法把外国媒体的记者引进到乌坎,向全世界报导。开始进了一个人,后来来了几十个人。中共也没办法,睁个眼闭个眼。全国所有的网络对乌坎两个字封锁了,媒体也封锁了。不像艾未未,艾未未可以到处报导,可是乌坎村没有啦,就是为了几千亩地。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你中共该怎么处理?中共这个系统,尤其周永康的司法系统它是一直插到了县以下乡村,所以打死人的那个系统属于周永康的政法系统。派出所把村代表薛锦波打死了不还人。那么做为当地的广东省的大臣那就是汪洋,汪洋就采取另一个办法,他要跟村代表谈判。

最终指令副省长答应了农民的要求:第一还尸体;第二调查贪污腐败,把土地还给农民;第三答应了要给农民自己选举产生的村民自治理事会的一个合法的地位。这第三条是打破了六十二年来共产党的惯例,民间选举的任何东西是一概不承认的,都讲非法组织要镇压的。这次承认了。当然到目前为止都是口头的,还没看到一个消息说尸体还出来了,还给老百姓了,没有。但是毕竟它口头承认了,报纸也登了,那就看汪洋下边怎么走。这个土地问题引发这么大的一个风波,这个风波要吹向全国那可到处是遍地烽火啊,所有的土地问题都牵扯到中国七、八亿农民人口的生存根基呀。

前几年东北曾经发生过也是把当地的官员、派出所赶走,也是自治的把土地自己分掉。东北黑龙江都发生过。可是因为东北偏远,又没有外国的记者报导,所以很快给淹没掉了。所以乌坎村它的地理位置,它的历史悠远,都造成它很快的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情。那么这事情就闹大了,所以汪洋经过胡锦涛的批准答应了这三个条件。

但这两个做法不同嘛,一个做法是汪洋、胡锦涛这条路线;另外一条是周永康那条路线。周永康在这个乌坎事件上它输了一招棋,他不得不听汪洋的,我要把尸体交出来,你们最后交不交看着办吧,我答应了,我是当地的王,我是大臣。那么这件事情是周永康跟汪洋就结了梁子了。这是第一个。乌坎事件刚刚口头达成协议,落幕了,老百姓把路障都拿走了,恢复生产,店面也开了。这个农村里边,这个小城里边有十几家店也开门了,大家恢复正常生活了。不料第二天海门事件出来了,海门事件就在乌坎村不远的几十公里外。那这个事情闹的更大,性质也不一样。

海门事件是什么事呢?海门也在海边,几年前建了个热电厂,这个热电厂排出污气、废水、废料把那一片的海域全部污染了。而海门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口是渔民,打鱼为生。现在由于海水污染了抓不到鱼了,抓上的鱼都是有毒的不能卖。那么这个老百姓忍了这么多年,并且在那个地区癌症特别多,在汕头地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癌症都是来自于这个热电站所造成的污染。变成癌症村、癌症乡这个现象出来了。

那海门事件为什么又发生呢?发生了上万人,甚至于有的报导说十万人出来抗议。因为当地政府要盖地二座海门热电厂。那这个就是环保事件造成社会动荡,这跟土地问题是另外一个性质。那是更大的范围、更深层次的、更长期的一代一代的侵害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利益。所以海门人就看到乌坎村能够获得成功,有限的成功,所以他们就兴起了这么个抗议了。事情一发生以后立即派出武警,从广州调了几千名武警把上万人包围起来。结果就对打,警察就开催泪弹、高压水龙头。那民众就打警车,扔用汽油装的瓶子,叫做莫洛托夫鸡尾手榴弹把警车烧起来了,那真正是像个小战场一样。那性质就变啦,不是和平抗议啦,而是双方冲突啦。

这个冲突的立意在哪里呢?那不仅仅是一个地方官员和香港商人这种利益了,倒卖几千亩土地了,它是一个牵扯发电厂。按照中国现在的系统来看,发电系统是属于李鹏家族的,全中国所有的电厂、发电厂、输电系统通通是李鹏家族的。老百姓围攻不准再盖第二个热电厂。那么李鹏家族的利益受到侵害了,那谁来保护他呢?周永康出来保护李鹏。周永康下令特警部队出动,汪洋管不了。汪洋在乌坎事件之后他曾经对《南方报业集团》讲,他说党要管武装力量。当时我看了这个消息我觉得很奇怪,你汪洋是一个地方大臣你管不了武装力量,什么意思呀?

“党”讲的是共产党,共产党管的是中央军委,各大军区、海陆空、二炮都是共产党管的。为什么汪洋讲党要管武装力量,那意思是说我还没管到。那么我特意去查一下汪洋现在跟军队究竟有没有关系,我在google也好查了好几遍查不到他在军队里边兼任何职务,没有。那么我现在还不敢确定,但是我希望再能查一遍,能不能查得出来他有没有兼任广州军区政委。因为根据过去的惯例,杨尚昆,中国二十八个半的布尔什维克从苏联留学回来的这个老共产党受了毛泽东迫害,文革一结束之后他出来到了广东当省委书记,他就兼广州军区政委;第二,现在习近平的老爸习仲勋也是文革出来之后也当过广东省委书记,也是兼广州军区政委。

唯独汪洋他资格不够老,跟军队没有任何渊源,所以现在没挂这个牌子。但是广东省委书记一般的讲他是会兼广东省军区政委。可是广东省军区政委军队很少,你也管不了武警,武警是由周永康管的,或者是由广州军区管的。汪洋讲等于说我没有军权,党要管武装力量。在广东省的军队他调不动,武警他也调不动,他没有管辖权,没有指挥权。这就发生了很大的冲突了,这就上升到党内高层斗争。地方老百姓抗议建立第二座热电厂,甚至要求把第一座热电厂搬走。牵扯到李鹏家族的利益,周永康调武警来保卫他。

汪洋不满,这就牵扯到军队究竟听谁的这个大问题了。胡锦涛名义是个中央军委主席,而据我看现在的种种迹象看,我不知道内幕,我们看迹象,他好象调不动军队,甚至武警也调不动。你看四川汶川的大地震的时候军队调不动啊,总参、总政、总后、国防部都不听他的。四川太明显啦,要中央军委首长江泽民点头军队才能调动。同样这次也发生这个状况啦,从广州调了几千名武警。武警谁建立的?武警是江泽民建立的,对不对?它的所谓指挥系统有江泽民,现在转移交给了周永康了嘛。周永康就到处用他的镇压的逻辑和思维,哪里有暴动侵犯到我的利益、侵犯我家族的利益、侵犯我的铁哥们的利益他就要镇压。

汪洋不愿意走这条路呀,你等于在我广东这个地盘上耀武扬威,矛盾冲突到这个地步了。这事情会不会了呀?不那么容易了,因为这牵扯到最高层的斗争,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斗争。江泽民还没死,它喽罗们还听他的、军队还听他的。现在一看一个维权运动就涉及到了中共高层斗争,而这场斗争会持续不断。同样的广东省是不是就是一个乌坎和海门事件就了了呢?NO!

香港《苹果日报》他们登了一张图,就是沿海,沿着从乌坎往东,乌坎是在最西边海边,接近香港,一直往东走到了汕头。一路有抗暴的烽火小点上十几个,就是同一个时间。因为乌坎事件是个指标,是个风向。既然乌坎能够抗议成功,汪洋能够点头,仅仅是点头,还没落实,答应三个条件,那其他老百姓为什么不仿效不进行抗议斗争呢?绝对会进行,甚至于以后很可能会跨省到别的省。现在就出现两个矛盾了,一个是民众和中共当局的矛盾,这是第一。由于这矛盾而引发出来的第二个矛盾是中共内部斗争的矛盾。

那么现在我刚刚仅仅讲出周永康和江泽民的关系,跟胡锦涛、汪洋在斗。另外还有一条那就是薄熙来,薄熙来就在前几天讲话,酸不溜几的不阴不阳的讲了几句话。他说有的人对黄的东西不在意,而对红的颜色特别在意。这话什么意思呢?他说你广东黄色的东西太多啦,你们都不在意,我重庆唱红歌你们就很在意。他说红歌应该唱到天安门呐,他就向汪洋挑战。这里边就牵扯到究竟是汪洋进中央政治局常委,还是薄熙来能进去,这斗的一塌糊涂。

所以这说明共产党统治这个大地,老百姓不服它,内部也是斗的你死我活。目前中国正处在这个局面。这个局面不会了,原因在于老百姓和中共政权的矛盾持续在发展,持续在扩大。扩大的原因除了有长期的历史原因,再一个原因就是全球的金融萧条,中国的出口持续下降。我上次看到一个资料,说中国的出口下降百分之三十六。可是我后来又看到一个资料它说远远不止,有的地方已经削弱到了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的东西卖不出去了那你工厂不关门了吗?甚至于现在也在广东发生一件事情,就在佛山有一家日本投资的公司工人罢工,就在乌坎事件发生的同一时间,也就这个月。罢工的理由是什么?

他说我们没有加班我们要罢工。加班有加班费,现在你不加班了,加班费减少了,收入减少了,他要罢工,他说你不给我加班你就要给我加薪水,到了这个地步。佛山这家工厂没加班他要抗议了。所以这种事情普遍发生,越富裕的地区越发生的越多、越快。所以这场矛盾的斗争会持续不断,既有历史的原因,又有现实的原因,又有未来发展的原因,都在促使百姓和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冲突。经济原因是最大的因素,第二就是环保。乌坎那就是土地,就是经济因素。海门就是环保,热电厂使得人们不能生活下去了。

这种事情在全国其它地方我相信会更近的,绝对会更近。因为现在的状况不是二十年前啦,不是天安门广场那种抗议啦,集中在在几个城市,北京啦,全国大、小城市。现在是普遍在农村地区开始啦,现在会形成一个新农民运动,有农村包围城市这个局势,可能会出现,会从广东开始。那么从中国历史来讲,我们往前推,推到八十年前,一九二几年的时候,农民运动最早开始就是南方。从广东,刚才我提到了彭湃,第一个苏维埃农村政权就是乌坎,后来毛泽东又建立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要发动农民运动。从广东烧到了湖南,湖南烧到了大江以南,最后促动了北伐,蒋介石拿下天下。

就是那段历史,农民运动起来的。现在是不是有人提出来新农民运动,会不会也是从南边烧起来的,我们拭目以待,一定可以看的到的。不会就此罢休,因为矛盾太深了。土地名义上是国家的,你借给农民、租给农民三十年到五十年不变的,你现在突然都把它卖光了。而现在新出现环保这种侵害老百姓的事例太多太多了!遍地都是。包括北京的那个天气污染到那种程度,北京人怎么过下去我都不知道,整个空气大气全部污染。那别的国家有没有经历过?也有,不是没有,英国、日本都经历过。可是他们花大力气去治理了,天空变蓝了。可中国没有呀,中国没有下大力气去治理呀,把中国当成一个垃圾场、加工厂,好东西拿走了,运出去了,所有的垃圾留在中国,污染、污水、废料都留在中国。

为什么中国人要过这种日子呢?人们在思考,所以才有海门事件的发生,才那么抗议。我现在讲到社会运动和共产党的矛盾,由于这个引发出高层的共产党内部的斗争、江湖之间的斗争,汪洋和薄熙来之间的斗争,这个都会牵扯到明年的十八大。所以十八大究竟会开成什么样的结果难以预料。
那我在讲话结束之前我再顺便讲一下明年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末日博士鲁比尼,就是在纽约的教授又讲话了,就前两天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又登了一篇文章,他还是唱衰,他说在二零一二年,不超过二零一三年第二次金融风暴会来。

原因在于欧洲的主权债务根本没有解决;第二,中国经济会硬着陆。所谓硬着陆就是指标达到GDP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六,大批的工人失业;第三,美国经济复苏非常慢。但是他这篇文章里美国还没有讲的那么坏,但是最坏的第一个就是欧洲,第二个是中国。这三大块决定了世界的全球的金融面貌、经济面貌和金融链。这个鲁比尼又讲话了,所以明年不看好,明年整个全球不看好,中国也好不起来。中国经济好不起来,社会矛盾只有激化而不会淡化。


\

图:新太科技董事长刘伟(左一)、新太科技董事许杰(左二)向胡锦涛总书记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等领导介绍公司产品研发情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海内海外名家谈 SOH
常委 | 胡锦涛 | 韩寒相关文章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常委 胡锦涛 韩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