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 中共政治的翻云覆雨
——林保华: 香港保钓的吊诡

阿波罗新闻网 2012-09-12 讯】

正当香港市民反对一党专政独裁政权的国民洗脑教育如火如荼展开,并且准备深入发展的时候,突然横里杀出“保钓”行动,转移了民众的视线。而带头保钓者,也是反对国民教育的某些泛民人士,其中的吊诡也就可想而知了。

保钓行动的吊诡

中共所推行的国民教育,就是以“爱国”来为民众洗脑,由于中共的党国不分,“爱国”就是“爱党”的代名词。中共的洗脑教育,岂止是开设国民教育课,而是无时无刻,在各个领域里贯彻,包括利用它掌控的公权力,以及不同程度渗透的媒体。例如立法会选举前夕,就有中国的航天人员、奥运金牌得主来香港访问,煽动香港人的爱国情怀与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而“保钓”,也是它的重要洗脑工程之一,由于它有几十年的历史,中共可谓收放自如了。

因为要拉拢日本与中国建交,以及答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在客观上帮助中共夺取政权,所以中共过去对保钓采取打压立场。“六四”以后,为了摆脱外交孤立,甚至邀请日本天皇访问中国,当时以尊重日本人民的感情为名,打压大陆与香港的保钓运动。

后来中共“崛起”,为了扩张势力,向全球推展独裁专制的价值观,民主日本成为要突破第一岛链的首个防堵阻力,于是利用中国人与日本人的历史恩怨,让保钓为我所用。此时再继续保钓,而且随中共的需要而收放,难免就沦为中共的工具了。尤其是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日甚一日,无从解决,最后一招还是煽动民族主义,虽则这招也日益折旧,效果递减。

保钓船出海,北京特许

在香港保钓登岛行动中,把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与五星红旗摆在一起,此举刺激台湾人的敏感心理,因为中共正在宣传“共军国军都是中国军”,要国共合作处理南海与东海争议,也就是要台湾与美国为敌,不要说绿营,就是马英九也没有这个胆。因此在台湾也是一片骂声。

八月十二日,香港的保钓船突然得以出海,连保钓人士也感到意外,因为他们连粮食都没有充份准备。这不是新任特首梁振英“忽然爱国”,而是北京的特许,乃至策划,因为谁都知道,依据基本法的规定,处理国防、外交事务的权力在中央,不在梁振英手里。保钓人士在八月十五日被日本当局逮捕后,梁振英连夜召见日本驻香港总领事,要求日本政府尽快释放所有香港居民和其他中国公民。这样高调,显然是北京的授权。

几十艘日本舰艇挡不住一条陈旧的保钓船,而让他们“成功”登陆,明明是日本政府故意让他们登陆而便于拘捕,也不会危及生命安全,以显示日本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香港媒体吹捧他们为“勇士”,意图为香港市民树立爱国样板,尤其是在泛民中树立爱国样板。香港的多数市民头脑清醒,并没有被这股“爱国风”吹昏了头。

媒体煽情,民粹没有得逞

还有一种“阴谋论”说,中日两国政府其实已经取得彼此的谅解,让民众保钓,一消心中怨气。而两国政府也假装彼此“严正抗议”,但是在政府层面上,绝对不做伤害彼此稳定的事情。因此日本很快送还保钓人士,中国的反日游行也很快消失无形。至于真正爱国而砸掉自己的日本商品者,只能经一事、长一智,怪自己太幼稚,今后要牢牢树立爱钱高于爱国的观念,向党学习。

还是要称赞香港人了不起,经受了这次的保钓风浪。有人统计,在八月十八日《苹果日报》头条“勇士凯旋”报道保钓事件的一百三十三条读者跟贴中,弹与赞的比例是九比一。八月二十日这天的头条“中央软弱 怒火焚二十八市”的跟贴中,有一位读者说:“全国反日唔关我事,登岛有损港日情谊。无论商贸往来、人文交往,港日关系一直良好,今时今日,香港人不是全部都支持登岛!……”

八月十九日全国有二十八个城市出来保钓,人数最多的是深圳与广州,深圳还出现暴力事件。但是香港只有几百人游行保钓,主办者是中共外围组织的工联会。这个在香港有九十年历史的团体,竟然只能动员到几百人,也可见保钓在香港社会的支持度。

二十年前香港反对日皇访问中国的社会运动,海内外的保钓人士被列为中国的“不稳定因素”而加以监控,如今《人民日报》所宣布的“新黑五类”是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路领袖、弱势群体,保钓人士已被剔除在外。

港人更关心香港核心价值

九月九日,香港将进行新一届立法会议员的选举投票,保钓勇士中有一位曾健成(阿牛)参与选举,目前的民调情况,没有因为他是“保钓勇士”而有明显提升,但是最后还是要看他的得票情况。而参选的议员候选人中,拿保钓做文章的也很少,想来他们很了解香港人的务实心态。

另一方面,“学民思潮”那些反对国民教育的青少年主将,并没有受保钓行动影响,他们还是一直坚定地做他们的事情。相信保钓话题在香港很快降温,因为到底香港的核心价值比保钓更为多数香港人所关心。

/comment/data/uploadfile/201209/20120912062817507.jpg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争鸣杂志2012年9月号
看完这篇新闻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