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政法王周永康势力遭定点清除
——梳理落马官商关系网 政法王势力遭定点清除

阿波罗新闻网 2013-06-27 讯】

海外党媒多维网/新闻此前曾在《周永康大秘被查三亲信高官连遭剪除》一文中对十八大后四川官场以及商界的种种异象进行梳理,综合各方消息,认为中共十八大后中国政坛落马的三个最高级别的官员——原中央委员、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原湖北省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永文和原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郭永祥,都与周永康这个曾经的中国“政法王”有着相当的关联。就在6月26日,中国媒体再次发布消息,称成都市锦江区副区长、成都市公安局锦江区分局局长吴涛日前被纪检部门带走接受调查。报道中很明确的表示,吴涛出事“可能是在青羊区任职时的事情,或与李春城案也有牵连”。一系列四川官商大案、要案的短时间内爆发,再结合新任中共领导层一再声称要打“老虎”的口号,整个中国网络似乎都在静观背后“老虎”的亮相。

根据大陆媒体《新京报》6月26日消息,在李春城落马之后,吴涛5月中旬就准备携巨款出逃,且持有4个护照。知情人士指出,吴涛与李春城关系非常密切,被认为是李春城的“管家”。在李春城担任成都市委书记期间,李春城家住浣花溪,此地归青羊区管辖,而吴涛正好是青羊区公安分局局长。该知情人士称,李春城之妻曲松枝被查也有两个护照,该身份资料就由吴涛帮助办理。

至此,经新闻梳理,虽然目前尚无证据显示刚刚被中纪委带走的郭永祥与李春城案是否有瓜葛,但是这些涉事高官、富商之间的关系已然构成一张大网,其中脉络渐渐浮出水面。

通过这张人物关系图可以看出,迄今为止落马的三个省部级高官,都与周永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三高官与周永康关系密切

首先是在6月23日被中纪委带走的郭永祥,通过官方简历对比可以发现,石油工人出身的郭永祥,在其前十几年的政治生涯中可谓平淡无奇,在胜利油田党委办公室秘书、副科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10年。但是在1990年开始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处长之后,其仕途开始与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的周永康有了交集,官运也陡然亨通起来。并在1992年至1998年期间担任了中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研究室的副局级研究员、副主任,成为了周永康的贴身“大秘”。从这以后,郭永祥的政治命运就和周永康牢牢地绑在了一起,历经国土资源部,四川,在周永康进入中央后成为四川省委常委。

\

另一个与周永康关系极为密切四川政坛人物就是在2012年12月2日被调查部门带走的李春城。李原是黑龙江省委组织部长及省委副书记韩桂芝的爱将,韩在任职期间,对李春城大力提拔,先后提拔其担任哈尔滨市太平区区长、区委书记、哈尔滨市副市长。1998年又在韩的大力推荐和运作下,李春城调任成都市担任副市长。2004年5月,韩桂芝因贪污腐败、买官卖官被调查,并于2005年被判处死缓。据传当时李春城受到牵连,是周永康通过各方运作将其保全下来,并最终使其在周担任政治局常委之后担任了四川省委副书记一职,成为周永康不再担任四川省委书记后留在四川政坛的一枚重要棋子。

第三个与周永康有莫大关系的省级高官就是同样在2012年年末被中纪委调查的吴永文。随后大陆媒体《中国经营报》证实,2012年12月13日吴永文已经被带往北京接受“组织审查”。

按照中共的惯例,犯事官员被押往北京受审是很罕见的举动。省部级腐败高官实行“跨省异地”审理,而厅局级干部腐败案件则在“省内异地”审理。即使官职高如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也只是在天津受审;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在重庆受审,而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在宁波中院、苏州原副市长姜人杰在南京中院受审等。若省部级高官被直接押往北京受审,背后一般涉及更高级别的官员。譬如,黑龙江省绥化原市委书记马德在北京受审前,曾检举了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和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韩桂芝案件又牵涉了已经落马的前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因此,将吴永文押往北京受审就很自然的让外界浮想联翩。

四富商皆涉及李春城

 

除了官员之外,在近半年之内陆续被调查部门带走的四川富商亦表明这一系列案件的不简单。在李春城被中纪委带走之后,当时大陆媒体财经网即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表示,李春城此番被调查或与戴晓明案有关。

2012年9月11日,戴晓明被纪检部门调查,据悉调查期间,戴晓明检举揭发了他人多条违纪违规线索。而戴晓明在李春城治下,长期担任成都市青白江区区委书记、成都市经济委员会主任等职,后又出任成都市最重要的政府投融资平台——成都工投集团的董事长,为李春城“得力干将”之一。

对于这一地方实力人物涉案的缘起,当时据接近案件调查的人士披露,“戴被‘双规’,直接原因是经济问题,首当其冲则是由于在中石油彭州项目上的诸多纠葛。”《国家财经周刊》报道中写道:据消息人士说,正是由于该项目受到争议且投资巨大,戴晓明利用自己多年积累的政界关系以及在成都金融领域的影响力,为该项目的推展做人际“勾兑”。结果便是其自身、中石油四川方面少数中层,以及成都政界和金融界关键节点的一批权力人物实现“权与利”的结合,“人数起码20-30人,这个项目(中石油彭州项目)几乎成了这些人利益寻租的工具”。

同样涉及李春城案的还有现任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多个大型商业地产项目公司操盘者的邓鸿,据4月2日大陆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在李春城落马之后,邓曾被相关部门约谈后,3月份开始,邓鸿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外界称邓鸿控制的资产价值上百亿,但属于他个人的资产净值却很难估计。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邓鸿在四川成都、简阳、眉山等地都获得了大量旅游商业地产用地,而启动这些项目建设,主要公司之间每年的往来款都达数亿。但这些目前都不足以证明他和李春城案是否有直接关系,实际情况需要等待官方消息的进一步证实。

另一个与李春城关系密切,同样目前正在被调查的四川富商还有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在李春城案发后不久,汪俊林即被带走协助调查。而汪俊林和李春城从泸州到成都都有交集。李春城1998年12月调任成都市副市长,2000年8月被任命为四川省泸州市委书记,仅半年后,又被调任成都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此后李春城步步高升,官至四川省委副书记。

“汪俊林正式收购郎酒之前,李春城就已在泸州任职了,当正式收购时,李春城已经被调回成都任职。”知情人士表示,当年汪俊林收购郎酒,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肯定不行。

就在邓鸿被调查前10天,官媒新华社报道称四川汉龙集团实际控制人、金路集团董事长刘汉因为包庇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1997年,刘汉在四川绵阳注册成立“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此后相继进入水电开发、公路建设、矿业等多个领域。从2009年开始,汉龙集团在世界范围内并购了多宗矿业公司股权,仅收购所需金额就达17亿美元左右。汉龙集团官网资料称,至2012年下半年,汉龙集团拥有、持有境内外上市公司5家,拥有全资及控股企业30多家,资产超360亿元人民币(1美元约合6.14元人民币),年销售额超过160亿元,雇用员工超过1.2万名。胡润百富去年估测,刘汉拥有10亿美元的净资产。资料显示,四川汉龙集团资产规模达200亿元人民币。

不仅如此,在刘汉落马之后,大陆微博上盛传汉龙集团原本打算投资的位于非洲喀麦隆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穆巴拉铁矿项目是3月份习近平首访非洲3国时的“NO1”大单,但是最终因为刘汉的落马而取消了该单,也足见此案的重要性。

虽然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邓鸿与李春城并无特别密切关系,但是其接受调查的时间节点如此接近,显然令外界生疑,因此当时有法国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刘此番被控或因为牵扯李春城案件,涉及澳门赌场债务或者地下钱庄洗钱问题。

传言称牵扯周永康之子

这四个被调查川商的共同点,除了和李春城都有或多或少联系之外,其中的三位还都被传与周永康之子周斌有着难以切断的联系。坊间传言,周斌手中直接掌控着上海惠生公司,这家1997年成立的在石油化工领域从事工程设计与管理服务的公司,恰恰是导致戴晓明乃至李春城落马的中石油四川彭州石化乙烯项目的主要承建商,期间曾在中国网络上爆出过“AV女优门”的特大丑闻。

而在四川坊间,同样盛传刘汉的汉龙集团和其堂兄刘沧龙的宏达集团与周斌有着密切的经济联系和商业往来的秘闻,以及2001年四川郎酒集团改制之时汪俊林和周斌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但由于截至今天,有关周斌的照片和文字资料在网络上依然是少之又少,因此有关周斌与刘汉、汪俊林之间关系的传言,在此时看上去更像是市井流言,很难辨识其真实度。

综合上述分析,可以看出,虽然这三高官、四富商之间的关系看上去若有若无,但是这一批集中发生四川,大量牵扯中石油,围绕中石油四川彭州石化乙烯项目而发生的系列案件,显然与石油系统起家,长期掌控中石油,并担任过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有着难以讲清的纠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多维网
周永康 | 李春城 | 大秘相关新闻
看完这篇新闻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