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牛军:苏联佔东欧招来灭亡 俄罗斯记着

——牛军:欧洲“新冷战”子虚乌有

  自乌克兰局势动盪到俄罗斯侵吞克里米亚,美国、欧盟与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对抗一度愈演愈烈,双方动用了除直接战争之外的各种手段。俄罗斯方面动用军队直接佔领、在俄乌边境地区大规模集结军队和作军事演习、渗透乌克兰以制造动乱和分裂、以及大规模宣传动员等等。美欧方面则加强北约军队在俄周边的前沿军事部署、军事演习、经济制裁、政治惩罚以及同样式大规模的宣传战。不少媒体评论此次二战后最大规模的对峙是欧洲的「新冷战」,这本是媒体炒作的应有之义,问题是不少政策分析或战略分析人士真的据以建言,提出诸如「新战略机遇」、要联合这个对付那个等等的主张,急火火就选边站了。他们为「普京大帝」的风范激动不已,把自己的媒体搞得像普京新闻社的中国分社,很不符合「大国风范」。

  美欧与俄之争无关意识形态

  乌克兰局势发展证明,说欧洲出现「新冷战」是严重误判,往轻里说是因语汇贫乏才滥用名词。所谓「冷战」区别于二战及其之前大国战争的主要特点除了核武器,就是苏联与美欧的意识形态斗争,双方都认为自己的现代化模式代表了人类的未来,而且对方终将走向灭亡,总之完全不是俄罗斯侵佔乌克兰领土那种套路。冷战研究的最新成果无不确认这一事实,著名冷战史学家Melvyn P. Leffler用《人心之争(For the Soul of mankind)》做他新作的书名,即冷战双方争夺的是「人心向背」。

  俄扩张领土陷困局终四面树敌

  美苏从未真刀实枪的打过,「冷」争夺的结果苏联成了输家,其原因至今的确仍有很多争论,但苏联现代化模式不再有吸引力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不论它叫什麽主义。乌克兰动盪有该国极为复杂的历史原因,由于传媒热中于乌克兰背后的「大国博弈」,就有必要指出当前俄罗斯与美欧的斗争与意识形态无关,根本扯不上「冷战」。俄罗斯的行为更像19世纪欧洲以民族主义为动力的领土扩张,其政策根源仍是俄罗斯人传统的大国沙文主义和根深柢固的不安全感,他们控制一片新土地后,往往先是狂热的光荣与梦想,然后又回到新的不安全感之中,因为多了新的敌人,只好用再扩张来解决。就像现在觊觎东乌克兰几个州,因为要保护克里米亚的安全。结果总是敌人愈来愈多,四面楚歌。例如中国就做过俄国人的盟友,后来也成了他们的敌人。尽管原因比较复杂,俄国侵吞和裂解过中国领土是中国人不可能释怀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苏联佔东欧招灭亡前车可鑑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美国不可能在乌克兰同俄罗斯兵戎相见,就现在俄罗斯的能量和战略企图,远不足以推动美国改变全球战略布局(如果它有的话)。普京靠俄罗斯当前气泡般的国家能力能维持扩张多久是个大问号,在21世纪搞19世纪式的领土扩张只会孤立自己,安理会的表决结果就是明证。二战后苏联在中东欧盟国长期驻军并动辄使用武力,导致它在那里人心丧尽,落得孤家寡人,国力衰竭。现在的俄罗斯狂人估计不会做的更好。「风物长宜放眼量」,邓小平主张在世界大事变中「稳住阵脚,冷静观察」,这是战略高手的水准。

  作者简介﹕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明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