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探寻消失中的语言

语言是了解一种文化的关键,人的思想和艺术藉由语言的媒介而得以世代传承下来。很多语言正在逐渐消失中,语言学家正不断的努力挖掘和保存这些文化中的瑰宝。

有一些语言因为他们的稀有而显得特别的珍贵,有的语言因为没有与任何已知的语言有所关连而形成了“语言隔离”的状态。例如韩国人讲的韩语,目前大约只有七八个人会讲的位于喜马拉雅山的孤孙达语(Kusunda),又如印度河流域所流传的符号文字已经几千年没人说过这种话了。

印度河流域的符号文字(图片来源:Sheldon Lee Gosline via Wikimedia Commons)

这些语言是自己涌现的吗?还是来自历史上早已失传的远古祖先语言呢?

四千年前的象形文字标志着古老智慧的宝藏

尚未被破解的印度河流域符号文字一直让语言学家和考古学家感到迷感与不解。如果能够解译这些符号文字的内容就能够还原出古时候居住在印度河流域的人类所说的语言,四千多年前这个古代先进文明涵盖现今巴基斯坦东部和印度西北部。这个文明与当时的埃及人和美索不达米亚人的文明一样先进,有着丰富的人类学宝藏。

但有一些人认为它不是一种语言,而只是一堆符号,类似现代交通标志一样。也有人说它是一种古老的梵文,具有类似根德拉维语的元素(与现时在南印度所说的语言有关)。

埃及的象形文字是得力于罗塞塔石的帮助而解译出来的,罗塞塔石的三语并列碑文提供了线索,经由比对而得以解译出碑文的内容。但印度河流域的文字尚未有这种机遇。

华盛顿大学的电脑科学家拉杰西˙饶(Rajesh Rao)使用电脑演算法以缩短人力分析的过程。他用电脑程式分析数种语言的模式。然后再用电脑分析印度河流域的文字看看是否能找到任何与其他语言类似的模式。

电脑不能翻译该语言,但它提供了正确的方向,藉由辨别语言结构模式能够找出口语的潜在元素。例如,在英语中,“and”这个字在一段文章里它的出现有一定的次数和模式。在其他的上下文中,某些词汇,例如地名,它也可能以特定的间隔重复出现。

拉杰西指出,即使我们无法读懂它,但我们可以观察这些模式以得到基本的语法结构。他还在2011年的TED(科技,娱乐,与设计)演讲中讲解使用电脑运算以破译古文字的方法。

复活节岛上Rongorongo平板书

复活节岛的Rongorongo象形文字(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复活节岛(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语言学家对于在复活节岛上所发现的木制平板上之文字符号深感为难。复活节岛上的居民似乎是在1770年第一次遇到欧洲人后才形成这种形式的文字符号纪录。虽然他们可能先前就已从西班牙人那里得到书写的概念,但它们的文字符号与任何已知的语言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复活节岛上的原住民族拉帕努伊(Rapanui)被西班牙人要求在合并的文件上签字(西班牙人统治复活节岛)。语言学博士费希尔(Steven Roger Fischer)研究这些文字符号已有数年,他在一篇名为〈Rongorongo:复活节岛的字迹〉(Rongorongo: The Easter Island Scripts)的论文中说,复活节岛的拉帕努伊原住民在此之前(接触西班牙人之前)似乎没有文字。西班牙文文件上的签名似乎只是模仿欧洲人的书写而不是原住民既存的文字符号。

在1864年,复活节岛上的第一个非拉帕努伊族居民约瑟夫-尤金•艾鞣(Joseph-Eugène Eyraud)是第一个看到的“Rongorongo”字迹的人。岛上的每个家庭都有刻着这种文字的木制平板,艾鞣说,每个木板文似乎都有神圣的意义,但在数年之后,几乎所有木板文都消失了。费希尔解释说这可能是由于人口受到天花传染病的大袭击以及大量被捕捉去当奴隶的原因。

一般认为语言是混合代表概念的表意文字和表音文字的工具。费希尔认为复活节岛的木制平板书含有创作的颂歌在内,不过仍有一些疑问未解。

费希尔用一块刻有Rongorongo象形文字的特殊板子作为一种罗塞塔石碑。在这块板子刻上Rongorongo象形文字,并将文字用一些垂直线条分成数段,如此他便能观察其模式,特别是在每段开头有一个崇拜阳物的符号。他将这种现象解释为表示交配之意。

他把板子上的一行文字解译出来:“所有的鸟与鱼交配:那里从此有了太阳。”(All the birds copulated with the fish: there issued forth the sun。) 他说这内容很类似于1886年记录在复活节岛上歌颂生育的文字:“土地与Ruhi Paralyzer鱼进行了交配,那里从此有了太阳。”(Land copulated with the fish Ruhi Paralyzer: There issued forth the sun。)

在费希尔的书《象形文字-解译者》(Glyph-Breaker)里,费希尔写下他的发现:“经过128年的沉默,复活岛上的Rongorongo语再次说话….”。

消失的人类语言只能由鹦鹉说出

根据一位记者兼作家,马克福赛司(Mark Forsyth)所写的书《语源字典》(Etymologicon),在他的书里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据说19世纪的探险家亚历山大•冯•翰博(Alexander von Humboldt)在委内瑞拉找到一只鹦鹉,重复说着其前主人的话,这是一个已经消失的语言的最后线索。这只鹦鹉是一个部落所拥有,先前该部落彻底消灭了他的敌对部落亚雀族(Ature)。亚雀族全死光了,胜利者取走了很多的战利品,当中包括一只宠物-就是这只说着其前主人的话的金刚鹦鹉。翰博将这只鹦鹉所说的话记录下来,成了亚雀族的最后线索。后来一个现代艺术家训练鹦鹉说出翰博所记录的亚雀族语,使得鹦鹉成为保留语言的传奇角色。

喜马拉雅山区隔离的孤孙达语

在尼泊尔的遥远西部一处叫丹(Dang)的地方,76岁的吉阿妮•麦雅•森(Gyani Maiya Sen)在她家中摆姿势让作者拍照(摄于2012年8月13日)。随着吉阿妮临近她人生的尽头,她担心她的最后一句话可能成为她母语的最后一句话。76岁的她,是尼泊尔遥远西部消失中部落的一个成员,是唯一已知尚存在世,能够说孤孙达语的人。尽管一些语言学家说可能还存在着其他会说此语的人,只是未被发现而已。

喜马拉雅山与世隔离的语言:孤孙达语。一个未知其源头的语言和其独特的语句结构长期以来一直困惑着语言专家。(STR/AFP/Getty Images)

尼泊尔揣布湾大学(Tribhuvan University)的语言学家大卫瓦特思(David E Watters)估计在2005年时只有七或八人会说这种处于语言隔离状态的孤孙达语。瓦特思在他所写的一篇论文〈孤孙达语文法笔记〉(Notes on Kusunda Grammar)表示,这种语言的历史大概可以追朔到早期藏缅语族和印度-雅利安语族移居至喜马拉雅山邻近地区的时候。

直到2004年又发现三个会说此话的人之前,研究人员一直以为最后一个会说此语者已在1985年去世。瓦特思和这些会说孤孙达语的人一起工作,尽可能地记录这个濒临灭绝的语言。他同时发现孤孙达语和这个地区其他语言有一些有趣的差异。例如,它的词汇在音韵学上非常不同。以"Gobloq"一词为例,是指"心"和"肺",而"tu"一词意指着"蛇"和"虫"。

瓦特思说,孤孙达族由于人口减少与可供狩猎的林地缩减,因而不得不与尼泊尔人和来自其他部落的人通婚。对于拥有独特本质的语言来说,孤孙达语能够一直保持到今天真是一个语言奇迹。

文章来源:The Mysterious Origins of Some Dead or Dying Languages

http://www.theepochtimes.com/n3/895058-mysterious-origins-of-dead-or-dying-languages/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中文科技资讯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