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无所不在的金字塔:亚洲(上)

伊拉克:乌尔南姆金字塔

“乌鲁克”(Uruk)是美索不达米亚西南部苏美尔(Shinar)人的古城邦之一,位于幼发拉底河东岸、底格理斯河西岸,今伊拉克(Iraq)境内。是当时最大的城市,约有5至8万居民住在6平方公里的范围中。

(网络图片)

远古时期(约西元前3400—前3100年)的苏美尔人在此创建文化,史称“乌鲁克文化”。居民制造铜器和陶器,建有巨大塔形建筑物,并创造图画文字,为后来两河流域楔形文字的萌芽。

并且发展以神殿为中心的城市,每座城市几乎都有一或多个庙塔(Ziggurat)。当时的人认为山岳支承着天地,山里蕴藏生命的源泉,山是人与天神之间的沟通桥梁,于是建起了巨大的庙塔(Ziggurat),类似于古埃及人的台阶形金字塔的祭祀高台。

这片土地木材和石头十分缺少,所以人们就晒制土砖或烧砖建造房屋,更创造了拱和穹窿结构的建筑技术。后来,罗马人将这结构加以发展并被各个时代承传下来。

“乌尔”与“乌鲁克”一样,是苏美人建立的四个城邦之一。“乌尔南姆庙塔”〔Ziggurat of King Urnammu〕,也称“齐格拉特神塔”,建造于西元前2112年—西元前2095年,纳莫国王统治时期,表示他们对乌尔城的保护神“月神南纳”(Nana)的崇拜。历史比埃及金字塔还久远。

庙塔位于乌尔城中心一个6米高的台地上,由英国考古家伍莱爵士(Sir Leonard Woolley)在1880至1960年发掘出土的。

庙塔合体四层,从台底地面算起,总高21公尺,第一层基底面积65 x45公尺,高9.75公尺,主要入口是由东北角从这边有三座坡道扶摇而上,每道100级,而其中一座与建筑物垂直,另外二座则延墙而上。三座坡道交会处是一座有三个洞的大门,再由一个单一阶直入“月神南纳”神殿。

第二层收进很大,基底面积37 x23公尺,高4.5公尺。第三、第四层更成倍地缩小,每一层都有一圈环绕上一层台的宽大台面。

整个塔庙之中央为泥砖所筑成,表面砌筑了厚达2.4公尺的砖层,是以沥青灰泥接合日晒而成砖,砌体的每个侧面内倾,同时每侧又砌有外凸的扶壁。此塔庙中没有任何一条线是直线的,倾斜之墙壁事实上是外凸的,地面上墙线也是外曲,这种一种视觉修正建筑法,可避免直线所引起之僵硬感。总体形像极为稳定,气势宏大。此建筑物是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同类建筑中保存最好的。据说这座神塔是《圣经》中通天塔(Tower of Babel)的原型。

乌鲁克白庙

在乌鲁克(Uruk)早期之塔庙并没有角堡,而是由泥砖筑成的。“乌鲁克白庙”(White Temple,Uruk)位于一个人造平台上,不规则轮廓于平脊地面上高起12米,平台外墙是倾斜的,并有斜凹纹。

(网络图片)

庙宇朝向西南,其四个角分别朝向四个方位,是标准的金字塔建筑作法。由东北面阶梯和坡道可达庙宇,整座塔庙涂白且高大,可自几公里外看见,是意义特别的地标。

伊朗:埃兰王朝的恰高赞比尔神庙

位于伊拉克东边的伊朗,在远古时期同属美索不达米亚文化圈的一部分,一座于埃兰(Elam)时期的金字塔塔庙建筑──“恰高赞比尔神庙”(Choqa Zanbil Ziggurat),建于西元前1250年左右,是乌塔什.加尔(Untash Gal)君王献给当时苏萨(Susa)埃兰神印舒希纳克(Inshushinak)的宗教建筑,距今有3300年历史。

(网络图片)

1935年,BP石油公司进行空中勘测时所发现,是现今世上保护最好的“埃兰神殿”。主体建筑共有5层,运用高明的数学运算技术完成建筑结构,由长砖四四方方垒砌而成是其建筑特色,底层边长约有200公尺,高50公尺,平台上有神庙。平台层层缩小,呈阶梯金字塔状,四边的中央位置有阶梯通往最高层。受到岁月及雨水的冲刷,目前仅存三层方形平台构造,高25公尺左右。现在看见的实际上只是数层地基而已。

在西面围墙与神殿之间有当年圆形的祭坛,出土许多泥文简以及人物和动物的塑像,神殿北端的空地上有多个隔间的遗迹,应是当年祭司或皇族的休息室和祈祷室。

神殿全部以砖块筑成,包括内部的生砖(由阳光晒干)及外部的火砖(窑烧砖),在每块泥砖上,古巴比伦及埃兰文的楔形文字仍然清晰可辨,现今除了专家学者之外,这类文字如同埃及的象形文字一般神秘难解。

值得一提的是恰高赞比尔(Choqa Zanbil)的水利系统,考古学家在古城周边发现了一套有着3000年历史的水过滤系统,通过多级沉淀和沙滤以得到干净的水源,令人赞叹。

孟加拉:帕哈尔普尔──佛教在孟加拉的见证

帕哈尔普尔(Ruins of the Buddhist Vihara at Paharpur)是七世纪以前大乘佛教在孟加拉兴起的见证。直到十七世纪都是著名的文化中心,被称作“大寺院”。

(网络图片)

十九世纪初,位于瑙冈(Naogaon)地区东北角的“帕哈尔普尔”的毗诃罗(梵文vihara)遗址被发掘出来,在当时是世界考古重大发现之一。

据考证,西元8世纪达马帕拉( Mapara)国王在位时期修建。建成之后的几百年内历经洗劫掠夺,直到西元12世纪由印度教徒接管。

该遗址主体建筑占地9公顷,是座有四方形高高的围墙的大型砖造寺庙,每边的边长约900英尺,围墙厚度约16英尺,高度介于12英尺至15英尺之间不等。

北面是精致的大门建筑体,北面有45个单人房间之外,其余三面还有177个房间。

遗址的地下发掘出大量精美的雕刻品,多是从神庙的基座下发现的。这些呈金字塔、十字形的庙宇,建筑风格上受到缅甸和爪哇等国的深刻影响。简单和谐的线条及许多雕刻装饰,独一无二的艺术成就,其影响远到柬埔寨的佛教建筑。

柬埔寨:神秘吴哥窟王城金字塔

将吴哥窟(Angkor Wat)列入介绍的最大原因,其与埃及金字塔、玛雅金字塔有着相似之处:其建筑都与天上的星座相对应──柬埔寨吴哥殿正对天龙座,埃及金字塔正对猎户座,玛雅金字塔对应狮子座。

(网络图片)

吴哥窟的布局也反映了宇宙观。主殿是一座三阶层的截顶金字塔式台基,台上筑有5座莲花蓓蕾形圣塔,象征须弥山的五座山峰。代表了印度神话中众神居住的须弥山(Meru),亦是世界的中心。层层回廊、塔门和护城河,就是包围须弥山的七重山和七重海的缩影,而日、月和众星都围绕须弥山旋转。

埃及金字塔,玛雅金字塔和柬埔寨吴哥窟中类似金字塔的建筑,虽然建造的时间前后相差了几千年,但是建筑理念上都惊人的相似。甚至有学者认为,这些金字塔似的建筑,都是源自于亚特兰蒂斯文明。

印度:坦加布尔布里哈迪锡瓦拉寺

(网络图片)

布里哈迪锡瓦拉寺(Brihadeeswarar temple),位于印度坦加布尔(Thanjavur)市内,朱罗王朝罗闍罗闍一世起建于1002年,其主塔由花岗石雕凿成金字塔,高66公尺。

印尼:爪哇岛苏库寺

(网络图片)

位于爪哇岛中部梭罗市(Surakarta)35公里外拉武山(Gunung Lawu)东侧的“苏库寺”(Candi Sukuh),海拔910公尺,为15世纪兴建金字塔建筑的神寺,古迹保存良好。

印尼:日惹婆罗浮屠

位于印度尼西亚中爪哇省日惹市西北40公里,大乘佛教佛塔遗迹──婆罗浮屠( Borobudur Temple Compounds),是为全世界最大的佛教遗址。与中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以及柬埔寨的吴哥古迹相媲美,合称为古代东方的四大奇观。

(网络图片)

迄今为止,婆罗浮屠究竟由谁所造?如何建造?为何而造?甚至,它到底是塔还是庙?一直众说纷纭。

荒烟曼草中的千年岁月

“婆罗浮屠”在梵文之意为“丘陵上的佛塔”,俗称“千佛塔”,又称“印尼金字塔”。于一千多年前建成,气势恢弘,辉煌壮丽,却在热带丛林的石块和野草之中荒废了800多年,就像吴哥窟和印度的阿旃陀石窟(Ajanta Caves)一样,直到近代才被西方的科学家与探险家们重新发现。

1007年,婆罗浮屠在一场莫拉皮火山(Mt Merapi)大爆发之后,被火山灰完全掩埋了起来。

任命为爪哇副总督的英国人斯坦福.莱佛士爵士(Thomas Stamford Raffles)派遣工程队在1814年时期挖掘出来。莱佛士1815年回国后,写了一部《爪哇史》,书中记载了这次发现。莱佛士将这座佛塔命名为“婆罗浮屠”。但属于婆罗浮屠的诸多谜雾,却未获得解答。

因年代久远风化毁损,其间又几度遭人为摧残,塔身严重下沉和倾斜。婆罗浮屠又被搁置了近百年,直到1907年,荷兰人开始清理这座宏伟的佛塔,它才为人们真正重新认识。

没于尘世近千年,却让佛塔“因祸得福”逃过了随后800年可能的人为破坏。不久后,爪哇的佛教逐渐衰微,印度教的势力兴起,然后伊斯兰教势力又席卷而来,直到今天,爪哇岛上的佛教建筑已难得一见了。

(网络图片)

表现了佛教宇宙观

没有文字记录谁是婆罗浮屠的建造者,也不知道为何而建。当地传说:西元760年至830年是中爪哇夏连特拉(Cailendra)王国的鼎盛时期,由于受到邻国三佛齐王国的影响,皈依佛教,并开始修建大型的宗教工程,动用了几十万人力,费时70年才建成了这座世上最大的婆罗浮屠佛塔。

一千多年前,只用糯米和黏土,将上百万莫拉皮火山爆发后的岩石块,运往海拔253公尺的山坡上,迭砌成高约32.5公尺、长宽各123公尺的10层金字塔状的精巧雕塔,巍然屹立。

“曼陀罗”表现了佛教宇宙观,婆罗浮屠就像巨大的立体曼陀罗。它是实心的佛塔,无门窗亦无梁柱,完全用安山岩和玄武岩砌成,约200万块石头,底层石头每块重约1吨,佛塔占地1.23万平方米,从塔底到塔顶最尖端近35米,是矗立在赤道上的最大的佛教遗迹。

1885年在塔基的下面发现了一个隐藏的部分。塔基里刻有浮雕,其中的160幅描绘了真实的欲界,浮雕上有简短铭文,似乎是给雕刻师的指示和描绘要雕刻的场景。从这些一鳞半爪的记载中,人们才大致判断它的建造背景。

唯一记载这座佛塔线索的爪哇古老手稿是一位元民间游吟诗人记录的、于公元1365年所著的 Nagarakertagama,其中称一座佛教庙宇为“浮屠”(Burdur)。很可能就是婆罗浮屠,但此手稿没有更多的信息让人确认它。

(网络图片)

是佛塔?还是寺庙?

婆罗浮屠的建筑工艺和爪哇的其它庙宇相似。由于它的实心结构和类似金字塔的造型,起初认为婆罗浮屠是一座舍利塔,但从精心设计和建造来看,它更像是一座庙宇。

如今已完全陷入地下的塔基,是一个边长约118米的正方形,象征佛教中的欲界(地狱世界)。2-6层是色界(人间世界),共有1200多幅叙事浮雕,建有石壁佛龛和佛像432个。7-9层为无色界(天上世界),建有72座钟形佛塔,塔内各置一尊佛像。顶端第10层的主佛塔高7米,主塔内有两个空室,象徵着佛陀的涅盘。露出地表的l至4层之间,有两千多面浮雕,犹如一篇讲述佛界与人间故事的连环画,浮雕造型精美,栩栩如生,有“石块上的史诗”之称。

抢救人类遗址

从1901年开始,印尼民间出现了第一波有系统的整建,前后历经数十年,但有限的经费与技术,让修复工作未尽完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爪哇被日本占领,婆罗浮屠在战火中继续沉寂。

印尼取得民族独立后,1973年,印尼政府向联合国民教育科文组织求助。获得2500万美元资助,号召国际各领域的专业人士,进行清除、填满、修补、灌锡等保护与强化的工程。1975年,IBM也加入修复工程,将80万块石头的资料输入电脑,经过电脑的重新组合和拼装,工程至1983年3月23日才告完成,历时10年,顺利地重拾婆罗浮屠的旧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