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透视中国/辛灏年:谁在分裂中国(下)

旅居美国的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揭露了中共对大陆各族人民所实施的五大共同迫害,而这正是导致国家危险,民族危机的根源。指证中共是出卖民族、分裂中国、造成“两岸两制”和“两岸两国”罪魁祸首。

继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系列演讲之后,旅居美国的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开始了他新的演讲系列〝祖国在危险中〞。他先后在美国的芝加哥,亚特兰大,纽约和加拿大的温哥华等地,发表了《民族主义的使命》和《中国分裂的危险》的专题演讲。在第二讲〝中国分裂的危险〞中,辛灏年先生列举大量事实,揭露了中共对大陆各族人民所实施的五大共同迫害,而这正是导致国家危险,民族危机的根源。在上次的节目中,我们播出的是五大迫害中的宗教和政治迫害。在今天的节目中,辛灏年先生将继续从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做进一步剖析。下面就请您继续欣赏辛灏年〝祖国在危险中〞的第二讲〝中国分裂的危险〞的第二部分。

(续上期)在上期的节目中,辛灏年先生首先回顾了中国自辛亥以来的历史事实。他指出,维护中国的统一自来就是国人的共识。辛亥革命爆发时,连即将退位的满清朝廷都没有因为自身的覆亡而分裂过中国;辛亥革命爆发之后,即便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满清,大小军阀混战十一年,他们或是要复辟大一统的中华帝国;或是梦想武力统一中国;或是一心维持军事割据,但都没有要分裂中国。中华民国的国父孙中山先生直到辞世的那一天,都在为了中国的民主进步统一,就是大中华民国的统一,而艰难奋斗未已,他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和平奋斗救中国”。而民族英雄蒋介石先生的一生,就为捍卫中国的进步统一,他无愧于中华五千年的牺牲和奋斗。然而自西来幽灵进入中国,前苏俄帮助建立中国共产党的那一天开始,一个“认马列为祖宗,苏俄为祖国,斯大林为父亲”的政党,就开始了分裂国家,出卖民族的行径。辛先生用铁一般的历史事实,指证中共是出卖民族、分裂中国、造成“两岸两制”和“两岸两国”罪魁祸首。那么中共颠覆中华民国、夺取中国大陆的政权之后,是否有所改变呢?辛灏年列举大量事实,深入剖析了中共自一九四九年建政以来对中国境内各民族人民所施行的五大共同迫害。

第一,实行信仰专制厉行宗教迫害

辛灏年先生首先是逐一揭开了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奉行“信仰专制”的论述,指出马列在他们的著作里,既要“将无神论宣布为强制性的信仰象征”,还要用“革命”的办法,来铲除“信仰自由的资产阶级社会基础”,并认为最后必须用“上断头台”办法,来彻底消灭人类的宗教信仰。然后,他简略地介绍了俄国共产革命后是怎样用极其残酷的手段来消灭信仰和迫害宗教的,并对中共如何实行信仰专制、如何坚持信仰专制及其罪恶的结果,做了令人痛苦的指证。特别是对以前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共产党的马列中国,是怎样从信仰专制和迫害宗教出发,为无数知识分子确立“思想罪、言论罪和反革命罪”的,作了简要的陈述。

第二,制造阶级斗争厉行政治迫害

辛先生首先简略地阐述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历史,不论是从政治思想的演变上,还是从实际统治的发展上,从来就没有提倡过“阶级斗争”,没有“制造过阶级斗争”,更没有“实行过无产阶级的专政”。但是中共不仅从马列那里学来了阶级斗争的理论、手段,甚至还在一九四九年前的民族战争中,制造阶级斗争以打击抗日的政府,调节阶级斗争以不许他自己的军队参加卫国战争。直到在夺权建国之后,仍然迷信于阶级斗争,以所谓的阶级斗争为纲,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整治和迫害了无数的人民,包括他的同伙们,如刘少奇之流。

虽然在推行专制改良的后三十年中,中共不再公开地提倡和大抓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了,但是由于中共的“姓名、主义、制度和党性”全然未变,要对中国各民族人民实行一党专政已经成为他永恒的梦想,因而,他的阶级斗争的意识和制造阶级斗争的胆略,调节阶级斗争的本领和进行阶级斗争的手段,特别是要对人民实行专政的本性,从未改变。

中共不再高喊阶级斗争而实行对人民斗争,不再高喊无产阶级专政而对人民施行专政。他们在马列中国六十周年的庆典上推出“毛泽东思想方阵”,以祭奠“杀人越货八千万”的毛泽东时代,其一心怀念“中共大搞阶级斗争盛世”之心,企图复辟“中共实行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恶世”之念,已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今日的中国大陆,在充满血腥的红色歌曲又在横行人间之时,不少人心里都有着“似乎又回到了文革时期”的恐怖感觉。至于2008年3月胡锦涛对西藏人民的又一次血腥迫害,2009年7月胡锦涛对新疆汉维两族人民的又一次暴力镇压,和近年来中共警察可以随意开枪杀害各族人民,中共层层“人民政府”信访部门可以随意整死、打死甚至“奸死”各民族痛苦访民的不尽血债,俱是中共仍然在厉行“斗争和专政”的证明。

第三,两度强行共产厉行经济迫害

辛先生简明扼要地指出了第一度共产,就是中共“在革命的名义下公开杀民劫财以共人民之产(1949-1979)”。第二度共产,则是中共“在改革的名义下公开祸民敛财以共人民之产(1979-),他说,共产党要“消灭人民的私有制”的铁血政策,一点也没有变。虽然,他在1986年11月11日于武汉大学的讲演中,就曾指马列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中共层层领导集团最完美无缺的私有制”。他特别介绍大家去阅读曾飞先生的那片文章:“1%是怎样残酷掠夺99%的?”,并举出大量的官方数据,说明今日中共层层统治集团对我们人民更加无情地“经济共产”;他还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共产党作家柔石写的“为奴隶的母亲”,和今天的中国大陆无数“为奴隶的母亲”进行了凄惨的对比;对当今中国“党卖国土、民无私田”的千古绝景,予以了愤怒的指责。

辛灏年在温哥华发表《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第二讲

第四,制造共产文化厉行文化迫害

曾对中国新文学史做过深入研究的辛灏年先生,这一部分的内容讲得特别生动。他首先就指出了所谓“制造共产文化、例行文化迫害”,就是厉行文化独裁和制造虚假的各民族共产文化。他说,共产党制造共产文化、厉行文化迫害的前提,一是“独尊马列、杀尽百家”,将马列的思想推上了独一无二的的“神话地位和神权地位”。二是高唱“决裂传统文化,否定民族文化;决裂西方进步文化,独尊西方反动文化”;自八十年代末至今还在批判西方的资产阶级自由化,甚至制造所谓“河殇”,将今日中国的“般般不是”,全部归咎于我们中华民族的天与地、祖宗与文化、还有我们人民自身……,反正都不是共产党的错。三是劫夺了人类文化历史的全部解释权,既企图将五千年中国历史作为马列无比正确的证明,又要用马列来指导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和道路,那就是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

辛灏年先生指出,由于共产党制造了太多的共产文化,也就是今天很多人都在批判的党文化,所以,在这一部分内容中,他着重地介绍和批判了共产党“制造革命文艺,以厉行文化专制”的由来、事实和恶果。他从中共的革命文艺从哪里来开始讲起,历史地和逻辑分明地道出了“制造革命文艺的理论基础,就是马列主义;制造革命文艺的组织原则;就是共产党的党性原则;制造革命文艺的创作目的,就是要制造阶级斗争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制造革命文艺的创作方法,就是斯大林虚假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制造革命文学的使命,就是为无产阶级的政治和共产党发动的历次杀人害人的政治运动服务。

而中共制造革命文学的罪恶,则是欺骗人民、扭曲灵魂,巩固统治。所以斯大林才会说,他们的“无产阶级作家”,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专门“为扭曲人类灵魂”而工作的。一言以蔽之,共产党制造的文艺,都是“帮助共产党屠戮各民族无辜人民的血刃”——比如形形色色的“运动”文艺;比如“没有廉耻的歌德文学和没有底线的欺骗文艺”——比如至今今还在歌唱“社会主义心灵美”和“歌颂共产党所谓改革开发”即专制改良的文艺作品……。辛先生以大量的例子,揭穿了共产党文艺的可笑、可悲和可恨,道出了他们最终也只能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历史下场而已。

第五,消灭民间社会厉行社会迫害

在这个问题里,辛灏年先生首先解释了“什么是民间社会?”然后介绍了中共夺权建国以后所实行的“消灭民间社会”的手段,一是在全社会各行各业建立党组织,以领导和操控一切;二是“划定阶级界限”、“制造阶级斗争”、“划分先进落后”等各种名目手段,以施行分而治之;三是用镇压甚至是直接的和大面积的处决手段,将原有的传统民间社会扫荡干净,使“党天下”成为“党社会”,制止成为“共产党一个党的清凉世界”(1927年吴稚晖建议“清党”语)。

在用晚清革命先烈秋瑾烈士,和共产党血腥统治下的、林昭、张自新、李九莲等烈士“死后”的命运,作了“有无民间社会”的对比后,他说,从此,整个中国社会都变成了“党的社会”。一种亘古没有的“全面社会迫害”由此迅速形成。前苏联因此而成为“铁幕”,全中国因此而成为“铁桶”,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从此便在“铁幕和铁桶”之内备受煎熬,自由的阳光从此不会再照耀着我们国土的任何一个角落。于是,鲜血在黑暗中流淌,道德在血腥中败坏,人心在腐烂中自暴自弃……无数个钱明会、莫日根、小悦悦都在“我爸就是李刚、我爸就是国法、我爸就是李双江”这样一个黑暗无边的社会中,被欺侮、被凌辱、被夺取了无辜的生命……我们整个民族和国家的未来,就是这样地被投进了无底的黑暗深渊。

宗教迫害-少数民族难以承受之重

在讲完中共对中国各族人民的五大共同迫害后,辛灏年先生又着重对中共对少数民族的迫害进行了剖析。辛灏年从历史和文化上介绍了宗教信仰对于汉民族整体的非特殊意义,然后再明确地说出了“宗教信仰对于少数民族的特殊意义”在于:宗教信仰常常是维系民族生存和推动民族发展的精神纽带。因为,对于处于弱势的少数民族而言,宗教由“信仰一致”而形成的“精神一体”和“心灵聚合”,不仅导致了同一宗教信仰下“对生命意识感悟的一致性”而且,从而造就了“一致的民族感情”。直至成为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凝聚力。

辛先生列举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对境内少数民族进行宗教迫害的主要手段:一是侮辱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二是迫害少数民族宗教领袖;三是迫害少数民族宗教知识分子;四是对少数民族宗教文化设施的摧毁;五是管制和镇压少数民族民间宗教活动等等。

辛先生具体地说明了“少数民族遭遇中共迫害的五大特殊性”即:对于希望保有自身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而言,中共对少数民族施行信仰专制就是宗教迫害;对于希望保证民族生存和民族自由的少数民族而言,中共对少数民族制造阶级斗争就是民族镇压;对于向往真正民族自治的少数民族而言,中共对少数民族实行虚假自治就是民族奴役;对于希望保有经济生活自由的少数民族而言,中共对少数民族强行经济共产就是民族掠夺;对于需要保护民族传统文化的少数民族而言,中共对少数民族施行文化专制就是民族灭绝。在中国境内各少数民族的眼里和心里,中共对汉族人民的所有迫害和镇压,对他们则全部地具有了民族歧视、民族迫害、民族掠夺和民族镇压的特殊意义。其结果,自然是:少数民族因不堪中共暴政,而开始要求“走出中国”。辛灏年先生指出,是“中共暴政逼出了边疆民族的分裂要求”。中共的暴政是导致当前中国大陆民族矛盾尖锐、民族关系紧张,使中国面临四分五裂危险的根源。

辛灏年先生特别指出,由于境内的少数民族分不清“中共与中国”不一样;“中共与汉族”不一致;还有“各民族马教统治集团”与“中共马教统治集团”的一致性;所以,一些少数民族、特别是几大边疆民族都把中共看成了汉族或中国,将中共对他们的欺侮当成了汉族或中国对他们的欺侮,如此一来,少数民族就将仇恨投向了汉族与中国。殊不知,就像辛先生所说的“中共对中国境内各民族所实行的五大迫害”,汉民族不但包括其中,而且首当其冲。换言之,就是少数民族所遭遇的迫害,汉民族都遭受过,甚至广大汉民族人民所遭遇的更为凄惨。所以,辛先生希望中国境内各族人民都能够分清“中共与中国”,“中共与中国”,认清中国各民族内部的层层“马列子孙集团”才是我们要共同反对的对象。

演讲会后辛灏年为听众签名留念

台湾民调显民意

台湾亲泛蓝报纸的民调显示:在台湾,1992年认同自己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只有17.6%,2010年已经上扬到52.4%;目前在台湾主张统一的,已经下降到7.1%,主张独立的已经上涨到27.7%;即便将来条件已经适合统一、也不主张统一的,已经占67.8%;而52%的人要求台湾在政治上永远与大陆分离(2011年2月6日《世界周刊》陈世耀文章:“华人的身份认同歧异”)证明中国人如果还要任由中共如此“专制稳定”下去,中国民主统一非但不能实现,中国有可能永远失去台湾。

为中共默许的无休止地“维持现状”,只会愈来愈使“台心离华”。因为,不论“蓝绿都在使'拖字诀',都以85%民意主张维持现状作后盾,……都自我定位台湾为美国对抗中国的筹码……都将自己的命运主导权拱手让人。”(2011年7月17日台湾联合报《世界周刊》陈世耀文章:“海外看台湾蓝绿差异”)。而不论是中国边疆民族分裂的危险,还是台湾要走出中国的危险,全都是给中共逼迫出来的。这才是事实中的事实,根本中的根本。而他的恶果,将是台湾永远离开祖国,和藏、疆、内蒙也要走出中国的骨牌效应。中国分裂不是远景,而是正在步步逼近的事实。

尽管如此,辛先生仍然是满怀感情地说,去年,曾有人让他看看几个大网站上有关他的一些跟贴。当他看到生活在国内的藏人、维吾尔青年和内蒙网民对他表达赞成和支持,甚至说“生活在雪域高原上的藏人祈求'三宝'保佑他”,“生活在祖国新疆的维吾尔青年大学生一定会和他一起为中华民族的民主统一而奋斗”……,他才感到,他的担心或许是多余的。因为我们有着多么好的少数民族,有着多么好的藏族、蒙族和维吾尔族人民啊!还有着正在享受民主和自由的中国台湾人,他们并不真想分裂中国,都是被共产党逼的!

最后,辛灏年先生说,他讲演《中国分裂的危险》,不是为了危言耸听。他希望所有爱民族、爱祖国的海内外中国人,在伟大的民主变革风暴就要席卷中华大地之时,都能够“群策群力”,为制止中共分裂中国,防止中国分裂,渡过祖国分裂的危机而深谋远虑。

【结语】正值中国大陆“民国热”兴起,“民国风”劲吹之时,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由辛灏年先生创办十四年之久的中国现代史研究所,为适应中国大陆民主转型事业的需要,更名改组为“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委员会在继续进行历史研究的同时,开展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研究和教育工作,致力于在中国大陆推动国民革命,光复中华民国,建设民主宪政,促进民生发展,为实现各族人民的自由平等和海峡两岸的民主统一而奋斗。在随后以“中华民国的历史,现状和未来”为主题的〝民国研讨会〞上,辛灏年先生发表了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演讲。他首次将二十年前,从中国大陆带出的〝革命的理论与方略〞一文,重新修改后公诸于众,旨在为未来中国政局变化提供理论准备。他想告诉自己的同胞,他们有责任、有担当、有信心、有智慧,在推翻共产专制,走向民主统一的过程中,保持社会的安宁和稳定。即〝天下不会大乱,国家不会分裂,人民不会遭殃。中共党员中敢于弃党者仍有前程可言〞。辛灏年先生这部分演讲内容,我们将在今后的节目中会陆续为您播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透视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