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生态 > 正文

中国各地水危机严重 污染案件井喷式发生

在鄂尔多斯市乌审召化工园外,牧民指着长满枯萎荒草的牧地对媒体说,“原来这里有一条季节河,冬天能结一层厚冰,现在这里是上游没水,下游污染,我要考虑搬走了。就在1月12日前后,榆横污水处理厂仍向外排放大量污水至少三四百吨,导致附近的土地以及地下水受到严重污染。”

“现在,这里能成活的就剩像沙蒿这样的耐旱植物,水都被抽走了。”在鄂尔多斯市乌审召化工园外,牧民指着长满枯萎荒草的牧地对媒体说,“原来这里有一条季节河,冬天能结一层厚冰,现在这里是上游没水,下游污染,我要考虑搬走了。”

实际上,不仅是乌审旗草原,黄河中游两岸的鄂尔多斯、榆林、宁东这三个昔日煤炭黄金十年崛起的“能源金三角”,正在陷入日益严重的水危机泥潭之中。

据《中国经营报》3月21日报道,曾于2014年深入陕蒙地区调查的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一位负责人称,“目前陕蒙宁地区水污染案件处于‘井喷’状态”;“这一地区仅晾晒池排污的企业就至少有几十家。现在浮出水面的仅是冰山一角。”

另据当地媒体报道,就在1月12日前后,榆横污水处理厂仍向外排放大量污水至少三四百吨,导致附近的土地以及地下水受到严重污染。

熟悉煤化工情况的环保分析人士马文称,煤化工的高耗水已经成为最大的环境隐患。“目前生产1吨煤制油的耗水量约为9吨,煤制烯烃约为20吨,煤制二甲醚约为12吨,煤制天然气(甲烷)耗水量约为6吨,煤制乙二醇约为9吨”。

一方面“能源金三角”地区因煤炭富集而集中了大量的高耗水煤化工项目,另一方面,该地区却是极度缺水的区域之一。

资料显示,煤化工企业生产过程耗水量巨大,通常转化1吨煤需用水约10~15吨,是石油化工项目用水量的3~5倍。“实际上,晋陕宁甘内蒙古地区水资源供需矛盾十分突出。”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教授级高工仇亚琴不久前公开表示。

仇亚琴分析称:“这一地区原煤产量超过了全国总产量的60%,而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国总量的4.8%;部分地区煤炭开采洗选用水量超过了区域工业用水总量的50%,这对缺水地区水资源供需形势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原煤产业发展遭遇瓶颈的现实困境下,与榆林并称为“能源双子”的鄂尔多斯煤化工更是加快了脚步,而项目用水也大多数取自黄河水。

早在1998年,呼和浩特市就开工兴建了引黄入呼一期工程,每日供水20万吨。而到了2012年,内蒙古为了打造以煤化工为主导产业,分布于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三市的“沿黄经济带”,又在黄河沿岸修建数座引水工程。不断抽取黄河水,对中下游地区的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

即便如此,各地的煤化工项目仍然在“狂飙突进”。2月17日,山西省下发关于2015年省重点工程项目名单的通知,确定了490个项目作为2015年省重点工程项目。其中,列入新兴产业的现代煤化工项目达48个。

但是环保人士警告称,水资源短缺问题正是限制这里能源化工基地发展的关键问题,对于不断延伸产业链、大上精细化工项目的这一地区,水资源承载力制约成为限制当地经济转型的致命问题。

多位当地居民对媒体表示,“资源过度开发以后,生存环境恶化,开发后就留不住人。”他们忧心当地政府不断上马的各类化工项目将再次把能源金三角地区拖入“资源诅咒”的困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中国经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