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林忌:从毒奶粉到毒铅水

三鹿毒奶粉案关自2008年至今7年了,然而到今日为止,中国人对奶粉安全的信心仍然不能恢复,大家常慨叹:为何一个在航天科技,以至军事上不断自吹自擂的“强国”,却不能生产安全的奶粉,要从全世界去走私奶粉回国使用。

这种不安全产品的风气,怀疑论者常对所有中国生产的物品,抱相当怀疑的态度,而爱国论者则说这是“抹黑中国产品”;这十年以来,香港的各行各业开始全面“中港融合”,一再弃以往的英国货德国货日本货,转为使用所谓“价廉物美”的中国货,如铁路等大型建设,全面大陆化,于是在中国各地经常出现的问题,也“融合”成为了香港常见的现象,这是非常自然不过的事情。

当铅水风暴开始爆发之时,特区政府把所有问题,简单归咎于一个水喉匠,然后那些亲共政客则跳出来,不但质疑验水的真实性,或说影响轻微;到几十个屋苑都发现铅水以至金属超标,关乎到很多个不同的水喉匠以至建筑商承办商,这问题就已经明显不是个别事件,而是大量使用一些不合格产品的问题;这时亲政府的传媒仍在努力放风,说铅水超标不一定血液中的铅超标;到证实第一批四十人铅超标了,政府医生再放风就生活中有很多铅,例如咬铅笔(明显是错误,因为今日的铅笔不含铅),说不一定是从水吸入;到最后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终于表示经过同位素测试,血铅过高者是从单一途径吸收铅,即从助证证实是从水吸收,房委会新任公屋食水质量控制问题检讨委员会主席张达棠,却竟表示委员会的重点不是调查及追究原因!不追究又如何解决问题呢?这是极度荒谬!

事情的真相,就是无论是承建商、承办商以至所用的水喉或组件,多和中国大陆有不能分割的关系;苹果日报日前委托水务署认可的食水化验中心,抽验出问题的食水喉管,证实出问题的除了相关焊接物,更连水管也铅与其他金属超标;真正的重点来了——为何香港可以出现有毒的水管?为何这些组件可以在香港自由买卖以至安装?为何安装时竟没有被查出?为何安装了有毒水管之后,多年来这些屋邨竟可得到水务署的“大厦优质食水认可计划”的认证?这些制度上出现的问题,又怎可以不追究?不追究,又如何确保将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又如何能够重建香港人对食水的信心?正如中国的毒奶粉一事,就是因为既不能追究,也不能确保安全,从此失却了中国人的信心一样,香港不敢亦不能追究食水问题,结果就是永远无法重建香港人对供水的信心。

一旦失去信心,市民就会对所有政府说的话都不相信;一个无法检出水管含铅有毒的水务署,还能验得出东江水的毒素吗?还能保证“净化”后的东江水安全吗?愤怒市民最近在面书上不断转载的,就是几年以来香港报纸抽查东江水的文章,例如东方日报2013年5月12日的文章《本报抽查东江水劲毒》,说明香港特区政府如果继续目前疑似隐瞒真相的态度,则香港市民会全面否定香港的水质安全,这后果必须由政府负上全部责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