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生物学家研究的课题应该改变一下(多图)

科学家计划「复活」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的史前巨型病毒,其历史可追溯至3万年前。

这种史前巨型病毒叫做西伯利亚软体病毒。

这是自2003年以来发现的第四种史前病毒。

近日,科学家发现第四种史前巨大病毒,它对人类是否有威胁、进化论为甚么不能解释其成因等一系列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据国外媒体报道,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科学家在俄罗斯科莱马低地发现一种史前巨型病毒。这种史前巨型病毒叫做「Mollivirus sibericum」(西伯利亚柔弱病毒),是自2003年以来发现的第四种史前病毒,专家警告称,气候变化和冰层消融将复活类似的危险病原体。

这是该研究小组发现的第二种史前病毒,2003年他们发现了Minivirus,另外两种史前病毒分别发现于2013年和2014年。

科学家的发现与担心

近年来,全球气候转暖使北极和亚北极圈地区升温,其升温幅度是全球平均升温的两倍,这意味着永久冻土层正在融化。研究负责人珍-米歇尔-克拉弗里(Jean-Michel Claverie)说:「面对易受攻击的宿体,许多病毒微粒仍具有传染性,很可能潜在复活病原体病毒。如果我们不加重视,对这些地区进行工业化时未进行安全性保护,很可能未来会唤醒一些曾被根除的致命病毒。」

科学家决定「复活」这种新发现的潜伏在俄罗斯东北部冰冻荒原的3万年前的病毒,观察它们是否对人类或者动物有害。

研究人员称,关于巨型病毒的故事开始于2003年,迄今为止发现的四种类型史前巨型病毒具有不同结构、尺寸、基因组长度和复制周期,它们起源和进化模式与「研究假设理论」相冲突。

这个研究论文发表在最新一期《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此病毒是法国马赛地中海大学(University Of Mediterranean)的生物学家从西伯利亚3万年前冻土层的30米深处样本中分离而得。其球形病毒颗粒的直径为0.6微米,用光学显微镜即可观察,而一般病毒只能用电子显微镜才能见到。

CNN在9月11日的报导中说,这个「西伯利亚柔弱病毒」似乎并不像名字那样的弱。研究主持人、地中海大学的让-米歇尔·克拉夫利(Jean-Michel Claverie)教授解释,虽然西伯利亚柔弱病毒的名字与此前发现的潘多拉病毒(Pandoraviruse)相比,多了世俗化的味道,但是「从西伯利亚柔弱病毒的行为来判断,很可能它也像潘多拉盒子一样危险。」

这种病毒顽固不肯进化让科学家困惑

生物学家除了不清楚西伯利亚柔弱病毒的致病性外,感到困惑的另一个难题是这种体积巨大的病毒超出进化论的推断。

西伯利亚柔弱病毒是目前为止发现的第四种巨大病毒。对于近年来发现的这些巨大病毒,进化论者将它们排除在生物界之外,并一直未被列入物种进化之中。这很奇怪的。不「进化」的就不是生物吗?

持进化论的科学家认为,世界上的一切生物都是进化来的,都是由一个单细胞开始进化的。在这个结论的前提下,他们推测病毒的来源是在第一个细胞出现以后产生的。他们还有一个前提:病毒无法单独存活,只有依靠宿主才能存活和繁殖。因此,他们认为,地球上应先有简单的病毒,之后才会出现复杂的单细胞生物。假设是这样,病毒也得算生物啊!你不能说它什么也不是。

克拉夫利教授研究后发现,持进化论的生物学家的结论是完全错误的,拟菌病毒曾经非常复杂、因此很可能具有独立生存能力,它的祖先可能在细胞出现以前就已经存在了,这和它后来是否寄生在其他生物上并无关系。因为,病毒寄生在哪个的身上都是有其原因的,不是乱来的。

科学家研究的课题应该改变一下

《科学人》杂志在2004年以《病毒不是活的吗?》为题报导说,病毒具有复杂的生存能力,它能直接与其它生物交换遗传讯息,并不像进化论者所认为的寄生物是没有生命的。

而且,「可能最让大部份医师、还有大部份演化生物学家(即进化论者)惊讶的是」,大部份已知的病毒不会导致感染对象生病,只是长期寄居在细胞内,利用细胞成份繁殖自己。「这些病毒发展出许多灵巧的办法,来躲避宿主免疫系统的侦查,几乎在免疫防线的每一步,病毒都能想出改变和控制的办法。」

这样问题就来了,这些病毒怎么会如此厉害?它们是怎么知道要破坏人的免疫系统?它们会挑选什么人下手?它们的选择标准是什么?谁给它们制定的标准?

另外,全球气候转暖会给人类生存带来巨大的危险,为什么转暖是在整个人类的道德全方位堕落的时候发生的?

有一段历史记载告诉我们,科学家试图唤醒曾被根除的致命病毒,以期未雨绸缪,是没有实质意义的。

这段叙述是幸存者、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留下的,他活过了罗马帝国的第四次大瘟疫,见证了强大的罗马帝国是如何被四次大瘟疫消灭掉。

他写道:「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

为什么有人想活,却死了;有人想死,却一直活着?!

生物学家们,不慌去「复活」3万年前的病毒,用心研究一下以上的这些「为什么」和现像,对人类才有真正的意义。△

(人民报首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