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李旺阳第二 广东“反党”公民看守所离奇死亡 亲友讨说法遭警方刁难

广州第三看守所,能让人活着进去,躺着出来。8月15日广州公民张六毛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家属及律师一直无法会见,因警方表示张六毛“反党反国家”,最后律师被迫退出。张六毛一开始是关押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而非广州市白云区第三看守所。至于是什么原因涉及“反党”,为何转移到白云三看的原因和时间?家属也不晓得。现在连去世原因当局也没说明。直到4日凌晨家属才接到张六毛已死去的通知。据悉目前张六毛的遗体在广州市殡仪馆存放。。家属情绪很不稳定。——@胡海波:今日得知张六毛弟兄在看守所离奇死亡,就连遗体都不知下落,发生这样的事真的非常痛心,我们也更需要反思。在此之前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已被口袋罪,这就是家属被当局诱骗不要对外声张的后果!所今后不管是谁只要进去后必要的关注和声援是至关重要的!希望大家记住这个血的教训,不要让悲剧重演。


被指“反共产党”并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广东公民张六毛在押2个多月后在看守所内死亡。家属11月4日接获通知,与律师及朋友赶到看守所后却遭到警方百般刁难,最终也未能见到死者遗体。同时家属拒绝了当局火化遗体的要求。张六毛的姐姐向本台表示,要求警方公布弟弟的死亡真相以及他究竟所犯何罪。

今年8月15日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刑拘的广东公民张六毛在被关押2个多月后离奇死亡。他的妹妹张唯楚11月4日凌晨4点36分在微信朋友圈发布求助消息:求助在广州的公民,今天明天有空帮忙的,家兄因寻衅滋事被国保关押。今晨通知人已去世,要求去(广州)第三看守所办理后事,求人手帮忙。

当天下午1点多与亲友抵达广州的张六毛的姐姐张五洲向本台表示,正准备向看守所讨说法,此前,警方曾说弟弟“反共产党”,对他的突然死亡难以接受,要求对方提供完整的提审录像解释弟弟因何而亡以及所犯何罪

“到了第三看守所,刚到看守所门口,我现在大脑也挺痛的,等下午2点钟我们还要到看守所去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六毛)被抓了之后我们去公安局,只是零零散散的一点信息,说他反共产党。我就想不通,我现在就是要求第一,(解释)我弟弟是怎么死的;第二,他到底犯了什么罪?要求死因要有鉴定的结果,你提审他你的录像,用药救治的过程有没有?我现在觉得他这样死得不明不白。还有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因为他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我觉得反党是个不现实的事情。”

张五洲在和记者的交流中一度哽咽,她说,弟弟此前曾遭工作单位开除,好不容易成婚生子,现在孩子只有5岁,父亲却已不在。

“我现在大脑已经糊涂了,也很激动,心里真的挺难过的。弟弟也挺可怜的,单位把他开除了,饭也没得吃。好不容易有个家,有个孩子,现在又出这么大的事,你说怎么办?你说还让老百姓活不活?”

当天下午4点多,张六毛的另一名朋友告诉本台,由于警方刁难家属,他们仍未能进入看守所。当局还要求家属同意将遗体火化,但遭到拒绝。

“现在准备进看守所。”

记者:“现在还没有进到看守所里面是吗?”

对方:“对,这个过程有点长,因为来了很多很多的警察,然后就挨个地搜查,查身份,登记。就是有刻意刁难、示威的感觉。接到电话才知道人已经死了,到殡仪馆了,但是他是要求火化,家属坚决不同意,要知道真相之后才能去火化,可能想要保留一些证据吧。”

直至当晚6点,家属也没有见到亲人的遗体。陪同张家姐妹一起讨要说法的网络活跃人士“秀才江湖”吴斌告诉本台,他半个月前曾与张五洲要求会见张六毛,被看守所拒绝,而办案的派出所警察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当地决不会发生在押囚犯被虐待的事件。

“本来我们9个人,律师连围观的朋友都可以进去(看守所)的,签名都签好了,手续办好了,结果他不让进,只让家属进去,他姐姐情绪比较激动,他妹妹和律师进去了,结果进去以后要求把手机和身上物品存放起来,他们认为不合规定,律师和家属拒绝这样做,看守所的人就不让他们进去。结果今天就这样子(不了了之)。我告诉你一个情况,半个月以前我就和死者的姐姐张五洲去派出所。张五洲想去见她关在看守所里的弟弟,看守所的人不让见,说要经过办案单位同意。然后她就去找派出所的警察,办案单位那个警察信誓旦旦地说:我们广州不会发生什么看守所内打人、虐待人的事情,他说(张六毛)在里面好好的、没事的。结果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件。”

这并非首位“离奇死亡”的中国公民。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2012年遭到国保监控的湖南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在没有留下遗书的情况下死亡,当局称李旺阳是自杀,并在没有亲人许可下强行火化,事件至今疑点重重。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吴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