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羽谈飞:从基地组织到伊斯兰国:邪恶背后的邪恶才是邪根

恐怖政府就远比单纯的恐怖组织下流无耻多了,因为恐怖政府的恐怖行径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少数人寄生享乐的邪欲而实施的一种统治手段,他们所举的教义旗号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遮羞布,目的就是掩盖他们的罪恶邪心。并且,恐怖政府的恐怖只针对供养自己享乐的群体,即对内不对外,对内是狰狞阴森地嗜血成性,对外是合纵连横地金钱买欢,因为他们是一群最不怕别人死却最怕自己死的恐怖流氓。

恐怖组织大可分为两类:注册型和非注册型。前者是指具有独立主权的恐怖政府,又称独裁政权;后者是指游聚某处的恐怖团伙,也就是常说的一般意义的恐怖组织。他们的共同属性都是让人恐惧,只不过一个姓白一个姓黑。

正如黑社会必然有一个更黑的政府为其背书,一个长期存在的恐怖组织也必然至少有一个以上的独裁政府为其托底,否则,在人人喊打的围剿中笃定昙花一现,譬如奥姆真理教。因此,基地组织背后一定有一个塔利班,本拉登身边一定有一个奥马尔。至于IS和巴格达迪背后是哪些流氓政府或独夫民贼在为其提供给养保障?虽然至今还没有端倪,但一定不会例外。恐怖组织的恐怖袭击并不是最恐怖,最恐怖的是袭击之后它还能安然无恙地长期盘踞,因此,要彻底打掉一个恐怖组织,就必然要连同它背后的恐怖政府一道猎杀,否则,就像病灶未除的毒瘤一样还会卷土重来。

为什么恐怖组织与恐怖政府能臭味相投而暗通款曲?基于两点,一是两者都有反人类反文明的价值观,并且都是打着某种宗教(包括主义、思想和理论)旗号干着各取所需的勾当;二是两者为了能把各自的恐怖事业长期坚持到底,就需要相互抱团取暖。恐怖政府不能干的活儿就让恐怖组织去牵制,譬如,制造国际恐怖事件以打击经常指责或为难恐怖政府的文明国家;恐怖组织不能干的活儿就需要恐怖政府提供援助,譬如财务、军火、场地、训练技术和各种需要主权国家才能开具的印花票证等。

虽然恐怖组织与恐怖政府都让人恐怖,但二者的邪恶道德还是大相径庭。

单纯的恐怖组织其实很单纯,无论是基地组织还是伊斯兰国,他们都是为了理想性地实现他们心目中的理想世界而付诸的反人类恐怖行径,他们表里如一,绝不文过饰非,更不会当了婊子还立牌坊。因此,他们每干一票就会立马知会天下“对此事负责”,那种敢作敢当的恐怖精神其实就是一种杀身成教的邪恶伦理,意思是我杀了你们也不躲避你们来杀我。换句话说,一旦誓言加入,无论是否付诸人肉袭击,他们都没有任何偷生恋俗的念头。相反,恐怖政府就远比单纯的恐怖组织下流无耻多了,因为恐怖政府的恐怖行径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少数人寄生享乐的邪欲而实施的一种统治手段,他们所举的教义旗号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遮羞布,目的就是掩盖他们的罪恶邪心。并且,恐怖政府的恐怖只针对供养自己享乐的群体,即对内不对外,对内是狰狞阴森地嗜血成性,对外是合纵连横地金钱买欢,因为他们是一群最不怕别人死却最怕自己死的恐怖流氓。恐怖组织的恐怖领袖在组织内并不恐怖,而是恐怖分子自愿膜拜的精神领袖;但恐怖政府的领袖人物却是利用恐怖手段强迫恐怖对象接受的恐怖元凶。恐怖组织虽然实施恐怖行径时毫无底线,但他们至少还要脸皮知羞耻;然而,恐怖政府却是一撮既不要底线更不要脸皮的旷世邪魔。因此,无论邪心邪性还是邪毒,恐怖政府都远比恐怖组织更加至贱无敌。

美国的小布什政府正是因为看准了基地组织背后的邪恶面目,才不单纯地以报复打击911肇事者为目的,而是将基地组织和其后台邪老大塔利班一锅端,并且一鼓作气拿下滋生恐怖分子温床的恐怖政府伊拉克,将恐怖元首萨达姆送上了断头台。因此,小布什政府不但将911的元凶绳之以法,还借此契机解放了长期被恐怖统治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民。911不但没让恐怖分子阻碍文明的进程,反而意外扩张了民主宪政的中东版图,也为后来北非的茉莉花运动和阿拉伯之春创造了敢于对恐怖政府说不的国民勇气。同时,911也最大化地启蒙了世界人民,普世精神逐渐渗透全球每个角落,自由的呼声已经让尚存的民贼独夫瑟瑟发抖。就此,我们必须为直面野蛮恐怖行径而付出生命代价的美国人民深情默哀,你们支付的文明代价已经让世界感受温暖。

巴黎和纽约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文明中心,恐怖政府支持下的恐怖组织对文明前沿阵地的疯狂进攻,恰好说明是文明制约了他们反文明的卑劣企图。此时,文明不能向野蛮低头,良知更不能对愚昧让步,尤其是反击恐怖组织的同时绝不能让背后的恐怖元凶逍遥法外。我们希望法兰西和奥朗德像当年的小布什一样高瞻远瞩,在自由世界齐力协助下,消灭IS,消灭巴格达迪,掘地三尺也要将暗通款曲的背后邪心挖出示众天下,以祭亡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