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地道中国女人 和西化中国女人的区别

中国女人可不容易被西化、或者被欧化或者被其他任何化。俗语说女人是水,水易变,而中国女人的水性里还有刚性,能曲能直,视环境而定。

“爱平”在星星生活中写到,只有经验丰富的人才能一眼看出一个地道的中国女人和一个西化了的中国女人的区别。原文如下。

脱口秀主持人金星(来源:新浪微博@金星)

我的外国(男性)朋友曾经开玩笑跟我说,他能够仅凭穿着就能判断出一个中国女人是初来乍到还是已经在北美生活很多年了。他的方法是看一个女人的脚:如果这个女人的凉鞋里面穿着短腰子的丝袜,那么这个女人一定不是新移民就是“冥顽不化”的旧移民,因为外国女人很少在凉鞋里面穿袜子。外国女人这样做一来是图凉快,二来为了性感,除非是正式场合不得不穿的长筒丝袜,外国女人是不穿及踝骨的短丝袜的,要穿也不和裙子一起穿。如果是长筒丝袜,外面应该穿那种叫做pump的正装高跟鞋,而不是凉鞋。

直到去年,当我给这个朋友指出新的流行趋势:时尚女模特的凉鞋里面不但穿着短袜子而且还是”花里胡哨“的花袜子时,这个朋友先是顿了顿,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坚定地说:我还是能够凭衣着区分出先来的和后到的。

又据他说,一个很中国化的女人的衣着要么过于保守要么过于开放……不等我抗议,他接着说:保守是指一些中年妇女,宽松的长裤、高领子的套头毛衣、明显过时了的颜色和式样,毫无时尚感,就算有年轻的长相也被打扮成了“老气横秋”;开放是指一些新来的年轻人:牛仔裤衩超短裙自然时髦,但是要看场合。在比较正式的场合穿过于暴露的衣服给人的印象不是“开放”而是“轻浮”,此乃不懂得当地之文化所致也。

我等不及反驳他:你们加拿大女人穿着不是也很随便,一年四季T恤牛仔,简直毫无时尚可言。朋友仍然不紧不慢:那不过是因为加拿大女人平时比较随意、普遍喜欢运动所致,但其实在职场和重要的社交场合,加拿大女人对着装往往是一丝不苟的。相对而言,中国女人的好衣服也许不少,但是场合的概念淡,我看一个中国女人对场合性着装的把握,就可大致判断出她被“西化‘的程度了。

我一路思索着离开了这个所谓“中国女人通”的外国朋友。

在我看来,被西化了的中国女人一般英文都很好。那些英文吃吃啃啃的,一来没自信说,二来说了人家也听不懂,总之很难跟当地人“打成一片”。既然打不成一片,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自然就少些。就像有些移民,虽然人在北美但是只限于在中国人的圈子里交道,也只说中文,这样的女人,想西化她们都难。

再有,西化了的中国女人一般都比较豁达开朗、性格爽直。此番回中国,吸引了我的是一档综艺节目:“金星脱口秀”。曾一度因为变性手术而颇受争议的现代舞蹈家金星,中年之后兼职做起了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还是一样地精彩。尤其喜欢她结合了很多她自身的故事和经历的作秀方式,别具一格。从她的故事中才知道,原来金星在美国法国比利时等国家都学习生活过,难怪她的畅所欲言、我行我素的被誉为“毒舌”的个人风格有增无减。即便如此,从她的脱口秀受欢迎的程度来看,观众对她这种率直不做作敢说敢做的西方性格还是挺买账的。

金星的客人中,有一回请了女演员袁立。袁立据说也嫁了一个洋老公,还是加拿大人。所以袁立在访谈中,时不时蹦出几个英文词,我和姐姐当时就笑了:“口音还挺重”,可是别人就没有这么客气了,据金星自己收到的网友来信称袁立:“妆模作样”。尽管金星一再地替朋友辩解,袁立给人的印象还是个“作”字。

看样子嫁一个外国人、说几句洋文,并不能使一个女人自动就有了“外国气质”。金星的个性是天生的,远在踏上西方的土地前就已经是“西方”的了,留洋不过是得到证实和肯定而已,不过是把她水性中的刚性更加确定了而已。正如旅美作家严歌苓在其散文中说的:“任何一种语言都能产生一种文化、一种气质,英文对于我,也是同样的。我在倾诉时,发现自己有着美国式的直接,中文给我的含蓄和成熟,此时全不存在了。”一个女人被西化,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网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