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薄智云:中医的知识产权保护迫在眉睫!

我们跨进了2016年,回顾以往更多的是感伤。尽管在过去的一年,国家对中医界充满期待。但作为一个中医人,忧愁多于快乐。在无序中度过了彷徨的一年!

1、多维角度看诺奖,忧大于喜要反思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中提到:我国本土的科学家屠呦呦教授获得诺贝尔奖。这样的事在几十年来国家领导人把中医药的成果放在贺词中并不多见。也是对中国中医行业寄托的希望与期许。

“喜从天降”屠奶奶凭着40多年前的努力实现了中国本土女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的零突破。但又从另一个侧面看出中国科学界对原创知识的蔑视与弱智,评价体系系统性的落后,成为了世界科学界的笑柄!

居然搞出没有通过集体推荐的笑话,三无科学家获诺贝尔奖。这样体制下产生的院士与科研成果让人难以想象。而在屠奶奶背后的故事,还有一段更令人发指的丧失专利权的教训应当铭记!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王国强副部长新年贺词中再次提起诺奖。其实,与现在中医界的发展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是世界科学界对老一代中医人原创思维,坚定信念、长期不懈努力获得巨大成果与追求科学精神的奖赏。与目前中医界的一片乱象毫不相干!

青蒿素是屠呦呦教授所带领的科研团队所发明。而知识产权却在研究的过程中,已经被国外不良的西药厂商抢先注册专利。缺心眼的科研申报表,和管理流程,把中国的科研项目让西方一览无遗。已经把所有的研究思路与方法描述的明明白白。不等科研开始,外国人已经对中国的研究了如指掌。中医药的知识产权便这样地流失了!······

为了发表一篇所谓国外杂志高水平的论文,把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元所获得的成果,完全被公开了,为西方抢先注册专利提供了全部资料!听一位美国的华裔学者在一次香山科学会议上闲谈时聊起:“有价值的发现,首先是专利申请保护,没有必要发表论文。尤其相关的技术细节,更需要保密!”我们就是在这样的世界西方霸权主义的话语环境下,书写着中医界的发展史,有多少秘密与价值可言呢?!

更可恶的是:为了掌握中国科研的动态信息,所谓的国际著名杂志要求:科研论文预申报,在没有进入课题研究之前,已经免费获得了国内科研的大量信息。而科研评估对国外著名杂志的高系数记算,为科研信息与成果的流失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当然这些与中医界并没有太大的责任与国家的科研体制需要改革相关。但中医界应当根据自己的学科特点进行最大限度的管理与保护,对过去存在的许多问题熟视无睹,加重蔓延必须应当引起警觉!······

2、行业管理漏洞多,法律法规为上策

曾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政策法规司做了一件好事,对部分科研人员进行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培训。请懂国际法的律师,给大家进行讲课提醒我们在科研领域存在的问题与漏洞。有幸参加了第一期的培训,使我们了解许多。但作为一名医生和专家,制度不改变,只能在有限的范围之内,对大家进行提醒和最低水平的知识产权保护!因为,所以的标书都是同样的,都必须把研究内容、思路、过程、方法、工作流程与时间进度书写的一清二楚。否则,专家的评审都无法通过!而这样对知识产权缺乏任何保护的管理,如何可能产生出大型科研成果呢?!

同全国无处不在的腐败一样,学术腐败也存在于中医界。中医界发表论文造假是严重的,许多青年用“逼良为娼”来形容他们的无奈。这样无疑对中医药的知识产权也有一定的好处,尽管学术不端;但也造成西方剽窃中医的成果真伪难辨,给他们的剽窃带来一定的困难!

可是我们不能忘记,还有一批在国外医学界谋生的中国人。其中个别人的道德水准很差,当他们从中国学到了新的知识和技术,会很快地进行变卖。这些没有道德底线的人经常利用他们的双重身份进行中医知识产权的剽窃!

美国的一位弟子如此从他的角度解释干针:“我們美國中醫針灸師強烈反對干針療法。據我所知,所謂干针是之前盧鼎厚教授所傳的骨骼肌斜刺法。我們主要的對手是美國的康復師,也叫理療師,就是Physical therapists。他們用這樣的針法的靶點就是触發點,即trigger points,適應症即肢體疼痛。理療師的全國組織很發達,影響力很大。因此他們已經能使些州立政府批准他們用非注射藥物的針刺方法進行治療,但不是所有的。因為大部分的美國患者找針灸是為了治療肢體疼痛,同時美國醫療保險也報疼痛類的疾患,所以對我們行業穩定成長空間存在一定的危害”。

这次影响世界的“干针”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是中国人中的针灸师发现针灸技术的价值为了商业利益,在剽窃中国中医成果的基础上,造成的对美国针灸师与全世界针灸界的伤害。暴露出中医界道德失范给国家与民族带来的损失,而隐蔽在背后更危险的是对中国中医知识产权大量的剽窃。

研究一项中医成果,需要几十年精心打磨,历经千辛万苦。剽窃一项成果,易如反掌。靠道德约束缺乏力度。因此,许多中医研究机构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几十年来耗费了数以几十亿计的科研经费而毫无收获。因此,用剽窃其他中医界的发明来装点门面与获取利润。形成一个小的利益集团,像盗卖古墓中的出土文物一样,把中医的文化宝贵资源盗窃一空。······

3、中医原创大体系,绝对不能被贱卖

面对敦煌莫高窟,有说不清楚的悲凉。当人们对她进行炫耀时,和著名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有同样的感觉:敦煌中华民族文化之耻辱史也!······

王道士当年发现大量的文物后,曾经上报给当时的政府。可惜没有任何人当回事,而当西方人和日本人大量廉价收购其中的精品,我们的政府才知道这批珍贵文物的价值!······

想起梁思成,丢了北京城!直至近年本来应当对欧洲保护古迹,古罗马城的历史价值有所认知的情况下。在首都北京还有人明目张胆地不断地破坏国家文物,把承载着北京历史的四合院,成为开发商换取蝇头小利的牺牲品!更何况山高皇帝远的地区呢?!

中医界也打着:“中医药走向世界”的旗号,在国内外学术界不端人士的勾联下,丧失了自己的最基本的话语权!在未来知识经济国际一体化进程中,中医无国界,技术有归属。中医知识产权带来的利益冲突将越来越多,给国家与民族带来的经济损失将会比微软与苹果公司的联合体还庞大!······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必须在《中医药法(草案)》中强化对的知识产权保护的政策法规,用对于新发现的针灸和骨科手法等中医界所特有的新方法、新技术、新思路用技术专利或其他的知识产权版权、商标、等进行严密的保护。才能建立有序的世界医学体系,建立行业自律,法律约束的多层次中医药管理体系,避免不端行为的发生。

然后再开始其他中医药大型的深入研究。树立文化自信,从鼓励建立世界一流的学术杂志开始。从保护中医药的角度,把对优秀论文的评估,删除向西方著名杂志投稿的陋习,逐渐打造中国中医的世界品牌!为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建立快车道。

国外有人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对中国名老中医拒绝为他们提供免费的中医知识产品说三道四,要求无私地进行奉献。

名老中医自己的学术思想与临床经验属于原创知识,对他们而言这类中医药知识产权是私有权。如同自己的房屋和汽车一样,不得随意染指。

通过正常的渠道跟师或以学习班的方式进行学习,临床应用没有问题。但在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同意下,便以教学或其他的形式去谋求商业利益既是不道德的行业自律失范,也是违法行为。是对中国国家资源的剽窃!必须把对受益方使用权限用法律来界定,对侵权行为进行严厉处罚的条文写进相关的法律中!

其实,我们看一下所谓“干针”的出口加剽窃,和文字游戏包装后返销后的报价表,便知道知识的价值!国家中医管理局需要把重点放在如何对中医的知识产权保护,规范管理。把中国失去的话语权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对于任何出卖国家中医药知识产权行为的机构必须制止,用一路一带的良好契机。整顿中医界内部的乱象,把一切卖国贼和卖国行为彻底禁绝!

这样才能避免尴尬,让外国人制定中医的政策与评价体系!这还是中国的知识原创体系吗?!

4、诚信为本方可务大,纠错机制必须建立

历经磨难而成钢,中医药是一种经过两千年不断提炼在文化与哲学影响和指导下形成的医学精品。至今仍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无论是在疼痛治疗领域还是在骨伤科、妇科、神经系统疾病及癌症等诸多的学科和无数疑难病的治疗与研究方面,都有不可或缺的优势。

(1)政治生态必须变,知错不改便有罪

独生子女政策寿终正寝。结束了历史上的一段政策的奇葩。根据当时的需要制定相应的政策,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不根据时代的变化,惯性地顺延下去。却是政治的不作为。导致今天社会的老龄化而失去人口红利。因此,中医界也存在着类似的荒诞无稽,制定政策有原因,何时变化无人问!不切实际的滞后管理,把中医药推向不伦不类的崩溃边缘!······

政治生态的不作为影响了中医药的发展。必须保持中医药大学教育与师承教育两条腿互补的方式,才能构建满足人类健康的有别于西医教育的模型。

任何自毁长城的行为必须制止。使中医成为,傲立于世界文明中医学分类中的一座与西医并驾齐驱的灯塔。首先我们做好自己的系统工程构建,用一代人甚至更长时间来修复我们千疮百洞的学科。

从涉及中医药的方方面面来与时俱进地重新建立我们的系统。清除历史遗留的积弊,把一切学术腐败从中医界删除。用格物致知的传统文化精神恢复中国文化的原生态。

(2)科研先赎买,不足再补充

中医药领域是特殊的体系,国家应当从客观的角度对我们建立的科研体系进行重新的评估。在大家的形象中,大多名不符实。几十年来没有看到大的科研成果使中医界的学术与技术得到提升,反而成为学术腐败的重灾区。

必须腾笼换鸟,把没有任何学术建树的研究机构中毫无意义的处室关停并转。把浪费的国家资源进行二次分配,引进已经有科研成果苗头的人才成为科研经费的主角。使科学研究机构成为:流水不腐的动态系统。把与时俱进成为研究机构的常态,把靠剽窃学术成果混日子的学术腐败分子清除出局,保持学术的纯洁与对学科的引领!

利用大数据,对于比较成熟的技术,采用政府赎买的方式不仅可以降低研究成本,而且可以规避失败的风险。而且民间蕴藏着巨大的、科研体系永远不会发掘到的财富!因为,许多都是几代人的知识与临床的沉淀,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通过现代科技的方式取得任何有突破的成果。

我们知道:云南白药是一个秘方,在此基础上开发出系列产品。塑造了一个影响世界民族品牌的企业。靠着一个家传的秘方,成为民族的骄傲与多少代云南白药人的饭碗。而中医界只要有合理的政策导引,可以产生无数这样的企业,为世界医学向生态医学的方向发展。在引导与构建生态医学的过程中,利用中医的知识优势,建立中医的价值链,以经济利益为手段占领未来的大健康市场。

而针灸与骨伤科的技术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财富。是一种原生态的绿色医疗资源。靠发现相关的生命秘密,巧妙绝伦地使人体恢复健康的状态。是使用几千年不褪色的智慧产品,具有可以无限开发循环利用的特点。只要合理利用便能解决十多亿人的健康问题。而且,即使我们的国家级研究院几十年来也难以开发出一个像样的技术产品。因此,更应当以技术专利的形式进行保护与善待!

科研有成本,技术有价值。而中医药的最大的财富蕴藏在民间名老中医的经验中,其中不乏其善可陈的成熟技术与秘方。应当以合理的价格进行回购,让这些中华民族的瑰宝为解决人民的疾苦发散出光芒。让这些民间绝技走向科研的殿堂!······

而科研应当是这些民间成果的再完善使这些源自于临床,有着巨大开发价值的产品升华,成为解决中国十三亿人常见病多发病取之不竭的宝藏!······

在此基础上的不足部分,才需要进行审时度势的课题遴选,把有限的资源用在刀刃上。而我们的中医教育也会从国家赎买的技术中受益,培养出大量符合临床需要的合格医生。而硕士与博士则在于掌握更多的知识与技术,参与学科的知识临床应用与传播,为中国医疗服务与新秩序的建设发出自己的光!

这些必须建立在中医知识产权保护的前提下,才能使民族的财富减少流失,变成文化输出的知识产品,让中华民族的智慧影响到四面八方!

(3)战略有高度,实施不慌张

中医药是我国最大的原创知识产权体系,建立长远的国际战略目标,持之以恒地完善,才能避免失误,引领世界中医药科学的发展。不能为了所谓的政绩杀鸡取卵。

一个将军一道令,前脚走人就否定,再来一个更任性的政治生态不利于中医药事业的长期发展。因此,必须通过法律法规的形式加固,使中医药的管理如同部队一样变成国家安全的健康保障体系。而中医药法的提出,便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对中医技术没有提高到技术专利的高度来认识,令人担忧!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任何领导都必须依循中医药发展的自然规律办事。只能补充不能改变。不是靠可以任意调整的政策,随着个人的喜好,随时游弋摆动!可以通过国际标准化、技术专利、教育资格认证等多方位,高密度的顶层设计来从点到面地全方位进行保护。像制定新的中医世界交通规则一样大家才有法可依。使之像西医一样成为让全世界同行维护的管理系统。

而中医界应当有这样的勇气,在未来的全球一体化竞争中,利用中华民族的智慧书写新的篇章引领着中国文化与思想再度创造奇迹与辉煌!······

(作者为中国针灸学会腹针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薄氏腹针研究院院长、腹针疗法创始人、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特聘专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智云堂(微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