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台湾驻沙特大使马步芳蹂躏五千女子 的真相?

近日,阅读2006年第一期《军事史林》,其中有篇文章提到了马步芳,小说中的马步芳是一个糟蹋了五千多名妇女的恶霸,事实如何呢,我想就我所了解的情况介绍如下,以飨读者。本文摘自2012年10月20日穆斯林在线,作者佚名,原题为《马步芳将军的太太们事实胜于污蔑》。【相关阅读:马步芳蹂躏五千女子兄嫂胞妹侄女不放过见下页】

西北王马步芳1949年流亡海外

提起马步芳,在甘肃、宁夏、青海、新疆、西藏,可谓是家喻户晓。他是民国史上不可消弥的重要历史人物,是民国时期中国西北本地人当中,势力最强、统治地区最广、影响最大、官阶最高的边疆大吏。

马步芳是甘肃临夏人,曾任青海省主席,兼任青海省党部主任、四十集团军总司令、西北军政副长官、长官等职。兰州战争后于1949年8月27日出国。跟随马步芳出走的人,多是部下、家族、亲戚等。流亡国外后,大家先到了埃及,1957年8月又到了沙特,同期马步芳出任中华民国首任驻沙乌地阿拉伯(沙特)全权大使。

以前在大陆时由于生活或工作关系,跟随他出去的人相互间都很熟悉,关系也很密切。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要生活,大家相互间关系又深了一层,更由于沙特本土文化与中华文化差异性非常大,与当地人在语言、风俗习惯、审美情趣等诸多方面存在交流沟通的障碍,深受中华文化熏陶的他们,尽管也有与沙特本地人通婚的情况,但绝大多数还是选择与中国人通婚。

马步芳从埃及迁到沙特后,虽比不上当西北军政长官时有钱有势,但生活还是过得有声有色,虽然年岁已大,但自己却认为身健体康,自海里麦病逝后就有“续弦”的想法。恰好此时马步隆的大姑娘马月兰已长大成人,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对象(华人),这在沙特人看来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自然马月兰的婚事已成为马步隆夫妇的一桩大心病。马月兰姊妹四人,个个身材高挑,容貌秀丽,大家闺秀,知书识礼。其父马步隆,弟兄也是四人,兄长是一二九军军长马步銮,马步隆的父亲是马玉山,太爷是马海潮。太爷马海潮与马海宴是弟兄,都是祖太爷马撒拉的儿子。这马步隆与马步芳,虽然名字有点象,但他们是五辈之外的家族兄弟。在沙特姑舅亲、两姨亲、堂兄妹这种婚姻都是合理也是合法的,而且容许多妻制,在这种情况下,马步隆夫妇就将女儿马月兰嫁给马步芳为妻,马步芳与马月兰成为夫妻在当时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后来在家庭生活中,虽然马步芳自认为身体好,但毕竟岁数不饶人,夫妻生活由刚开始的和谐慢慢地不和谐了,双方后来干脆离婚了。马月兰远嫁他乡,而马步芳的大使形象却受到影响。

截止与马月兰离婚后,马步芳先后共娶了五位夫人,她们分别是海里买(马继援母亲)、赵园哥(马崇德母亲)、甘肃兰州的陈秀英(现居沙特)、甘肃河西的董春英(现居沙特)和沙特的马月兰(后离婚)。这五位夫人中,原配夫人是海里买,于1919年在临夏结婚,后因年老病逝沙特;第三位夫人陈秀英是甘肃兰州人,抗战胜利后经青海省政府驻兰州办事处主任马汉章介绍于马步芳秘密成婚(主要担心大夫人知道后惹“麻烦”)。陈秀英仍在沙特居住生活,安享晚年。第四位夫人董春英是河西武威人,抗战胜利后经韩启功介绍于马步芳秘密成婚(主要担心大夫人知道后惹“麻烦”)。董春英仍在沙特居住生活,安享晚年。第五位夫人马月兰离婚后再嫁华商。最可怜的要数二夫人赵园哥,赵园哥早年丧夫。当时马步芳在青海化隆当营长(不久升为团长),虽说是营长,但在化隆是最高领导者。这时候,马步芳结识了寡妇赵圆哥,当时赵年轻漂亮,又很会讨营长(团长)马步芳的欢心,时间一长,赵便有了身孕。在马步芳的“安排”下,嫁马步芳手下营长喇平福,生“喇连科”。后来,随着马步芳的升迁,喇平福也升为旅长。喇平福旅长果洛阵亡后,遣孀赵园哥是旅长夫人,改嫁有许多麻烦和困难,身为青海省主席、党部执行主任、八十二军军长的马步芳敢冒天下之大韪,低调“娶”了赵氏,“喇连科”遂改名马崇德。马步芳出走时,由于赵园哥去了娘家化隆,一时没找见,马步芳与赵园哥遂失去联系。西宁解放后,由于特殊背景,赵园哥流离失所,四处流浪,衣食无着,受尽凌辱。贫病交加,凄惨地死在化隆。而出走的马步芳于1967年6月卸去中华民国驻沙特大使职务,当时他已经是64岁的老人,患有糖尿病和轻微的心脏病。

1975年4月,蒋介石逝世,马步芳过于哀恸,引发旧疾,一病不起。由三夫人陈秀英和和四夫人董春英精心照顾。马步芳认为生老病死是定然,拒绝到大医院治疗,7月31日病逝在吉达家中,享年72岁。

按照沙特的规定,不管是谁,在那里病逝,就在那里安葬。由于沙特国王和政府的特殊关照,马步芳由吉达迁葬于麦加天堂坟园。该坟园埋着圣妻海迪哲、圣门弟子及著名阿拉伯历史人物。

生活在沙特阿拉伯吉达市的马步芳二太太陈秀英、三太太董春英,她们现在除了读报、看书,礼拜,做点女红外,一般比较闲暇。长期以来,她们很少与外人接触,早已养成了深居简出的习惯。

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孙子马晓泉等对两位遗孀非常孝顺,马继援说:“他这一生最高兴的事是两个儿子对我的两个继母(陈秀英、董春英)非常孝顺,每逢周末他们都从吉达赶到塔伊夫探望奶奶,一起欢聚,以尽孝道。”

马步芳在国外先后有两个儿孙,大儿孙马晓泉,小儿孙马凯罗,如今,马晓泉、马凯罗等都已长大成人,结婚生子,马步芳有了重孙,曾重孙,重孙马忠良(马晓泉之子),马温良(马凯罗之子)曾重孙马大用(马晓泉之孙、马忠良之子),2005年刚6岁。

马步芳除了国外的的儿子、孙子外,在大陆也有孙子和重孙,也就是马崇德的后代。马崇德于1946年结婚,由青海化隆人、金场场长、营长瞎马龙(一只眼睛瞎)在口子街(今陆林巷东口)替马步芳监工修建了一进三院的房子,作为马崇德的新房。并负责操办马崇德的婚礼,新娘是韩起功旅长的养女、河南籍难童夏进松(1938年河南发大水,国民党政府曾组织了一批难童约300人到了青海,韩起功见其中一个难童特别聪颖,于是被他所收养)。马崇德结婚那天,韩起功是马崇德新娶媳妇的娘家人,韩起功的儿子们、青海省商会及亲戚朋友都参加了马崇德的婚礼。马步芳副官陕成礼是马崇德的伴郎,他领上马崇德到馨庐给马继援母亲海里买说“色俩目”(问候)。从此马继援多了一个兄弟,马继援将“喇连科”该名为马崇德,只见马崇德与乃父马步芳一个脸形,惟妙惟肖,只是个头比子香小一点而已。马崇德生有一子一女。刚解放时,马崇德由于家庭及个人特殊的身份被羁押在狱30多年,曾在海西州放牧。其妻曾改嫁于兰州马彦虎,后续嫁山西某军官。

大陆进入新时期后,马崇德刑满释放,在一家工厂做门房值班人员。长期的恶劣生活,身患肺癌,沙特马继援知道后,曾给其弟马崇德汇来3000美元用于治病,后救治无效而亡。

总之,马步芳是一个活生生的社会中人,他先后曾有五个妻子或老婆,他主要的精力在政治、军事、文化教育方面,不可能将更多的时间或精力放在个人生活方面。他既不是“皇帝”,也不是一般的常人。所以在他个人生活方面,没必要扩大,更不应该毫无根据地进行诽谤、造谣,这实在没有必要,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马步芳蹂躏五千女子兄嫂胞妹侄女不放过

大中小2015-07-2704:19:59

多维历史

马步芳为人荒淫无耻,在国民党上层中实数少见。在大陆时,他曾公开说:“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部属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在埃及,马步芳仍然难改其风流本性,酒店的女侍、舞厅的舞女、随他到开罗谋生的部属的家眷,都被他奸淫。甚至连他的外孙女,也遭其强奸,后生下一个儿子。为了掩人耳目,马步芳亲手将这个婴儿杀死。据后来旅居中东的回族侨民向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控诉,包括汉、回、满、蒙、藏、哈(萨克)、撒(拉)等各族女性在内,被马步芳蹂躏过的,不下5,000人。本文摘自2006年第3期《文史春秋》,作者何立波,原题《“西北三马”迥然不同的后半生》。

马步芳(1903-1975),甘肃临夏人,为民国时期西北军阀马家军重要人物

民国时期,在我国西北的甘、宁、青地区,存在着数股强大的回军武装力量。由于其首领皆为甘肃河州的回族马姓,故称“马家军”,俗称“西北群马”。因割据范围不同,又分成“宁(夏)马”、“青(海)马”、“甘(肃)马”等,其势力还曾扩张到新疆。“马家军”原为家族武装势力,它们参与了当时中国政坛的纷争,先后依附清政府、北洋军阀、冯玉祥、蒋介石等,统治西北地区数十年,产生了一批显赫一时的马姓军阀。他们以“甘、河、回、马”(即甘肃人、河州人、回族、马姓)这四条为用人标准,核心权力采取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封建继承方式,经数十年的发展,逐渐成为左右西北局势的军阀武装。

20世纪40年代后期,“群马”中以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三个集团最具实力,人称“西北三马”。当西北各族人民欢庆翻身解放之时,“西北三马”也面临着前途的抉择,他们因各自的行为而造就了天壤之别的结局。

青海“土皇帝”马步芳在埃及当寓公,在沙特当“大使”,荒淫本性不改

马步芳,字子香,甘肃河州(今临夏)人,1903年出生。早年曾入宁海军官训练团,结业后在其父马骐和叔父马麟统率的青海地方军事集团中供职。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历任旅长、师长、军长、纵队司令、集团军总司令。1938年,任青海省政府主席。抗日战争期间,任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兼陆军第八十二军军长,派兵参加抗日战争。1945年,当选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1948年9月,兼任西北军政副长官。马步芳家族统治青海40年,尤以马步芳最为残忍凶狠、荒淫横暴,人称“土皇帝”。

1949年8月20日,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指挥下发起了兰州战役。就在解放军对兰州发起总攻的前一日,马步芳悄悄溜回了老巢西宁,留儿子马继援督促部下作拼死一战。马步芳花重金雇了陈纳德“飞虎队”的9架飞机,将历年搜刮来的财富源源不断地运往香港,后运往中东。

8月27日,兰州解放。马步芳借口要向国民党中央求援,带着一大群姨太太乘上陈纳德的民航大队飞机,飞往重庆,永远离开了自己残暴统治了40年的青海。

9月6日,到达重庆的马步芳得知西宁已被解放军攻占,号啕大哭。9月下旬,马家所有的人都迁到香港,聚居于皇后大道100号,这是北临海湾、南靠香港山脚下的一条繁华大街。10月上旬,蒋介石电召马步芳去台湾。马步芳无奈,不得不遵命到了台湾。

10月11日,马步芳飞回香港,以到麦加朝觐为由,办了出国护照。尔后,他包租了英国航空公司的3架专机,大人小孩共200多人,从香港飞往沙特阿拉伯王国。

马步芳为人荒淫无耻,在国民党上层中实数少见。在大陆时,他曾公开说:“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部属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在埃及,马步芳仍然难改其风流本性,酒店的女侍、舞厅的舞女、随他到开罗谋生的部属的家眷,都被他奸淫。甚至连他的外孙女,也遭其强奸,后生下一个儿子。为了掩人耳目,马步芳亲手将这个婴儿杀死。据后来旅居中东的回族侨民向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控诉,包括汉、回、满、蒙、藏、哈(萨克)、撒(拉)等各族女性在内,被马步芳蹂躏过的,不下5,000人。

马步芳刚到沙特时,也常带着一群姨太太去麦加朝觐。阿訇见了大起诧异,认为一个男人不可能有这么多妻妾,必定是他拐了别人的老婆。因此当面骂他道:“你这人带别人的太太来朝觐天房,把天房亵渎了。我要打你的耳光,赶你出去,还要报告政府,驱逐你出境!”吓得马步芳赶快把太太们就近送人,别人说养不起,他又贴上一点钱。等到朝觐结束后,又去硬讨回来,被人传为笑谈。

1961年春,马步芳为台湾当局的“外交事业”制造了一起大丑闻。起因是五姨太马月兰的反戈。马月兰是马步芳堂弟马步隆的女儿,马步芳去开罗时,她和家人随行。马步芳看上了侄女的美貌,要纳她为妾,还威胁马步隆夫妇说:“你们不把她给我,我要你全家都活不成!”就这样,马月兰成了伯父马步芳的玩物。

马步芳来沙特当“大使”后,马月兰被关在吉达海滨的住宅里,不准与任何男人接触,还常遭到马步芳的殴打,而其父母和弟妹,则远远避开。不料后来,马步芳又瞄上了马月兰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妹妹,要她写信召她们来马公馆“一同生活”。马月兰无法忍受这种母女姊妹同受蹂躏的耻辱,断然拒绝,于是马步芳更竭力折磨她。

刚巧,这时台湾当局又给沙特“大使馆”派来了一个“参赞”宋选铨。宋的妻子是外国人,思想开明,很同情马月兰的处境,于是帮助她逃出虎口,藏身于自己的住宅。接着,马月兰不断向台湾“外交部”、“监察院”、“立法院”等处发出控告信,要求他们责成马步芳将她被扣押的护照发还,好让自己去台湾控诉这位伯父兼丈夫的“大使”的罪行。

马步芳知道后,下令在“大使馆”内挖了个坑,准备活埋宋选铨,又亲自带领数人去砸宋的家门。宋选铨和马月兰跑到阳台上向外大声呼救。沙特警方立即派来警察,当场将马步芳一行人拿下。但是马步芳是“外交使节”,享有豁免权,而其余的人则被送往警局关押。

这时,台湾当局“外交部”派来调查此事的官员闻讯赶到,力劝马步芳以“党国声誉”为重。马步芳马上向其下跪磕头,请他不要把“党国”和“家事”混淆。接着,马步芳爬起来,与站在阳台上的马月兰对骂。

马月兰会讲阿拉伯语,忽而用中国话回骂马步芳,忽而用阿拉伯语向围观的沙特行人作揭露。当时约有近800人围在现场,造成了交通堵塞。最后,由沙特阿拉伯外交部出面调停,把马月兰护送出境。接着,从黎巴嫩直至港英当局,马月兰一路控诉,一路为之大开绿灯,竟使马步芳原以为她到了贝鲁特便无法动弹的盘算落空。

不久,马月兰逃到台湾,出现在台湾“监察院”的控诉席上。继而,沙特华侨的联名控告信似雪片般飞来。台湾报纸上尽是“踏花归来马蹄香,风流大使太荒唐”、“后宫多佳丽,侄女充下陈”等标题。“监察委员”们也纷纷以“败坏邦交,贻误国是”、“乱伦逼婚,迫害侨胞”等罪名,提出弹劾马案,直至要追究“外交部”、“行政院”的责任。

马步芳自然不会送上门来受审,台湾当局更是想尽可能遮盖丑闻,最后,由马步芳“自请辞职”了事。马步芳在沙特弄得声名狼藉,中东各国也不欢迎这个披着宗教外衣的丑类。从此他就一直躲在公馆里消磨时光。

1975年7月31日,恶贯满盈的马步芳暴死在沙特,终年73岁。

“宁夏王”马鸿逵负隅顽抗,无奈去台,最后在美国当寓公

马鸿逵,字少云,甘肃河州(今临夏)人,1892年出生。1910年毕业于兰州陆军学校后,长期在其父亲马福祥统率的宁夏地方军事集团供职。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历任第十一军军长、宁夏省政府主席、蒙藏委员会委员、第十七集团军总司令、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委员长西北行营副主任等职。1936年授陆军上将军衔。

甘肃解放后,宁夏成为下一个目标。解放军希望马鸿逵不要步马步芳的后尘,诚心诚意给他提供了多次弃暗投明的机会。傅作义从包头给他打电话,劝他起义;马鸿逵的老部下孟宝山不避艰险来银川,当面转达解放军第十九兵团首长杨得志、李志民关于和平解放宁夏的诚意。兰州解放后,兰州军管会领导韩练成特别派人送来亲笔信,要他认清大势。

然而马鸿逵始终不相信共产党会宽大处理他这个战犯,仍然执迷不悟,发出“打光、烧光、放水”的叫嚣,裹胁部下作困兽之斗。9月1日,他应蒋介石电邀去重庆,临行前把宁夏军政大权交给次子、时任宁夏兵团司令官的马敦静。19日,在马敦静一再拒绝和平解放宁夏的敦促后,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发起总攻。前后3天时间,马鸿逵苦心经营多年的部队被歼,银川市在风雨交加中迎来了黎明。

兰州解放后,马鸿逵估计宁夏迟早必失,便在4月开始大量转移财产,在台北、香港和美国购买房产,作流亡的安排。据说马鸿逵转移出来的黄金有7吨半,还有大量珍贵珠宝,由陈纳德帮助,存入美国银行。去台湾之前,马鸿逵曾派部下去广州国民党行政院财政部骗领宁夏军费,财政部则以宁夏局势不明拒付。马鸿逵又得知宁夏省财政厅科长雷云清从重庆领到一笔行政经费,约现洋5万元,折合黄金约1,700两。马鸿逵即以省主席名义将其扣留私吞。另外离开宁夏时带出的黄金400两和9,000元银圆券办公费,也被他中饱私囊。

10月13日,马鸿逵一家在无人送行的凄凉氛围中,登上了去台湾的飞机。

1950年2月,在陈纳德的帮助下,马鸿逵从台湾驻澳门办事处领到“中华民国护照”,即携带在港眷属赴美。但出国护照只有6张,陈纳德又请在美国国务院的朋友帮忙,将马鸿逵的妻妾邹德一填表为“秘书”,赵兰香填表为“表妹”,刘慕侠填表为“夫人”,办好了赴美签证,于1950年10月飞赴美国旧金山,后迁至洛杉矶,在郊外购置房产定居。

马鸿逵后半生漂泊异国他乡,虽然钱财不缺,生活富裕,但由于妻妾争吵、子孙不孝,家庭很不幸福。1956年,五姨太邹德一为了结束在这个是非家庭中的痛苦生活,要求离婚。马鸿逵无奈,只有同意离婚。刘慕侠只知把持家政,对马鸿逵并不关心。唯一对他如往常的,只有六姨太赵兰香,仍像丫环一样地侍奉着马鸿逵。

到了1960年,马鸿逵的儿子马敦静和孙子马家骅又因财产问题对簿公堂,后竟将马鸿逵也告到了美国法院。马鸿逵一辈子从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悲愤交集,倒卧病榻,从此一病不起。

1970年1月14日夜,洛杉矶上空飘起了少有的凄凄细雨。此前动过心脏手术才出院不久的马鸿逵,自感“归真”的时限已在迫近,于是挣扎起床,让家人帮他端坐室中,等候真主的召唤,并谆谆叮嘱刘慕侠,一定要把他的遗骸送回祖国。临终前,马鸿逵反复吐着含糊不清的话语:“我死也要回去……”是夜,马鸿逵病逝,终年78岁。

遵照他的临终遗言,在其去世后,六姨太赵兰香只身护送马鸿逵的遗体去台湾。1月14日,运送马鸿逵遗体的飞机在台北松山机场降落,马鸿逵在台湾的长子马敦厚和孙子马家骅以及甘肃同乡等人,在机场迎候,将尸体送至台北新生南路清真寺内停放两日后,埋葬于台北县三张犁回教墓地。

儒将马鸿宾,关键时刻选择了光明,受到党和人民的敬重

马鸿宾,字子宽,甘肃河州(今临夏)人,1884年生。他11岁起即过行伍生活,后升迁至清军管带。辛亥革命后历任宁夏镇总兵、甘肃新军司令、宁夏镇守使,后率所部参加冯玉祥的国民军,任第二十四军军长。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历任宁夏省政府主席、甘肃省政府主席、第十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八十一军军长、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1945年5月,当选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

在马家军阀生死存亡的关头,西北长官公署副长官马鸿宾认清形势,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选择了与其堂弟马鸿逵完全不同的道路,率军和平起义。

1949年8月26日,兰州解放后,解放军兵分三路,向宁夏挺进,同时接连派出有声望的民主人士和宁马旧部分赴银川,向马鸿逵、马鸿宾以及他们的子弟传达和平解放宁夏的诚意。9月14日,解放军解放了马鸿宾的根据地中宁县后,马鸿宾深感自己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他曾向马鸿逵作过一起向解放军投诚的试探,但是马鸿逵拒绝了。

在逃往重庆之前,马鸿逵再三关照儿子马敦静别受伯父的影响,要抵抗到底。马鸿逵为了防止马鸿宾趁他不在宁夏时吞并他的军队,又特地电告所属三军将领:“宁夏军事,只有静儿和各军官负责,他人不得过问。”此后,马敦静一面作负隅顽抗的部署,一面下令驱逐劝其归顺人民的代表。

这时马鸿宾对代表们采取了保护措施,表现出岔路口向左转的迹象。至此,解放军把争取的重点集中到马鸿宾父子身上。可是马鸿宾仍然犹豫,特别是感受到马敦静兵团的压力,遂决定先飞包头,和傅作义、邓宝珊进行商量。

当时,傅、邓正策划绥远起义,因马鸿宾的到来,便在包头皮革厂同他谈到深夜。在老朋友面前,马鸿宾说了心里话,既担心共产党有几笔旧账同他清算,又担心八十一军单独起义的话,对自己和部属的安全抱有顾虑。

邓宝珊以北平和平解放为例,力劝马鸿宾别受国民党的欺骗性宣传,还鼓励他:“对宁夏的各级将领来说,你也是老长官,他们是会听你的话的,要好好控制队伍,及早起义。”

9月18日,马鸿宾回到宁夏。翌日,宁夏二马何去何从的谜底揭晓:马鸿逵的儿子马敦静宣布执行父命,顽抗到底;马鸿宾的儿子马敦靖不顾国民党国防部长徐永昌的阻挠,和解放军签订了《和平解放协定》,在中卫县城宣告起义。

9月24日,银川市军管会成立,杨得志任主任,马鸿宾等3人任副主任。1949年12月23日,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成立,马鸿宾被任命为宁夏省政府副主席。

1950年1月8日,甘肃省人民政府成立后,马鸿宾陆续被任命为甘肃省副省长兼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甘肃省政协副主席。1951年7月3日,马鸿宾响应抗美援朝总会捐献飞机大炮的号召,捐款人民币1亿元(合新币1万元)。

1954年,他当选为甘肃省第一副省长、第一届和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民族委员会委员。马鸿宾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

1960年10月21日下午,马鸿宾因患胃癌,经多方医治无效,在兰州逝世,终年77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