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易大旗:国民党的大中华情结(一)

————台湾之后国民党时代

前年底去台湾度假,适逢六都选举,国民党一溃千里,岂止连胜文在台北惨败于无党派的医生柯文哲,其余五都仅朱立伦以些微票数险胜。其时我有缘和一位国民党元老的后代见面,他说起连家及其公子连连叹气,表示自己干脆不去投票。连胜文挨了几乎致命的一枪,却得不到陈水扁挨皮肉之伤的两弹效果。我从台湾传媒中看到,连公子枪伤痊愈后曾公开感谢参与医护的柯文哲医生,到选战列阵对圆时却把柯医生排除出感谢之列,并指柯并不在手术团队。却又被传媒抖落出连家当时送红酒向柯致谢的事实······诚然这些都是你来我往的选战噱头,但难免令我联想起“连爷爷”朝觐大陆的掌故,于今连家和大陆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已互为表里,包括国民党中许多世族亦是如此。

若说前年六都选举之败,蓝营尚有错愕之色。去年底我再赴台时已临近大选,蓝营却因败势判然而军心溃散,我到中南部一行,街谈巷议莫不称:“这回国民党连底裤都要输掉!”突发的周子瑜效应,只是更戏剧性地放大了这一结果而已。

2016大选本非国民党首度落败,但却是最具里程碑意义的失败。按现代政治游戏规则,胜败乃选战常事,但此番却非同小可,因其结局极可能标志着后国民党时代的开始。

百年来国民党从未在政治舞台缺席,而这次从总统到立法院一输到底,将要淡出舞台中心了。可以预见的下两三届大选,上台后的民进党在众目睽睽之下,其缺失会被放大,没有必胜保证,但已不关国民党什么事了,它要翻身实非朝夕之间,而且在此期间会有痛苦蜕变乃至内讧分裂,不是大中华派出走就是本土派出走,若前者分裂出去,极可能会和早先的新党一样,转而和大陆勾结,实际上如同新党一样走入政治坟墓。本土派成为主流的话或有脱胎换骨的可能,从中国国民党变为真正的台湾国民党,但这不是这个世代的党内骨干能够完成的变迁。也就是说未来十几二十年,国民党都将在政治聚光灯下消失。

中华民国自从进入民主宪政时代,从一党专政走过来的国民党,尽管已一层层剥下威权铠甲,但蜕变过程赶不上时代变迁,是次大败,国民党从此不会再以旧的政党模式存在了,党内的分流势必让国民党加速蜕变,终将要在民主宪政真刀真枪的历练中挥别过去。

百年老牌政党国民党有不少光荣记忆,也有许多沉重包袱。首先大中华观念就越来越和现实背道而驰,台湾民众如撇除台独可能招致战争这一考虑,赞成独立的将超过90%。马英九、洪秀柱、朱立伦不管心底有几多大中华情结,碍于国民党党纲他们都无法把统一二字彻底抹去。不管是“一中各表”还是“终极统一”,其实都是为国民党党纲背书,而非台湾民意的真实表达。反观民进党党纲里的台独宣示,虽为两岸政治情势所不容,但扪心自问,统一和独立两个都不现实的选项,台湾人心理上更倾向和接受哪一个?

回眸辛亥革命后帝国分崩离析,彼时中国何去何从存在很多可能性,地方自治就是其中一途。毛泽东就鼓吹过湖南独立,主张立足本土实行地方自治者,数陈炯明最为务实,他力主先把广东建设成模范省,并身体力行推行新教育、民选议员和地方长官,起草和通过省宪法,在一省之域先实行宪政。他对北伐中原没有兴趣,把一省的事情办好,继而联省自治,以良政驱逐弊政,不战屈人,天下可定。只不过这天下不是再是大一统的天下,而是类似周朝之国家模式。

参加过黄花岗起义的陈炯明,在孙中山建立中华革命党时拒绝画押效忠领袖个人,认为不符合民主原则,原同盟会中的不少中坚人物如黄兴、李烈钧等都反对。陈炯明部进军福建护法时,苏俄派人持列宁亲笔信请求联手推动东方革命。陈回覆决绝,指十月革命后苏俄广泛践踏人权,而中国自辛亥革命后已对民主有所认识,“民众懂得有更好的共和政制,即不患再有反革命。”

陈任广东省长时曾劝阻孙中山任非常大总统,觉得本省尚未建设好,立大总统徒然树敌。而素有北定中原情怀的孙中山执意北伐,反对出兵的陈被罢黜还乡。1922年北方的直奉战争中直系获胜,恢复了被军阀废除的临时约法和国会。在南方的国会议员纷纷北上,并在国会投票表决,宣布徐世昌为非法总统,徐遂辞职而黎元洪复职。拥护共和的各界均认为护法运动已达成目标,不应该有两个大总统,便敦促孙中山下野,孙不从。粤军叶举部便事先通知孙要求他离开广东,继而包围总统府鸣炮警示。孙避入永丰舰,这就是“六一六事变”。

已失去西方和日本支持的孙中山,于1923年和苏联代表越飞在上海见面,商定联俄联共大计,得到苏俄大量资金和军援的孙中山,反过来驱逐陈炯明部。苏联派出政治顾问和军事顾问帮助国民党培训党员和建立党军,蒋介石被派遣到苏联学习建立革命军队的经验。这时陈炯明已隐居香港,他建设模范省的许多举措已被压倒一切的北伐所荡涤殆尽,至于联省自治的主张更被埋进统一中原的硝烟战尘之中。

列举上述史实并非要争谁是谁非,这些民国人物都是一时俊杰,他们政治主张的消长,左右着历史河床的走向。大一统最后定鼎中原,这或是传统文化心理定势使然。笔者想要说的是,那并非这个族群的宿命,国民党后来败退台湾,反倒使得被湮没的地方自治理念得以实践和弘扬,尽管“毋忘在莒”的两蒋都未曾释怀统一和光复情结,但现实却是在台湾履行了和平土改,付诸“十大建设”,延宕许久的训政到宪政过渡期终于在八十年代末完成,一直走到今天——这是中华民族真正实现民主共和绝无仅有的一支!

然而,这却并非在大一统的政治圈里所能臻达的突破和超越。耕者有其田的纲领原本就在原初的国民党党纲里,何以在大陆完成北伐后不能实践和平土改?盖因一个大中国情况千差万别,不同社会阶层加上不同的地域文化背景,要达成天下共识实在举步维艰。除非用共产党的暴力手段,更深的悲剧在于暴力土改,最后耕者依然不能有其田,而且变得更一无所有。不管如何,在大一统的中国实行土改尚且行不通(姑且把胡温胎死腹中的土地自由转让“二次土改”算上),遑论实现民主宪政?但台湾却可以。

当初李登辉提出把大中国划分为七块自治区域的假想,不知激怒了几多大一统拥护者。直至今日李登辉还是原教旨民族主义者的诅咒对象,哪怕是抱有民主理念的人士,他们也宁愿把台湾民主催生者的光环奉献给蒋经国,而不是前赴后继地撞击国民党漫长威权统治的众多仁人志士。却要指出,不管怎去给李登辉、陈水扁和蔡英文作角色定型,他们都肯定不是大中华的信奉者。然而马英九、洪秀柱、朱立伦是。偏偏冷酷现实却宣告了“一中各表”的破产,一个十六岁花季少女持中华民国国旗,居然被迫像伊斯兰国人质一样认罪道歉,这令人心寒的画面深刻证明:有“九二”无“共识”!一中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没有各表的空间!如此国民党焉得不败?它再不挥别大中国情结,将来在台湾也无立足之地。

(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