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这一定不是山东疫苗出问题的原因

以前说毒奶粉的时候,我不为所动,反正我小时候不喝奶粉。以前说毒胶囊的时候,我不为所动,反正我身体还好,不怎么吃药。但是那是疫苗啊,那是国家强制接种的啊!强制接种的啊!不打就死,打了还要死!

山东有毒疫苗(网络图片)

这一定不是山东疫苗出问题的原因。调查山西疫苗事件的记者王克勤13年被迫离开新闻行业;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维权联盟发起人赵连海10年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三聚氰胺案爆料人蒋卫锁12年11月遇袭身亡;三鹿事件中被记过处分的孙咸泽14年6月升任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安全总监。

中国近期出现的疫苗案波及24省市,周一(21号)山东公布问题疫苗种类,实有疫苗12种、免疫球蛋白2种、治疗性生物制品1种。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财新网重发了2013年的深度报道《疫苗之殇》。三年又三年悲剧依然在上演。

“杀人疫苗”有多可怕?山东非法销售疫苗案震惊全国,警方共查获两万多支二类疫苗,总金额高达5.7亿元。涉案人员300多人,涉及全国24省市。一大波问题疫苗流入市场,不仅接种后无效,还可能会致命。

如果不幸中了疫苗病害,家长们的处境特别凄惨。他们要做的,是要向国家举证与疫苗有关。为什么不是卫生部来举证呢?家长们如果收到“偶合”的诊断,就相当于被国家撇清了关系。疫病偶合,是一个极富象征的诊断:谁让你偶然生在此国。

毒疫苗毒奶粉这样的事件,在中(共)国这样一个缺乏外部监管体系来说是迟早的事情,这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只要不建立一个完整的监管体系和追责机制,这样的事情依然还会再发生。08年三鹿奶粉事件,最后三鹿集团声称,此事件是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最后三鹿前董事长被判处无期徒刑。另据2014年新华社记者披露在2011年河北省高院裁定将田文华刑期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19年;在2014又减去有期徒刑1年9个月。据称,田文华服刑期间认罪服法,遵守监规纪律,先后获考核记功奖励3次。官员的就不写了,基本都异地升迁了。不是说这些人应该有报应吗,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

当时给三鹿事件背锅的官员,现在基本都异地升迁了,这八年来,这些结石宝宝如何成长,哪些家长又如何面对生活,而哪些为结石宝宝呼吁奔走的人被抓背叛的人已经没有人关心了,事情一发生,我国官员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处理事件,第一时间是想着怎么掩盖这样的公共事件,在他们的逻辑里面,死多少人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没有管制的舆论。

这样的事发生在发达国家,不要说辞职了,判刑也是难以平复人民的心的。在中(共)国这种事是一再上演的,官员处理之后也会异地升迁的,党培养干部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啊。这到底是不是违法犯罪,不是。然而你想要了解为什么不是,按照知名艺术家的话来说就是,当你开始了解你的国家(中共),你已经开始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本次毒疫苗事件犯罪嫌疑人庞某卫曾有非法经营疫苗犯罪“前科”。根据判决书显示,47岁的庞某卫原是山东省菏泽市牡丹人民医院医生,在该市牡丹区经营东城城区防疫门诊。2009年,庞某卫因非法经营人用二类疫苗,仅其一个人就涉及489万元,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但庞在缓刑期间“重操旧业”,且将非法经营疫苗的生意做得更大更猖狂。

以前说毒奶粉的时候,我不为所动,反正我小时候不喝奶粉。以前说毒胶囊的时候,我不为所动,反正我身体还好,不怎么吃药。但是那是疫苗啊,那是国家强制接种的啊!强制接种的啊!不打就死,打了还要死!

无论是犯罪团伙,或是打击卖淫,还是这个新闻里的药物监督,都是等违法利润最多的时候才收网。它们看到的不是草菅人命,而是钱。监管部门就是等着收那此不法分子钱的!这个社会的每一个新闻,都是一段移民广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