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徐永海 :因为基督信仰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

——“北京徐永海大脑前额叶科学研究工作室”(一)

我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先从事内科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工作。我作为精神科医生发现,在我们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当这“爱恨”出现异常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人们崇拜效法了“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我们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只恨撒旦);而只有耶稣这样大爱的心,才会带来健康的心身和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我作为基督徒,为此传福音,为此多次坐牢,并且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无法恢复医生工作,生活十分艰难。虽然如此艰难,但我依旧进行这脑科学等科学研究。认识大脑前额叶功能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通过科学来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将会是重大神学突破。为此我写一些短文,来希望大家了解我和我的科学研究,来支持、帮助、参与我的科学研究,详见我的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http://xuyonghai.blogchina.com】

1994年的一天,我们在马路上骑着车、聊着天。想想我们教会已经快5年了,也应当有个自己的名字了。华惠棋弟兄边骑车边说到:“干妈(民运干妈王美茹)那里有个家政公司,叫‘圣爱服务社’,咱们就叫‘圣爱团契’吧”。于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字。

有了名字,就写写我们这个教会的经历吧,于是在刘凤钢家,我(徐永海)、高峰、刘凤钢一起写了起来。高峰没有上过大学,刘凤钢上过夜大,我是在北京医学院(现北大医学部)上的学;但是在写东西上,我们都不如高峰,高峰最会写、最能写。于是高峰执笔,我们三人闲聊着,用了一天的时间,写了一篇文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是在闲聊中写出来的,因为这篇文章,主要是写我们这个教会以及各个弟兄姊妹的经历。在写到各个弟兄姊妹经历时,就是一起聊着这些弟兄姊妹所经历的一件一件有意义、有意思的事情。虽是闲聊,但是因为大家都经历过六四,而且此时刘焕文弟兄又刚被关进牢里,写在纸上的文字还是很严重认真的。

如开头写到:

我们北京市基督教圣爱团契是在主的恩召之下,延续使徒教会时期基督徒在地上所行的爱心,以使徒教会时期的行为为蓝本,我们诚心接受天父的召唤和圣灵的感动以“用心敬爱上帝,用手服务人群”为准则,在信仰上我们植根于基督圣爱的沃土,在社会上我们帮助和关爱人们,我们以路加福音四章为我们团契的指南:“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谴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僖年”。

在结尾写到:

亲爱的主内教会和弟兄姊妹及每一个正直的人们,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信心没有受到损伤,残酷的现实使我们更加合一,我们的团契始终是坚实的一体,我们今后依然会在上帝的感召下持守我们的信仰和信念,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因为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因为书写这篇文章,尤其所写的这句话“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公安机关说我们是污蔑了政府。在一年后的1995年,我们三人被劳动教养,我(徐永海)、刘凤钢被劳动教养2年,高峰被劳动教养2年半。因为在书写这篇文章前的1个月,即是1994年六四前,高峰曾写文章纪念“六四”,并被关过1个月(当年还有收容审查这个制度),所以高峰较重。

“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我们写了这句话,我们是把这句话当成是,我们对主耶稣的承若。

为此二十多年来(快30年了),我们是尽自己的能力坚持聚会学《圣经》。虽然由于一些主要肢体被抓坐牢,我们聚会不得不暂停一段时间,但是我们总是尽快地恢复聚会。虽然由于各种艰难,一些肢体离开了,甚至流亡到了国外,如高峰流亡到了澳大利亚、刘凤钢流亡到了加拿大,但是留下来的肢体依旧是坚持聚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