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孟晓:〝建三江事件〞亲历者讲述的故事

在最后陈述时,大家都从不同角度给这些公检法人员慈悲的讲了真相:王燕欣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及正义律师为什么要为我们辩护;李桂芳从自己修炼后的身体变化,及看守所警察对待大法弟子的态度转变,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孟繁荔讲虽然自己遭受了很多迫害,但大法弟子不会怨恨任何人,只是真心希望你们出于做人的道德和良知,不要再继续参与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那么我们今天的苦,就没白承受……

2016年3月21日一早,孟繁荔、李桂芳、王燕欣走出了佳木斯看守所的大门。至此,曾令世人瞩目的“建三江案”三位当事人历经两年的魔难,终于重获自由;而“建三江案”的另一位当事人石孟文,却因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仍身陷冤狱。

回首过去两年来,与大家一同走过的这段路,孟繁荔不禁感慨万千……

一、黑监狱门前第三次喊话拟继续控告却遭暴力绑架

2012年8月,孟繁荔被江川农场公安局警察暴力绑架到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即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孟繁荔曾在这里遭到酷刑迫害和人格侮辱,它们的目的是强迫她放弃信仰。这里先后非法拘禁过的86位法轮功学员,只要不放弃信仰,都会遭到酷刑迫害。建三江石孟昌、韩淑娟夫妇在这里被非法拘禁了半年多,石孟昌被施以“抻刑”强制“转化”后,非常痛苦,用各种方式抵制迫害。

曾经或正在青龙山洗脑班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聘请律师,去控告和追究青龙山洗脑班的刑事责任。孟繁荔也聘请了律师,来维护大法修炼者的正当权益,揭露和曝光洗脑班黑窝的迫害。

他们曾先后去过建三江农垦检察院两次、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区分院一次,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恶行。先后历时四个月,这些部门都不作为,互相推诿。

2014年3月20日,在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律师的陪同下,大家第三次来到青龙山洗脑班,因为这里还非法关押著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三位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犯罪,解体这个邪恶黑窝,大家一齐高喊:“停止犯罪,立即放人”,“石孟昌回家”,“蒋欣波回家”。整个过程,历时两个半小时。洗脑班主任房跃春躲在里面不敢出来,连灯都不敢开。其间,曾有可疑车辆来给录影,一个大个子便衣也不时的窥探情况。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于文波。

2014年3月21日,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去建三江格林豪泰大酒店与律师见面,准备再次去建三江检察院控告青龙山洗脑班的违法之处。不料,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却出动了大批警力,把四位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团团包围,由两个警察架著一人,把他们拖到楼下。而王燕欣、李桂芳是被他们四脚朝天给抬到楼下的,石孟文遭到了警察的殴打。在非法提审中,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位律师共被打断了24根肋骨。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建三江事件”的由来。

王燕欣、李桂芳、吴东升、陈冬梅、丁惠君、孟繁荔等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同江拘留所,先是被行政拘留15天。在同江拘留所,丁慧君、吴东升和孟繁荔被检查出高血压,被拘留所拒收。建三江农垦公安局与同江拘留所交涉了很长时间,最后把她们三人送到同江中医院住院关押。在这期间,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长河陪同黑龙江省省公安厅国保处副处长杨波来医院提审她们,不断的追问:是谁组织她们来的、怎么和律师联系上的,还把解体青龙山洗脑班的相关交流文章给她们看,试图证明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已了若指掌。

二、佳木斯看守所施以经济迫害建三江警察频繁非法提审

2014年4月5日,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被非法刑事拘留后,转到佳木斯看守所。建三江当局动用了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用警车将她们拉到佳木斯中心医院检查身体,孟繁荔因血压高,建三江警察给佳木斯看守所留了五百元的药费钱,看守所才接收了她。

佳木斯看守所对刚被羁押的人每人要强行扣300元的行李钱,但却从不给发新被褥。每个监室对新进来的人,还要扣公共用品钱。外面家人和朋友来给存的钱,在里面可以订超市、大明酱肉店的食品、盒饭、盆菜等,但均加收100%的管理费,即支付100元,只能买到50元的东西。

每年的一月份,都要收报刊费,监室里每人收200元。每年几乎从4月份小白菜长成开始,直到秋后的10月份,每个监室一周要收两次的“爱所菜”(即看守所里由男“劳动号”在押人员自己种的菜)钱,每人只能分到一小把小白菜、柿子、黄瓜等。每人要扣20-50元不等,这笔钱对每个在押人员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伙食是每天两顿饭,主食是玉米面发糕(里面有石头、土等),有时还不发、半生不熟的;菜,一年四季都是汤(用最廉价的应季萝卜、白菜、大头菜做的汤),里面没有油,菜也很少。偶尔在过年、过节时,汤里会放一些白花花的肥肉。

在押人员都要被强制进行奴役劳动,主要是缠牙签,即把大牙签缠上花,出口到韩国,装原料用的牙签袋子,都是用过的盛装化肥的编织袋子,有的里面还有残余的化肥。每人每天都有定额,最高的定额是每人每天80捆,即缠8000支牙签,新进来的生手很难完成定额,完不成定额,要反省(即冲墙坐着,不许动),所以有的人晚上只睡很少的觉,或不睡觉,有的拼命缠,还是完不成定额。

法轮功学员刚被送进去的时候,监号管教也会让干活。由于以前来的法轮功学员的通过讲真相和坚定反迫害努力,其实很多时候对学员炼功、学法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管教警察说:对法轮功学员,可以两个人中扣一人的“爱所菜”钱。即使这样,一年下来,也被扣了近千元的所谓“爱所菜”钱。后来,孟繁荔被分到209监室,张管教要扣报刊费,被她坚决抵制了。

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刚被转押到佳木斯看守所时,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警察频繁的来提审,国保刘长河、于文波和其他几个警察会经常来,每次都是反复追踪盘问谁是组织者,怎么和律师联系的。每次都是这些同样的问题。大家除了讲真相,大多细节问题都拒绝回答。所以,真正落到实处的所谓办案时间很短,可他们每次都要消磨、耗费很长的时间,看得出来,他们是在应付省里的检查,以显示他们是在很认真的“办案”。看守所听说“建三江案”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直接办案,也很紧张。孟繁荔刚一去时,每天血压都很高,狱医一天几次来给量血压,逼她吃降压药,她不配合,狱医、护士、管教就大喊大叫的一齐上来给孟繁荔强制灌药。

有一次,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刘长河带人来提审孟繁荔,装腔作势的拍著桌子大吼道:“到底谁是组织者?你不说,你就是头儿。”后来,又有一次,他很诡异的对孟繁荔说:“你信不信,我把你们的头儿给抓起来了。你认不认识刘丽杰?”然后又把他们搜查刘丽杰家的清单、刘丽杰的丈夫在清单上的签字,展示给孟繁荔看。那种如获至宝的狂喜神态,真是让人感到可笑。

2014年5月9日,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被非法批捕。建三江农垦检察院公诉科的刘爱因在下起诉前来核实情况,孟繁荔给他讲真相,告诉他:“不要参与迫害轮功,将来会被清算的。”他竟不假思索的说:“我就听共产党的,共产党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愿意和共产党一起下地狱!”似乎以这种表达方式,来显示他人性全无,惟有“坚定”的党性。孟繁荔一时无语,真为这个生命感到悲哀,但还是善意提醒他:“将来你就会知道,你说的这些话有多么可怕。”

那段时间,孟繁荔一直和王燕欣在一个监室。刚进去时,她们的生活非常艰苦、清贫,因为没有钱来定咸菜、酱,只好每天吃发糕、喝清汤。一次,一个在押人员送给了她们一袋香其酱,她们觉得这就是最好的人间美味了。

三、辩护律师带来的鼓励与震撼第一次非法庭审群雄激辩

有一天,建三江农垦法院终于告知各位当事人,可以请律师了。

可单身一人的王燕欣,因为没有直系亲人,给她请律师难度很大,所以大家都很着急。一天,当看到监室的宣传栏里说,看守所可以帮助在押人员联系其他救济管道时,王燕欣就找监室管教,希望看守所能联系到2012年曾代理过她的案件的王全璋律师,帮助她给王律师打个电话,征询一下他的意见。管教回复:看守所不管。情急之下,王燕欣又找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刘长河、建三江农垦检察院公诉科的刘爱因,让他们帮助联系王律师。

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了王全璋律师。当王律师见到王燕欣时,开口就说:“我来晚了”。王燕欣告诉王全璋律师:今天,当在这个接见室见到你时,我真是百感交集。接着就把自己费尽周折,寻找律师的过程,讲给了他。王律师听过这段曲折的经历,也很感动。听了王燕欣回来的叙述,孟繁荔激动的眼泪流了下来。

孟繁荔因为当时身体一直处于病业状态,所以情绪一直很低落。记得张维玉律师第一次来会见孟繁荔的时候,一直在鼓励、赞扬她说:“你别怕他们,要有正念。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下,你还能想到去救度别人,你很棒!”顿时,孟繁荔内心感到很温暖,也很感动。张律师还告诉了很多外面的情况,同修和外界在关注着她们,建三江案影响很大,四位同遭绑架的律师被打断了二十四根肋骨,很多维权人士都赶往建三江来声援,全世界都在关注著这个案件。孟繁荔感到很震撼,一扫几个月来心里的阴霾,正念立刻升起来了,她觉的所承负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原拟定于2015年8月份非法开庭的建三江案,在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们的配合下,就在庭前的律师会见之后,得以成功推迟。

2014年12月17日-19日,建三江案第一次非法开庭。建三江石孟文被带进法庭的时候,戴着手铐、脚镣,而且还戴着黑头套。三九天的严冬低温下,他穿着很单薄的衣服,脚上居然穿的是拖鞋。

建三江案一审辩护律师当庭指出,希望法庭给石孟文以人道主义援助,看守所这么对待当事人,是违法的。过了很久,法庭才给石孟文找来一件军大衣、一双棉鞋。

开庭时,律师在法庭上与审判员、公诉人的辩论很激烈,庭上石孟文的辩护人唐天昊律师、袭祥栋律师;王燕欣的辩护人王全璋律师、刘连贺律师;李桂芳的辩护人王宇律师、陈智勇律师;孟繁荔的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张维玉律师指出建三江农垦法院至少有十一处违法。

八位律师指出,既然审判长说这是建三江地区比较有影响的一个案件,那么为什么把法庭设在前进镇这么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建三江公安对辩护人违法堵截,律师们连闯三道关卡,才进入前进镇……王敬军作为审判长,曾到看守所对石孟文进行诱供,这与当事人构成了利害关系。石孟文将王敬军对他的违法行为也当庭作证。

接着,律师们又提出质疑,起诉书上只有刘爱因一个公诉人,为什么今天来了四个人?怀疑其他三人对我的当事人有利害关系……

王宇律师、王全璋律师与其他律师互相配合,补充圆容,他们娴熟的运用法律条款,依法有理、有据、有力的驳斥了王敬军和公诉人的狡辩。

最后,律师提出,要求审判长王敬军回避、其他三位公诉人回避。王敬军真是被弄得疲于应对,焦头烂额。

明显感到,法庭上的正邪大战,正义逐步占据了上风,邪恶在节节败退。

王敬军倚仗有中共赏赐给他们的特权撑腰,强行推进庭审。

就在当庭调查孟繁荔时,她的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在庭上突然提出,要求和她解聘,一时令孟繁荔很是鄂然。蔺律师诚恳而无奈的说:“孟繁荔,你聘请的律师,是为了什么?”孟繁荔说:“是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呀。”蔺律师说:“对,这个法庭有许多违法之处,我没有办法维护你的合法权益了,所以要求解聘。”孟繁荔当时虽还无法了解律师们的良苦用心,就说:“我尊重律师的选择。”

这样,孟繁荔被宣布另案处理。

接着,其他几位律师也当庭解聘,愤然退庭。

三天的非法庭审,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每天都是早六点多,从佳木斯看守所出来,直到当天晚上十点多,才回到看守所。往返六七个小时的车程。本来她们身体状态都不好,经不起这长途奔波,到了建三江,她们都得在休息室躺很长时间。医生随时给她们量血压,孟繁荔和李桂芳的血压一直都很高,医生商量她们:你们吃点药吧,一片,半片,四分之一也行。她们都谢绝了。一直在给他们和看守她们的法警讲真相,这些警察中,有的心地很善良。在单独庭审李桂芳时,孟繁荔在休息室突然感到心脏巨痛,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才慢慢缓过来了。

四、第二次非法开庭辩护律师均被阻挡在庭外

2015年1月8日,〝建三江案〞一审第二次非法庭审。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在被送往建三江农垦法院前进法庭的路上,真是看到了警察的恐慌。本已有三辆建三江农垦法院的警车来接她们,可佳木斯还出动了一辆警车,一直给她们〝护送〞出城。到了与双鸭山的交界处,就听一个警察在打电话,说:〝双鸭山的朋友已在前面等候了。〞接着,看到他们与双鸭山警察做了交接。继而每到一个市县交界处,都会换由当地警察分地段的进行〝护送〞,沿途还出动了大批警力。

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对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这四位手无寸铁、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能够强行顺利推行下去。从其布控的声势来看,也充分暴露了中共邪党貌似强大,但在真理和正义面前,已是惶惶不可终日。

到了前进法庭,警察要把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锁在铁椅子上等待开庭,被她们抵制拒绝,警察只好把她们送到了休息室。

在法庭上,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提出质疑:为什么不让他们的辩护律师到庭?因为没有辩护人出庭,他们将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建三江农垦法院刑庭庭长王敬军说:你们不说,我们可要说。为了阻止这些沦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利用工具肆意歪曲事实,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就分别为自己做了辩护。当孟繁荔讲出自己为什么去青龙山洗脑班喊话,和曾经在洗脑班遭受的酷刑时,王敬军一再打断阻拦,甚至强词夺理道:〝你说的这些,与本案无关。法庭讲的是证据,谁看到这些酷刑了,你有证据吗?〞孟繁荔一下看清了他们,在青龙山洗脑班里,曾经洗脑、酷刑折磨了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可经他这样大言不惭的狡辩抵赖,无形中就都给抹煞掉了。情急之下,孟繁荔讲述自己遭遇到和见证到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时,有些哽咽了。王燕欣和李桂芳互相配合,要求法庭允许孟繁荔讲出自己的被迫害经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争取之下,孟繁荔才能把自己在青龙山洗脑班遭受酷刑的真相讲了出来。

在最后陈述时,大家都从不同角度给这些公检法人员慈悲的讲了真相:王燕欣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及正义律师为什么要为我们辩护;李桂芳从自己修炼后的身体变化,及看守所警察对待大法弟子的态度转变,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孟繁荔讲虽然自己遭受了很多迫害,但大法弟子不会怨恨任何人,只是真心希望你们出于做人的道德和良知,不要再继续参与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那么我们今天的苦,就没白承受……

这些公检法人员都在默默的听着。对被中共利用和裹挟而参与在其中的迷失生命,身处魔难中的大法弟子,这些发自肺腑的慈悲呼唤,但愿能够启迪和唤醒他们的人性、良知和善念。

休庭后,那些警察中有的人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有的由衷的感叹道:原以为没有律师到庭辩护,你们就都得蔫了呢,没想到,你们为自己辩护的都挺好的嘛。有的问王燕欣:你是什么职业,为什么这么能说?王燕欣回答道,这与职业没有关系,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

当一审庭审结束后,一群建三江警察把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送回了佳木斯看守所。看得出来,他们此时真是如卸重负。看着这些可怜的警察们,孟繁荔说:〝这么多天,你们很辛苦啊。〞一个警察无奈的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已经被折腾的连续几天几宿都没睡好觉了。为了这次庭审,建三江已经花了六十多万了。〞

五、律师不畏强权重获会见权“亲友”法轮功学员闯关进庭相见

“建三江案”一审结束后,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的辩护律师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来会见,她们心里感到非常焦急,估计是建三江农垦法院和佳木斯看守所在设置障碍。后来,孟繁荔听到监号管教和号长都在议论说,律师们几次赶过来要求会见,可看守所不让。律师们还打出横幅,要求还律师会见权和辩护权。孟繁荔听到这些消息后,心里很激动。

有一天,提押警察突然来点名要提孟繁荔出去,她想是不是建三江农垦法院又来人了?可到了接见室一看,原来竟是张维玉律师来会见了。张律师激动的说:“见你一面,真不容易呀!”孟繁荔也很激动的说:“张律,见到你,真高兴!”历经风霜雪雨,与律师们在守望相助、患难与共中一同走过,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跃然溢于言表。张律师告诉她:为了要回辩护权和会见权,律师们分别去黑龙江、佳木斯、建三江等地各相关部门进行控告、行政覆议,还给中央及省属相关部门人员,用特快专递邮寄出了四百多封控告信。今天,来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时,看守所突然又允许会见了。驻所检察官赔理道歉说:“看守所不允许律师会见当事人,是错误的。”从张律师眉宇间流露出的那种兴奋和喜悦,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律师们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四处奔波、努力付出才得到的,有多么的不易。孟繁荔听到后,心里很感动。

新增援的许付桂律师很负责任,几次来佳木斯看守所会见孟繁荔,听她讲述本案一审第二次非法开庭的情况,详细了解建三江农垦法院都有哪些违法行为,准备去各部门控告。许律师还转告孟繁荔:在正义律师、法轮功学员和社会各界的持续关注、道义声援以及巨大付出下,青龙山洗脑班这个邪恶黑窝终于摘牌解体了。孟繁荔听了真是百感交集。

在最后上诉期限将至之际,许付桂律师来见孟繁荔,因为拍照,被提押警察发现后,把许律师的手机给没收了,警察又强行终止了律师与孟繁荔的会见。回到监室后,孟繁荔就找管教,找看守所所长,找驻所检察官,强烈要求恢复与自己律师的会见。因为上诉期很快就要过去了,看守所这么做,是在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管教就拿来纸笔,让孟繁荔自己写上诉,由她负责交给看守所内勤,再让内勤交上去。过了几天后,看守所驻检隔着监室的铁窗,告诉孟繁荔:“律师再来见时,看守所不会阻拦了。我们一定保障你和律师的会见权。”

在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批准对“建三江案”延长审限三个月之后,北京最高法批准对“建三江案”继续延长审限六个月。

这一切,都是正义律师与法轮功学员、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共同努力的结果。听后来被绑架到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说,为了阻止中共当局将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秘密送往监狱继续迫害,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们都在以各种方式积极营救。即使在过年期间,大家都不辞劳苦的赶到省里去控告。

2015年5月21日,建三江农垦法院突然开庭,要对“建三江案”宣判。在法庭上,终于见到了久违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以家属的身份,一路闯过多道关卡,走进法庭来旁听,给了她们莫大的鼓励。

第一次非法开庭时,也曾在法庭上见到了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那种来自法轮功学员的鼓励和无私帮助,深深的感动着她们,也激励着她们不断精进。(未完,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