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亲爱的, 你究竟以何等重量级撼动了“国家”?

——张海涛:一个不想像猪一样活着的觉醒者

还有什么“机密”罪,他是国家工作人员吗?他从何渠道得知的机密……我始终弄不明白,亲爱的,你究竟发表了什么重量级的言论,能撼动如此强大的政权,招致这封顶的重判,19年啊,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19年。

今天,广东陈进学律师就张海涛的二审延期通知书事宜,再次给高院冯向民法官打电话,结果是无人接听。我想就前面的二次沟通,做一个回顾。

8.10日,我来到高院,被告知:冯向民法官出差了,合议庭的潭亚琴法官不在,黄强法官的电话接通了,他答应转告我的二点诉求给承办人冯向民法官,并对张海涛的二审判决做出承诺:为你们负责,为我们自己负责,没有问题!

8.15日,我再次来到高院,被告知:冯向民法官在开会,下午在家中,联系上了冯法官,下面是我们的对话:冯:“你光来干啥?跟你说过,你等着就行,这么长时间了,你就耐心等着,时间也不会太长了。”

我:“7.28日,我就延期的日期专门给您打电话,您说延期到9.19日,但二审延期通知书上没写明呀,让人误以为是10.18日呢,请您们给我们一份写明日期的二审延期通知书!”

“延期日期不清楚,你让律师给我打电活。”

“我们请求您们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我儿子才8个月大,我们孤儿寡母的,我们以后怎么办?我们依靠谁?张海涛就在网上说几句话……”,我的情绪有些激动,声音有些哽咽,里面房间传来小曼德拉的哭闹声。

“这个你放心,我们都会按事实和证据来的。”

“你说的我都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我就是一个法官,就是承办人,还要按程序呢,不是哪一个人能决定的,还有合议庭,还有审委会等等相关的领导、部门审批的,不是我一个冯法官一个人能决定的,所以你也多体谅体谅我,咱们互相体谅一下,好吗?……”

放下电话,抱过哭闹着的小曼德拉,因为发烧和拉肚子,小曼德拉不愿意坐在床上玩,总让大人抱着来回晃悠,还不停地哭闹,连续两晚的为孩子物理降温,量体温……,虽然疲惫不堪,但却毫无睡意,抱着小曼德拉,思绪难平,思潮澎湃。

一个早起为妻子做早餐、无论下班多晚都亲自为爱人蒸馍头的丈夫;

一个在风雪严寒夜中守候妻子下班、过马路总牵着手的知心爱人;

一个在生活中答疑解惑,时有批评的良朋兄长;

一个得知自己要当父亲后,欢呼雀跃如“孩童”的爸爸;

一个服侍在父母病床上,日夜不离,成为医院楷模的儿子;

一个在公交车上总为别人让座的爱心人士;

一个关注社会、关注民生,热爱民主、自由的义人志士;

一个“人不能像猪一样活着”的觉悟者。

有时在想到底是什么吸引着我呢?你的真诚实在、平和稳定,你的坚定执著、淡定从容,应该是“大气”吧,应该是内心的富足吧。你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因为你不在乎外表的浮华,你那么节约,而你对别人却从不吝啬,因为你不计较个人的得与失。你的缺点就是不会收拾家务,旧物总不舍丢弃。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从最初的“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演变为“寻衅滋事”,又高升为“山巅和机密”罪,他一介平民,一己肉身,这山得有多高,够得住他煽啊,他是悟空吗?他有这通天的本事吗?那么让这“plane”、“cannon”情何以堪呀,多么高大上的罪名啊,足以让人倒抽多少口冷气,足以让人噤若寒蝉呀。还有什么“机密”罪,他是国家工作人员吗?他从何渠道得知的机密……我始终弄不明白,亲爱的,你究竟发表了什么重量级的言论,能撼动如此强大的政权,招致这封顶的重判,19年啊,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19年。

无数次梦中找你不见,梦醒时分,哀伤的心绪久久难平。多想你厚实有力的手牵着我,让我感觉安稳、踏实。多想“一个镜头”转换成“另一个镜头”,我们一家和睦团聚在一起。回想起这一年多的历历往事,幸福的日子多么短暂啊,多少次疲惫挣扎,多少个无眠之夜,那噩梦般的场景,不堪回首,不禁百感交集,泪眼模糊了双眼……

李爱杰2016.8.19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