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社会观察 > 正文

这所美国大学竟聘用了1名前基地组织极端主义分子

(图片源自CNN)

近年来以ISIS为首的恐怖组织甚嚣尘上,例如巴黎爆炸事件、加州枪击事件等恐怖袭击的频繁发生,也让民众深深陷入对宗教极端主义的恐慌和抵触。但你能否想象一位曾经的基地组织激进主义分子竟能被美国大学接受,并且致力于反恐怖主义的研究呢?

恐怖组织领袖

流亡落狱

日前,乔治华盛顿大学宣布聘请曾经的伊斯兰教极端主义者,现年37岁的杰西·莫顿(Jesse Morton),并安排其供职于大学下辖的网络及国家安全研究中心。

莫顿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长期受虐的童年阴影将他引向了宗教极端主义的道路;最终在一次因与毒品相关的罪名入狱后,其结识的一名伊斯兰极端分子对他进行了彻底的思想灌输。

(图片来自CNN)

由于成长过程中长期缺少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关爱,莫顿将他对于整个世界的愤懑和怨怼寄托在被误导的伊斯兰教信条上。在他的基地组织“家庭兄弟”中,莫顿寻回了久违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当他投身到各种基地组织的活动中,他寻求到所谓的生命意义和理想追求,找到了一个出口去宣泄他内心对于社会的愤怒和自己人生的挫败感。

莫顿曾化名为尤努斯·阿卜杜拉·穆罕穆德(Younus Abdullah Muhammad),被认作是基地组织最积极活跃的宣传者和招募者之一。至今,仍有多名由他征纳的极端主义分子投身于ISIS的各项恐怖活动。

此外,莫顿多次公开抨击美国政府;还曾因著名嘲讽动画《南方公园》(South Park)中先知穆罕默德穿着熊外套的形象而多次威胁其创作者。2008年,莫顿曾与他人共同发起穆斯林革命,在事件败露后逃离摩洛哥并在2010年于当地被捕。在被引渡到美国后,莫顿被判处11年的监禁。

《南方公园》中就是这样的穆罕穆德让当时的莫顿怒火中烧的。

歧路幡然回头

决心改变

在流亡摩洛哥的过程中,莫顿的思想观念随着见识到越来越多的普通穆斯林民众而开始改变。他逐渐意识到极端主义分子所煽动和宣扬的种种自由信条,到头来都落归于人们当下已经拥有的安定生活。而入狱期间,莫顿在图书馆里也花了大量时间阅读西方启蒙学者罗素、约翰·洛克、托马斯·派恩等人的著作,让他对西方社会文明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图片来自CNN)

而莫顿人生轨迹的真正转折则是由一位联邦调查局(FBI)特工带来的。

不同于其他的执法人员将他一味地妖魔化,这名特工给予了他足够的理解和尊重,这也转化了莫顿对于美国政府、西方世界的敌视。莫顿发现这名特工以及更多的执法人员其实都真正心系于整个社会的安全和稳定,他们对于国家的热爱并不等同于妄图操纵整个世界。

从书籍中获取的平和及包容软化了莫顿的激进态度;而与这名联邦特工的平等相处则让他重开心扉,决心改变。他开始利用自己对于宗教极端主义组织的了解,协助FBI进行各项维和活动,这也让他的刑期缩短到了不到三年,于2015年2月提前释放。

美国大学信任

决心聘请

为了更好地对抗日益猖獗的恐怖组织势力,西方世界也想尽了各种方式去了解和研究极端主义的思想和行为。但试问,又有怎么样的方式会比一位改过自新的恐怖组织领袖的现身说法更强有力呢?

出于这样的目的,乔治华盛顿大学目光锁定到了刚刚狱释的莫顿。莫顿不仅常年与基地组织、宗教极端主义分子打交道,而且也曾经取得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研究生文凭。

这样一位同时具备实际经验与理论知识的专业型人才,无疑成为了校方考虑的人选。当然乔治华盛顿大学最终做出的聘请决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多方考察的。校方与FBI、相关律师通力合作,经过对莫顿为期一年的观察审核,最终认定洗心革面后的他将会是对极端主义研究的重大财富。

该校极端主义项目中心副主任谢默斯·休斯(Seamus Hughes)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CNN)采访时候说到,无数反极端主义研究者长期难以解决如何进一步接触到宗教激进主义分子;而莫顿作为曾经的疯狂沉沦者,如今走出泥淖的他无疑能作出最好的阐释和标榜。

(图片来自CNN)

莫顿供职的网络及国家安全研究中心将对极端主义研究起到智囊团的作用,而莫顿的主要职责包括完成大量相关的论文和研究。他表示对于自己过往的言论和行为所带来的伤害怀有深重的悔恨,而现在他立志竭尽全力去弥补自己的过失。同时他也希望可以借自己的亲身经历,能让更多的极端主义分子迷途知返。

“我现在常常被巨大的歉疚所深深折磨着”,莫顿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目睹了那些宗教极端主义者对这个社会的所作所为,我很懊悔自己曾经认同并且支持这样的行为。”

如今莫顿即将开启人生的新篇章,将对以前所作所为的悔恨和懊丧付诸到未来的极端主义研究工作当中。

一方面,莫顿是不幸的,这段曲折经历将会在接下来的生活中负重前行;

另一方面,莫顿又是幸运的,他能够幡然悔悟并且获得弥足珍贵的机会,再被包容接受后,可以重新开始。

诚然,眼泪无法治愈既定的伤害,悔恨无法重筑倾覆的残垣;屡屡发生的恐怖暴力事件让大众对于宗教极端主义、甚至某个特定宗教产生难以消除的误会、痛苦、乃至愤恨,也并不是每一份宽恕原谅都来得那么坦然容易。

莫顿的故事让我们不禁反思,我们究竟该怀揣怎样的心态、秉持怎样的态度,去面对那些或许已然痛觉醒悟、渴求新生的回头浪子,又或者那些还仍在黑暗中求索、囹圄中挣扎的迷途游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社会观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