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上海假离婚夫妻独白:身处楼市漩涡 无奈随风飘零

2016年8月27日一早,夏宇和妻子平静地走进了上海浦东区离婚登记中心,此时距离这对大学就在一起的恋人牵手不足两年。他们离婚不是因为感情不好,而是受当时上海楼市新政传闻的影响。

“夫妻之间的感情根本不需要这张纸来维护,不管真离婚还是假离婚,我们清清楚楚知道彼此的感情,大家都是为了孩子。”夏宇告诉腾讯财经。

与炒房客不同,夏宇将要买的第三套房,是一套位于上海静安的学区房,是为了家里刚满23个月的女儿准备。根据静安区政策,孩子只有在学区房落户五年才能入学。按照7岁读小学的惯例,留给这个家庭的时间仅剩1个月。

幸运的是,历经半年寻找后,在9月1日之前,夏宇终于花了270万买下了一所26.54平米的老房子,甚至到现在他都没去看过这所80年代的老房子,“不要说26平米,就算是6平米,只要有户口、是产权房就可以”。

实际上,假离婚并非新鲜事,而是一直存在于房价飙涨的一线城市。

去年10月,因为看中了一套处于价值洼地的老房,尚在哺乳期的全职妈妈袁玥和丈夫办理了离婚。不足一年时间,这座原本120万的房子价格翻了一倍。庆幸眼光独到之余,一次次目睹身边亲友因为买房遭遇的各种难事,袁玥也忍不住反思,“这一切都太不真实,我既是得利者,也是幸运儿,但也很无奈,只能随着这个扭曲的楼市大潮走”。

陕西人小宋是袁玥的前同事,今年年初开始置换房屋的计划,但在上海这半年疯涨潮中,他遭遇置换踏空的悲剧,被中介以抵押房行骗了10万定金,甚至一度考虑离开生活了8年之久的上海,卖掉房子回到咸阳老家。

炒房客、踏空者、幸运儿、投机者……光怪陆离的荒诞故事在这座城市不断上演,似乎每个人都躲不开楼市漩涡,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抓住自己家的舵盘,防止船只倾覆。

“官有政策,民有对策,离婚是没办法的事情”

“9月1日起,离婚不足一年的购房者,限购及贷款政策按照离婚前的家庭情况处理”,就是这么一条坊间传闻中的上海楼市新政,再叠加静安区110亿天价地王、多块土地拍卖被紧急叫停等因素,购房者的恐慌心理弥漫四起。

“哥,静安学区产权房,单价10万,面积26.54平米,总价约270万,要么?”8月24日下午,链家中介打来的电话让夏宇看到了大限之前买房的曙光。没有丝毫犹豫,他从闵行的家中赶到静安和中介签下了居间协议,甚至连房子究竟长什么样都没看。为了防止房东跳价,夏宇甚至一口气交了50万的定金。

为了让女儿拿到上海重点公办名校静安一师附小上学的门票,年初至今,夏宇和妻子看了不下15套房子,但都不符合夫妻俩的要求——面积尽量小,总价在300万以内。“现在距离孩子上学还有5年,万一将来房价下跌,或者房子被划出学区房,总价小的房子自己损失也相对小点”。夏宇这样解释他的选房要求。

今年上半年上海房价疯涨,夏宇亲眼目睹过楼市的疯狂。他去年10月份花3万一平买下的浦东房子如今涨到6万,“真是好夸张的价格”。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去年7月那波股灾,夏宇也不会把钱投到房地产市场,“除了炒股,就是买买基金,但现在收益率不高,也没有其他好的投资渠道。我几个朋友做汽车行业的,从2015年车企不好到现在,实业越来越难做,再做还是亏,于是就把设备、厂房都租掉了。”

夏宇看上学区房更是抢手,价格也足够惊人。综合链家、搜房网等数据,今年上半年上海学区房价格普遍在每平米8-10万之间,最大涨幅达到62.6%。去年一套对口徐汇区名校汇师小学的学区房单价达到23万一平米。

尽管看中了这套寻觅已久的房子,但限购的门槛依然阻挡着女儿读书的计划。根据上海市限购政策,上海户籍家庭最多拥有两套房子,离婚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夫妻俩没有什么犹豫,决定瞒着父母亲友低调离婚,“四位老人思想都比较传统,而且亲身经历身边人假离婚变成真离婚的闹剧,怕他们担心,就不说了”。在将两套房转移到妻子名下后,“净身出户”的夏宇和妻子27号一早就赶到浦东区离婚登记中心。

“7点到只拿到了31号,全天供应120号,原来每天只有50个号。现场完全看不出离婚的情绪,夫妻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看上去比结婚都欢乐。”夏宇向腾讯财经描述当时他所看到的离婚登记处的的场景。随后,他们火速办完网签、审税等流程,等着银行贷款下来。

至于何时复婚,夏宇妻子称要找一个良辰吉日,“上次领证是2014年11月11日,我们希望明年也是这个日子或者10月10日”。

不过,为了严堵学区房被反复倒卖,静安区教育2014年出台新规,区内各公办小学建立对口入学新生数据库后,每户地址五年内只享有一次同校对口入学机会,这就意味着,一套用来入学的房子,五年内不能再用第二次,二胎除外。

对于离婚,夫妻俩并无太多介怀,“国家政策摆在这能有什么办法,自古以来就是官有政策,民有对策。其实,夫妻之间的感情根本不需要这张纸来维护,其实大家都是为了孩子,等孩子上学就准备把房子卖了,我要了也没用,留给后面有需要的家庭吧。”

“去年假离婚还是悄悄进行,今年就是敲锣打鼓来了。”

在楼市投机者袁玥看来,因为传言上海9月1日楼市新政闹得满城风雨的假离婚风潮,其实颇像今年3月25日上海最严新政“沪九条”。

彼时,新政出台前一天及当天,上海住房网签达到1700套及2500套,两天签约数几乎赶超2月份半月的销售水平。

“3.25政策没落地之前,人是最疯狂的时候,市场也是最疯狂的,房东跳价完全失去理智,10万20万特别常见,政策落地之后,市场这把火也一直在烧。”袁玥告诉腾讯财经。

2015年下半年袁玥刚从股灾的废墟中侥幸逃脱。“股市好的时候,楼市不好,楼市好的时候,股市不好,去年7月之前股市是很疯狂的,没有人去在乎楼市怎么样。但是你会发现有一波人很聪明,他们从股市慢慢地退出来去买房子了,把房子炒起来了。这个平衡永远是失衡的。”

2015年10月,袁玥带着10万的股市盈利加上20万的最初投入,共计30万加入到炒房客队伍当中。她买下了内环一处30平米的房子,总价120万,而年初时这套老破小房子才不到90万,半年涨幅近35%。

不过,摆在袁玥面前的最大障碍依然是上海户籍家庭不允许购买第三套房屋,点醒她的是来自银行做贷款的亲戚——对于被限购的上海户籍人士而言,通过离婚,将房子转移到一个或多个家庭成员名下,再以没有房产的一方的名义买房,不仅能打破限购,拿到继续购房的门票,而且首套房还可享受银行三成首付、契税更低、贷款利率打九折的优惠。

如此一来,一套总价120万的房子只需不到40万的现金即可撬动。

没有过多沟通,这对情比金坚的小两口决定一试。10月,尚在哺乳期的袁玥和丈夫走进普陀区离婚登记处。“当时周边的很多人真的是离婚,旁边有老阿姨就问我,你哺乳期想清楚了么,孩子那么小,我说我买房子,阿姨就不说了,上海人都比较懂。”袁玥说:“去年假离婚还是悄悄进行,今年这波完全就是敲锣打鼓随便来了。”

在此之前,袁玥刚刚相中了内环那套均价4万一平的老破小房子。顺利办完网签之后,得益于3.25沪上新政出台前的大涨行情,这座靠近黄浦江的房子均价如今已破8万。幸运的是,后来她才发现这个老破小竟然是个准拆迁的学区房,而按照上海这一地段拆迁赔偿的话,最少可达13万一平,当初总价120万的房子或可涨至390万。

在逐渐深入了解炒房客这一人群后,袁玥吃惊地发现他们有着更加疯狂的故事。一位趁着最近这波行情3个月赚到60万的炒房客刚刚加入了一场豪赌——面对一套总价1000万的房子,一没户口二没工作的她步步为营,先是和老公离婚,然后花了5万和上海籍中介结婚,拿到购房的门票。随后花15万找贷款公司做包装,伪装成在职人士,实现可从银行贷款的资格,仅用三成首付撬动银行700万的资金。尽管每月要还将近5万房贷,但她坚信房子一定会涨到预期,所以甘冒风险。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我既是得利者,也是幸运儿,但也很无奈,只能随着这个扭曲的楼市大潮走”。

(出于保护当事人,夏宇、袁玥、小宋皆为化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腾讯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