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日本抗震专家亲往2008四川地震灾区的结构调查日志(二)

2008年5月12日四川地震后,位于美国加州的日本裔抗震专家Miyamoto和他的团队立即前往灾区。以下是Miyamoto关于四川地震的日志,分三部分。以下为第二部分译文:

2008519日上午1130

我们向北行驶前往绵竹,那里位于本次地震断层以东10公里处。我们预计会见到严重的损毁。我们停下来的第一站是一个变电站,在那里,我们见到围墙倒塌(图1)。该变电站位于绵竹以南10公里处。损害情况仅限于水池的管道破裂和一些设备倾倒。

中午1225

我们的车子穿过美丽的乡村公路……稻田、水牛、烟叶和传统画面的农舍……然后,见到一对受损的烟囱(图2)。我们立即停车。这是距离绵竹5公里的一个玻璃厂。那两个烟囱是无筋砖砌体,大约50米高。与通常的破坏方式一样,最高的10米遭到破坏,掉到地上。造成破坏的原因是顶部的高加速度。我们被邀请进入该厂。该厂经理告诉我们他预计该厂得关停6个月。他需要重修这两个烟囱。没有烟囱,玻璃厂无法运作。在工厂内部,只是有限度的破坏。在储存区域,玻璃瓶被垒到4.5米高。大约有10%的瓶子掉下破损。

1304分午餐时间

在任何地方,食品和水供应都是有限的。我们退回到车上,快快地拿了一些从宾馆带来的瓶装水和从旧金山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时发的奶酪和饼干。所幸的是我们一直带着。这里没有卫生间设施。幸运的是,天气炎热,喝进去的水都随汗蒸发掉了,因此我们不需要上卫生间。

下午115分绵竹

我们进入有51万人口的绵竹市,把车停在市中心区域。随即,一群当地人围住了我们的车,开始朝我们大声喊叫。我们很困惑。值得信赖的本地合作伙伴Rocky Ng平静地处理了这个状况。这里有许多少数民族,这个地方的人与在成都的人不同。他们个子较小,方言口音很重。我们的翻译与他们沟通困难(图3)。我们得知这里有超过1万人死亡,在这座城市以北20公里处,有7000人被活埋。

我们参观了一个实验学校。我们与该校的一名女生交谈。她的英语不错。她告诉我们地震开始时她是如何跑出来的。在这栋楼的前门,混凝土柱子发生最高弯曲应力处几乎‌‌‌‌“崩‌‌‌‌”开了。如果震动再持续长一点点时间,这座楼将会完全垮塌。那些受破坏的柱子清晰显示:水平箍筋不足……这是同样的问题:非延性混泥土。我们迅速离开了这栋楼(图4)。

下午215

我们在一个被彻底摧毁的农房停了下来。唯一存留的是一个古老的大门结构。一名老年妇女和一名老年男子用瓶装水和面包欢迎我们。天气炎热潮湿,超过30摄氏度,但是得知她刚刚失去了一切——包括在这里的15位家人,让人难以接受她的馈赠。这些都是了不起的人。

这个房子是用砖墙和木框架屋顶搭建而成,屋顶是轻质的黑色瓦片。比我们在2007年日本7.3级新泻大地震后见到的日本屋顶瓦片要轻得多。

这种轻质、没有被锚住的瓦片实际上帮助降低了该建筑遭受的地震力——基本上减小了该建筑的惯性质量。但是用无筋泥胚或砖制作的墙在地震力之下几乎不具备稳定性。我们与他们交谈了一小会儿,并给予他们我们由衷的祝福…..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正当我们与这对老夫妇道别时,一支NBC的电视组进入这个院落。他们告诉我们说这条街下面的一座学校严重受损,并要求我们与他们同去。

下午240分汉旺镇

我们抵达汉旺镇的武都小学。在那里,三栋楼有两栋完全倒塌,第三栋塌了一半。这座学校建于1988年,使用的是该地区修建学校的通常做法——非延性框架支撑预制板,填充墙是无筋砖墙。我进入塌了一半的那栋楼,向NBC和NHK的摄制组解释了这类建筑的危险之处。200名孩子死在这里。

每个人都应该知道,尽快对这些楼房进行抗震加固非常重要。按照中国的建筑规范,这个地区被视为可能遭受中度地震的区域。这场地震无论如何不是‌‌‌‌“中震‌‌‌‌”,因此中国的震区划分或许需要修改。

媒体中谈到要找出对这些学校垮塌负责的人或政府官员。由于许多受损建筑已完全垮塌并被清除,要找出责任人将会是困难的。没有了证据,难以断定这些垮塌是因为建筑规范的问题,还是工程设计或建造质量的问题。

我们强烈认为应该把行动和精力集中到如何防止未来在世界各地发生这类破坏。使用新的混凝土剪力墙和其他支撑系统,重新改造这类楼房不难。目前,通过世界银行的资助,已经对伊斯坦布尔的学校进行了这样的加固。土耳其的学校和中国的学校有相似的特征。我们公司正在协助伊斯坦布尔政府实施这个加固工程。

下午350

汉旺——死城。我们称之为‌‌‌‌“死城‌‌‌‌”,因为这里的破坏是如此的彻底。这里有6万人口,但是没有人知道现在活下来多少人。汉旺位于雄伟的龙门山入口,是大熊猫的故乡。这里的景色让我想起了从中国画中看到的传统画面。震中就在附近的山里。我们步行穿过汉旺镇的镇中心,见到一座有四层楼高的高中。承重墙上有许多对角线的剪切裂缝,但是那栋楼还没有倒塌。我们跑进那栋楼里,NHK勇敢的摄影师跟在我们后面。

这栋楼破坏的原因是沿着走廊墙线典型的填充墙开洞时形成的‌‌‌‌“短柱‌‌‌‌”破坏。这些填充墙‌‌‌‌“拦截到‌‌‌‌”的短柱造成它们吸引来更大的地震力,造成剪切破坏,而不是更具延性较安全的弯曲破坏(图7)。

这些柱子几乎‌‌‌‌“崩‌‌‌‌”开了,因此我给NHK的摄影师就这些短柱讲了非常非常短的一课。我们迅速撤出了这栋楼。当穿越学校操场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踩在许多白色的粉末上面……

下午425

我们进入当地医院,在那里见到一栋5层高的混凝土结构壮观的软层破坏。这栋楼建于1999年,地面那层是停车场,这制造出了一个刚度弱的软层。地面那层的混凝土柱子失效,5层高的大楼掉了下来,变成了4层楼。在倒塌的地面楼层,可以见到被压扁的一辆辆汽车。在这里,我们遇到一名男子,他告诉我们他的妻子是这家医院里的病患,被压在这栋楼下面(图8),她被埋在那里已经7天了。

这家医院的上部楼层没有倒塌,因此让许多人能够逃出来。我见到用一系列床单绑在一起的逃生绳子,从上面楼层的窗户和阳台悬挂下来。显然,楼里的人没能获得即时的帮助,他们是靠自己尽快的逃离这栋楼。

下午515

我们步行穿过一个区域,在那里90%的建筑都已经倒塌或是严重受损,包括几间学校。这个地方让我想起了电影《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里一场重要战斗后让城镇元气大伤。看上去仿佛发生过一场大爆炸。到处都是死亡的气味。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戴着面罩。

在调查中,我们遇见一大堆混凝土瓦砾,在那里,我们听到中国的音乐从下面很远的地方飘出来。空气中充满了兴奋,我们团队的Rocky和Chris用棍子用力敲打那些混凝土板,想看看板下面是否依然还有活着的人。但没有人回应。过了一会儿,我们说服自己说那音乐肯定是来自手机或录音机。

在这个地方,我们没有见到一个人。搜救队已经完成了他们在这里的任务,去别的地方去了。这个地方就象一座巨大的坟墓,有种阴森的感觉(图9)。天色将晚,当我们准备离开时,士兵们要求我们所有人进行全身消毒。他们给我们喷了一种味道浓烈的化学物质。

晚上8时回到酒店

NHK的摄制组已经跟了我们两天,他们决定第二天与我们分开行动。NBC想要继续跟着我们。第二天我们打算返回汉旺镇,做进一步的调查。

想知道接下来这天有什么在等着我们,请阅读第三部分......(待续)

原文SICHUAN,CHINA2008 EARTHQUAKE JOURNAL–PART2

日本抗震专家亲往2008四川地震灾区的结构调查日志(一)

日本抗震专家亲往2008四川地震灾区的结构调查日志(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