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最高法请刀下留人 联署呼吁撤销贾敬龙死刑

——贾敬龙死刑是适合每个中国平民的政治案标配

今日因为张千帆教授给已经被核准死刑的贾敬龙呼吁,写了一篇《废除死刑,请从贾敬龙案开始》,有理性中立客观的朋友做出如下评论“杀人犯就是杀人犯,这是事实,带上正义的标签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把救人的目的绑架于政治上,无疑增加了救人的难度。”我看了之后回复“你说这只是一个杀人案?这从头到尾都是政治案。从强拆,到维权无门,到枉法死刑,哪里没有政治?这是一个标准的政治案。”

这确实是一个标准的政治案,因为其政治履历完整。一个生活在极权社会下,仍然标准的守法公民,准备娶妻生子,过幸福小日子,这是原来的贾敬龙。但是碰到了非法强拆,申冤无门,女友分手生活无望,怨恨得不到伸张,最后被逼杀人。但仍然非常克制,只杀首恶,未及他人,杀人之前和之后都有自首表示,但是最后自首不被认定,被判死刑。死刑核准引起网络舆论关注,网友声援。最后可能还是被执行死刑。这难道不是一个标准的政治案吗?政治案,不局限于政治反抗者,而是案件之中的政治因素。

很多人貌似高明,一切尊重客观事实,理性,中立,客观,但是他们却忽略了最大的事实,就是中国是处在中国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之下。党的支部建立在村上,甚至党的小组建立在生产队,政治的魔影渗透到生活的每个角落。在中国谈非政治化,只是一厢情愿自欺欺人,也许这类人其实非常清楚事实,只是用非政治化的口号假装高潮的同时,向统治者投去隐晦的效忠信号,我是一个顺民,对我温柔一点点。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关注乌坎,因为他们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寻求体制内的途径,而不敢举起政治的大旗。这也是为什么乌坎难以获得更多共鸣,孤军奋战的原因。

中国哪里没有政治?你买任何产品都要纳税,但是你碰到的是一个从来不为你服务,反而要你为它服务的统治机构,这种不合理不是政治难道是法律?一个你从未同意的统治机构,它有什么资格同意你生不生孩子?一个连自己法律都从未注册的非法组织,有什么理由让你的孩子从小对它宣誓效忠?宣告拥护?一个自己的执政者违法犯罪都成为潜规则,但是却要依照法律治理你,这样的法律是什么?这都是政治,彻头彻尾的政治,弥漫在你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所以不要用非政治来麻痹自己。

同样是杀人,贾敬龙的杀人就要直接死刑,因为这里有政治。贾敬龙这种杀人,是直接威胁到中共底层统治恶犬的作恶勇气,如果贾敬龙可以不死,以后各级恶犬就不敢那么恣意妄为,当然对体制的忠诚度就会降低。在愚蠢的统治高层看来,没有了这些恶犬的效忠,体制就得崩盘。但是如果稍微聪明一点的统治者,就应该选择让恶犬和底层民众之间建立一种制衡,用恶犬治民,但是又一定程度限制恶犬的暴行,这样也许更长治久安,当然初中生的智商是理解不了的。

而另外一个广受关注的案子,薄亲王的爱人谷开来杀人案,用贺卫方教授的说法是“以杀人罪而论,薄谷开来杀人案情节相当恶劣,蓄谋,与公安局长王立军策划,毒死后又动用公安部门伪造死因,败露后又通过其丈夫政治局委员薄熙来阻挠调查,如此恶劣的杀人罪最后判决死缓,去年业已变更为无期徒刑。”这是什么,政治!你不会薄谷开来那么幸运。

贾敬龙案是适合中国除了作恶者之外所有平民的政治案标配,甚至作恶者都难以避免。你在这里执行强拆,你的房子可能在另外一个地方被强拆。你在这里执行维稳任务,你的父母妻儿可能在另外一个地方被作为维稳对象。强拆,申冤无门,这是普遍性的。当然敢于像贾敬龙这样抗争杀人的只是少数,不过有骨气的人都会这么干,不敢干的人该反思一下自己的人格了。如果敢杀人,那么剩下来的标配又自动进入程序。所以只要你是一个有骨气的人,贾敬龙的死刑判决,就终有一天可能落在你的头上。

关注贾敬龙案,就是关注你自己,请每个关心自己生死的人士都支持一下贾敬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推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