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世界万象 > 世界文化 > 正文

目前最好的外国文学最佳译本

读外国文学先看翻译,译者太重要了,所以冯骥才说翻译家是“金子做的桥”。好的译著,精妙地传达原著的风貌,让人阅读之后齿颊留香,而那些糟糕的翻译,读了让人味同嚼蜡,更可怕的是从此再也没有了阅读的兴趣和勇气。鉴于此,推荐外国经典中那些权威的出色的译本就尤为必要。如果译者好,就不用太纠结出版社了,毕竟设计啊装帧啊都是外在的,最重要的是内容。做为学外语,做翻译的同学,这些外国文学译本值得一看

1、草婴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草婴先生是我最为崇敬的翻译大家,他翻译的每本书,丝毫无读外国文学的生涩难懂之感。几乎他翻译的每本都是精品,读来让人上瘾。草婴先生十五岁就开始学习俄语,对俄国文学情有独钟,最为难得是草婴先生耐得住寂寞与诱惑,能沉下心来翻译。读过草婴先生翻译的,再读其他版本就像喝白开水,没有滋味。(强烈推荐!!!)

2、金溟若译三岛由纪夫《爱的饥渴》

知道金溟若,是因为大一时读《鲁迅书信集》,金溟若是鲁迅的学生,从小随父亲留学日本,对日本文学耳濡目染,有着极高的文学造诣。后来著名的评论家夏志清特地写了《教育小说家金溟若》,专论谈他的小说艺术。我读夏志清文学史,对很多人的臧否批评过多,唯对金溟若青眼有加,由此可见此人文学功底非同一般。

这个版本是作家出版社早年内部发行版,和现在浅显平淡的译本有天壤之级别,他将三岛由纪夫在文字中表现的那种彷徨困惑,表现得淋漓尽致,是我读过的最好的译本。

3、丰子恺译紫式部《源氏物语》

大二时,和古代汉语老师李之亮聊到日本的俳句,李老师首先想到的就是《源氏物语》。《源氏物语》被称为日本的《红楼梦》,对日本文学的影响不言而喻,当年川端康成获得诺贝尔奖时,就曾说自己的写作受《源氏物语》影响颇深,足以见《源氏物语》的魅力。

个人觉得丰子恺将《源氏物语》中的华丽复杂的情感,细腻地表现出来了。但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周作人就对丰子恺译的《源氏物语》颇有微词,成为翻译历史上的一桩公案。

书评人止庵先生说:‌‌“《源氏物语》只有丰子恺、林文月两个译本,都谈不上‌‌‘很古风’,钱稻孙译得多少可以‌‌‘古风’形容,但只存前几回,发表在杂志上。‌‌”抄一段周作人对丰子恺译《源氏物语》的评价,仅供参考:‌‌“丰子恺文只是很漂亮,滥用成语,不顾原文空气相合与否,此上海派手法也。‌‌”这三种译本请书友以自己的阅读喜好下载吧,不好做评价。

4、叶渭渠译川端康成《雪国》、《伊豆的舞女》

叶渭渠先生与其夫人唐月梅,可以说是翻译界的神雕侠侣,两人翻译的日本文学作品颇受称赞,后人很难望其项背。叶渭渠先生在大学本身就是研究日语的,说起他的老师可是大名鼎鼎——季羡林。

曹禺称赞:‌‌“昨日始读川端康成的《雪国》,虽未尽毕,然已不能释手。日人小说,确有其风格,而其细致、精确、优美、真切,在我读的这几篇中十分显明……‌‌”

先生将《雪国》里艺妓驹子的感伤,用清淡柔美的笔触深深触动你的心灵,我读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抑郁了。先生凄美惆怅的笔调,美得惊心动魄。想读日本文学就先下载这两本,从这读起。

5、王道乾译杜拉斯《情人》

我想这本译本的经典真的是不用再说了,你再挑剔,也很难吹毛求疵指摘其中的不妥之处。作家王小波在自己的作品里,几次三番多次推荐,能让王小波如此倾心,它的经典说什么都多余。

6、董燕生译塞万提斯《堂吉诃德》

一提到西班牙文学,大家首先就会想到杨绛先生,诚然杨绛先生翻译的西班牙文学非常令人着迷,尤其是她翻译的那本《小赖子》。之所以我不推荐,是因为杨绛先生翻译的《堂吉诃德》有很多错漏之处,引用一段公正的描述:

杨译本也曾被指出有误译、意译、删译等的现象,西葡拉美文学研究会在1994年的一次会议上,曾经安排北京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专家董燕生发言,比较他与杨绦译本的区别,指出杨绦译本的诸多明显错误。林一安也于1996年在《出版广角》和2003年在《中华读书报》发表文章,批评杨绦译本。这些批评引发了一些学术争论。对于指出的一些错误,杨绛表示那是自己在斟酌语境时作出的选择,但‌‌“尊重专家、行家的意见‌‌”。

可能有些书友对董燕生不熟悉,但学习西班牙语的没有不知道他的,董燕生是西班牙语专家,现在各高校用的西班牙语教材都是董燕生编的。实际上杨绛翻译的《堂吉诃德》,很多时候是被当做翻译的反面教材存在的,孰优孰劣,我不想争论,也不要有书友来骂我,我只是做个推荐而已。

7、方平译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方平先生翻译的《呼啸山庄》人物形神兼备,骨肉风采令人过目难忘。用一些学者的说法,方平翻译的《呼啸山庄》理解深刻、表达得体、忠实畅达,读其译作,使我们能获得与读原著同等的美感。

PS:有没有人觉得《呼啸山庄》这个名字特别酷,我真的是冲它的名字读的,看来作家想卖好书,取个好书名很重要啊!

8、穆旦译雪莱

熟悉现代文学史可能都知道穆旦,绕不过去的大诗人。中国诗人翻译国外诗人的作品,想想就觉得很小资。他翻译的《唐璜》,被卞之琳称为‌‌“中国译诗走向成年的标志之一‌‌”,《拜伦抒情诗精选集》更是脍炙人口的佳译。想读雪莱最好读这个版本,其他版本读下去真的会破坏诗歌的美感。

9、北岛译《时间的玫瑰》

很多人跟我说,知道北岛不知道《时间的玫瑰》,翻译者比原作者还有名,真的很讽刺啊!呵呵!《时间的玫瑰》收录了他翻译的九位诗人的诗作,北岛以自己的无与伦比独特的语感,将死亡,生存,思念这些诗歌中的意象,做了自己的解读。我摘录其中的一首,自己看看感觉吧:

路歌(北岛)

在树与树的遗忘中/是狗的抒情进攻/在无端旅途的终点/夜转动所有的金钥匙/没有门开向你

一只灯笼遵循的是/冬天古老的法则/我径直走向你/你展开的历史折扇/合上是孤独的歌

晚钟悠然追问你/回声两度为你作答/暗夜逆流而上/树根在秘密发电/你的果园亮了

我径直走向你/带领所有他乡之路/当火焰试穿大雪/日落封存帝国/大地之书翻到此刻

有点闲钱的同学可以买一下这本书,书末会附一张北岛亲自朗诵诗歌的视频,看得人心潮澎湃。

10、李健吾译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很多人跟我说读《包法利夫人》没感觉,那真的是译本选错了。《包法利夫人》被视为是‌‌“新艺术的法典‌‌”,一部‌‌“最完美的小说‌‌”,真的很值得一读。

11、汝龙译契诃夫

汝龙先生翻译的契诃夫是最有味道的,读他翻译的契诃夫仿佛是在吸毒,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好像契诃夫只能是属于他的,他和契诃夫就好像是如胶似漆的情人,只要他在,你休想染指契诃夫的翻译。

关于汝龙先生流传最广的一个段子就是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家出版社想出版契诃夫的作品,因与翻译契诃夫作品的专家汝龙谈不拢,便绕过汝龙,邀请了一些俄文专家,试译契诃夫的《套中人》。大家全都译这篇小说,为了看谁译得好。结果没有一人能够把契诃夫的味道译出来,最终还得去找汝龙。可见汝龙先生翻译契诃夫功力之深,用巴金先生的话来说:‌‌“他把全身心都放在契诃夫身上,他使更多的读者爱上了契诃夫……他的功劳是介绍了契诃夫‌‌”。

尤为令人感动的是,汝龙先生翻译契诃夫文集时,正生着重病,所以这部作品是实实在在的呕心沥血之作。

12、傅惟慈译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说实话,我早就想买一套毛姆全集,可一直没能如愿,国内翻译毛姆好的版本少之又少,傅惟慈先生翻译的《月亮和六便士》算是沧海遗珠,精美的短句,灵动的跳跃节奏令人着迷。

我坚持认为,一个中文系学生如果到毕业还没读过《月亮与六便士》那绝对是不合格的。读过这本书,你会知道追逐梦想的过程是多么残酷,追逐梦想就像在追逐自己的噩梦,你终于追上命运这匹烈马,他回馈你的却是一无所有,贫病交加。当初我读完这本书,一夜未睡,有些东西是会触动你灵魂的!

13、主万译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洛丽塔》

个人认为主万的译本,将作品中那种暧昧迷离的情感展现的华丽性感,特别是那种带有罪孽的情欲令人纠结万分,也许感情就是一种罪,越罪越美。

我到现在还是无法想象,爱上了这个小女孩,为了接近她,娶了这个小女孩的母亲。这种现在被称为恋童癖的东西,拿出来是多么恶心,可在作品里一切都是那么合理。读这部作品,你会触摸到自己的幻觉,一瞬间的绚烂照亮你这一身的罪孽。

14、罗新璋译司汤达《红与黑》

国内我认为罗新璋是傅雷译法最好的传人,对傅雷译法的揣摩,可谓到了入木三分的程度。他当年在北大学习的老师,就是我在前面所说的李健吾。

我真的感觉他来做翻译真的是大材小用,他翻译的文字丝丝入扣,动人心弦,而且文章的风格极为老道稳健,任何一篇作品拿出来都不逊色于像苏童、王安忆这些当代文学大家,这本书需要细细读,细细品。

也许每一个想奋斗的人都像书中的于连,关键是你能摆脱命运的纠缠吗?可能我们真的需要孤独思考的时间,就像罗新璋老先生所说的:‌‌“孤独的时候,很深的东西才能进入到内心‌‌”。

15、赵罗蕤译艾略特《荒原》

这位女士可是不得了,据说她和大诗人艾略特是朋友,所以由她来翻译艾略特的《荒原》可能真的是最合适的,其余版本和它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几乎可以忽略。

她当年受诗人戴望舒邀请翻译《荒原》,结果一经发表便备受赞誉,林语堂称为‌‌“翻译界‌‌‘荒原’上的奇葩‌‌”(这话在现代语境好像不对味啊!呵呵)。这位女士而且极有眼光,看上了大才子陈梦家,神仙眷侣啊,令人艳羡!

16、梅益译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这么经典不用说了,我没有在当年那个语境呆过,这本书也许真的影响过整整一代人。丢开那些意识形态的争论,单纯地把这本书当作小说来看,是相当不错的。在中国他是第一个翻译这本书的,也是最经典的版本,相当棒,读起来极有画面感,就像在看电视剧,看的过程就是一个字——爽!

17、杨武能译歌德《少年维特之烦恼》

杨武能先生是大诗人冯至的弟子,先生与他妻子都是德语方面的专家,在国内提到《少年维特之烦恼》,杨武能的版本是永远也绕不过去的,因为太经典了。你可能没看过,但你绝对听过里面的一句话:‌‌“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这本歌德根据自身经历的写出来的小说影响巨大,因为书里的维特自杀了,所以很多在爱情里彷徨苦闷的人开始效仿维特,用自杀来抵消爱情的苦痛,也许爱情带来最终带来的只是空洞的安慰。

都说《小时代》很火,书里面的物品和行为,甚至会被一些人盘点出来效仿,和这本书的影响相比,可以说《小时代》的套路out了。这本书发行后,出现了‌‌“维特装‌‌”(黄裤子、黄马甲、蓝外衣)、‌‌“维特杯子‌‌”、甚至还有‌‌“维特香水‌‌”。据说拿破仑当年最喜欢就是这本书,出外战争都随身携带,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18、傅雷译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多夫》、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巴尔扎克《高老头》

读先生的译文如饮甘醇,沉醉不知归路。如果说,有哪一位翻译家的翻译能让我忘了原著,那就只有傅雷。就像杨宗纬唱了五月天的《洋葱》一样,整首歌都打上了杨宗纬的烙印,深入人心,没有人会记起原唱是谁?我记得第一次上外国文学课时,老师就说:没有傅雷先生的译文,可能没有多少人去读巴尔扎克。

第一次看先生的译文,是看《约翰·克里斯多夫》,先生在一开头就把我震惊了,先生说: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先生学养精深,24岁就写出了《罗丹艺术论》这样熠熠生辉的传世巨著,先生提出的翻译理念至今仍是翻译界的准则。比如先生翻译作品强调‌‌“神似‌‌”,即‌‌“翻译应当像临画一样,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认为‌‌“理想的译文仿佛是原作者的中文写作‌‌”,并要求文字‌‌“译文必须为纯粹的中文,无生硬拗口的毛病‌‌”。

这些话真是说到人的心里去了,先生的译著说什么都多余。我记得钱钟书先生走了之后,杨绛先生说:想念他,就去读他的书吧!我想对傅雷先生最高的敬意,就是慢慢徜徉在他的文字之中!

19、叶渭渠译川端康成《古都》

先生翻译的《古都》极为动人,读来让人齿颊生香。先生把《古都》里面那种幽深微妙的情感,极为细腻地表现了出来,那种虚无和颓废的美感,逐渐进入自己荒芜的内心。我永远记得我第一次读完,掩卷,久久没有缓过神来,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忧伤。(强力推荐!)

20、宋兆霖译狄更斯《双城记》

看了宋兆霖翻译的《双城记》,我才知道我看到的其他版本的《双城记》有多差。宋兆霖翻译的《双城记》实在是太美了,就像是在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文采斐然。对原著的把握入木三分,如果没看过,真应该看一看,体会一下这种文字带来的快感。

有网友推荐魏易版本的《双城记》,这个版本较为古风,因为魏易和林纾是同时代的,两个人还合伙翻译过一些名著,只不过没有林纾名气大,这两个版本可以相互看看。

21、傅惟慈译乔治·奥威尔《动物农场》

先生昨天辞世(1923年-2014年3月16日),愿先生一路走好。

第一次看这本书时,宿舍就要熄灯,打着电筒看了一会儿,结果就再也放不下了。里面所描写的场景似乎就发生在我们面前,历历在目,带给了我巨大的震撼。《动物农场》是奥威尔的作品,正向一句流传甚广的话说的:多一个人读奥威尔,就多一份自由的保障。

看完这个如果觉得不过瘾,可以再读一下奥威尔的《1984》,它带给你思想与灵魂上的震撼会让你无法言说。《动物农场》有电影版,也相当好。

22、周作人译希腊作品《财神》、《希腊神话》、《伊索寓言》

必须得说,周作人的翻译相当精妙,功底也很深。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因人废文,我大学时代遇见的所有老师,没有不推崇周作人作品的。记得第一次看周作人的作品,是他写的一篇散文《初恋》,寥寥数笔,意境感情皆出,他对文字感觉的把握纤毫入微,非常棒,可以找来读读!

23、姜风光、蒋宗曹译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两位先生对文字节奏的把握相当好,而且语言颇多让人咀嚼的余地,唯一的缺陷是这是删减版,可以与最近杨玲翻译完整版比照着看。

两位先生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那种优雅沉稳,足以倾倒一大批作者的心。有时间的人可以读读这本书,这本书会告诉你情爱的真相。

24、高长荣译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这真的是一本影响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书,像大作家阎连科,经常提到《百年孤独》对他的影响。高长荣版的《百年孤独》清爽简洁,语言明快晓畅,但这个版本,据说有一个和上面一样的问题(我没读过原著),是删减版。所以可以与范晔翻译的完整版比照着读,范晔的版本我不说了,你懂的。

插播一句,最近查资料发现的,除了最近的范晔版,以前所有的版本都是盗版。1990年,马尔克斯应黑泽明邀请赴日本访问,在北京和上海停留,马尔克斯访问北京时,对一众人等说:‌‌“各位都是盗版书贩子啊!‌‌”这让当时在场的钱钟书颇为难堪。该报写道,钱钟书先生听了马尔克斯半怒半笑之言,顿时沉默不语。马尔克斯在结束中国之行后,声称:‌‌“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其作品,包括《百年孤独》。‌‌”

直到2010年中国农历过年前夕,新经典版权部,收到了马尔克斯的出版代理人卡门·巴尔塞伊丝发来的授权通知,马尔克斯愿意将《百年孤独》交给该公司推出中文版。唉……

25、叶廷芳译卡夫卡《变形记》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卡夫卡迷,这本书可以说陪我度过了我的高中时代,每次被考试折磨成狗,我都会翻一翻,真的相当贴和心境。我建议在自己孤独彷徨,无奈,被挤压时读一读这本书,会读出很多滋味!

26、绿原译歌德《浮士德》

我估计我一说这个,就有人要骂我。郭沫若版的《浮士德》,有相当多的推崇者,我认真读了之后,首先他的语言风格我不能接受,其次,他的翻译我进不去,这是最大的麻烦,所以,你跟我说他的版本有多精妙也是无用。至于钱春绮的版本,遣词造句极为古典,停顿节奏也把握得相当好,但可能过于追求优美,很多地方我读得不知所云。

私以为绿原先生的翻译,最大的好处是引起了我们的思考与共鸣。这是最重要的,一个东西,你说它再好,它和你无关,你进不去,再好也是无用。绿原先生的翻译,比较准确地表达出了原文中的情感(我没读过德语,但我们老师是德语专家,这是他的原话),而且有韵味。

个人感觉,如果有精力最好读一下《浮士德》,《浮士德》是德语文学中最优秀的作品。当初我们老师就跟我们说:读懂了《浮士德》,就读懂了德国的精神历程。

好吧,再加一个光环标签,绿原版的《浮士德》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优秀文学翻译彩虹奖‌‌”,当然这个无法替代每个人的阅读感受,但至少说明了绿原版受好评不是浪得虚名。

27、叶君健译《安徒生童话》

这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翻译,没有之一。记得小学时,我妈妈给我买了这个版本的《安徒生童话》,我看了一天,像失了魂一样,沉浸在里面的世界。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阅读如此美妙,让人着迷到甚至能忘掉自己。童话是每个孩子的梦,可惜中国好的童话太少。

28、张友松译马克·吐温《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汤姆·索亚历险记》

我想大部分人都在初中读过这两本书,都读得相当开心,青少年时期,探险啊,寻宝啊,最能吊起人的胃口。

到了大学之后,我才知道,我读得这两本相当开心的书是怎么写的:文化大革命时,张友松先生的右眼被打瞎,但先生没有放弃翻译,在那样痛苦的情况下,翻译了这么多能给人带来欢笑的作品,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先生所付出的心血。

29、李青崖译莫泊桑《漂亮朋友》

其实读这本书也是机缘凑巧,高考时住在我大姨家,早上刚考完语文,回来翻我大姨家书橱,第一眼就看到了这本书,一翻就没放下,中午两个小时没休息把它读完了(因为下午要考数学,被我妈骂死了,事实上数学确实考得不怎么好)。

这本书太有魅力了,情节的反复曲折,各种既讽刺又现实的细节,爱不释手啊。我真的觉得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任何一个身在底层,有野心,有点小能力,想往上爬的男人,凭借美貌作为进身之阶,这太普通也太正常了!

30、韩少功、韩刚译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这也是最早的中文版。这本米兰·昆德拉的书实在太出名了,你没读过也肯定听过这本书,确实也是这本书,奠定了米兰·昆德拉世界性大师的地位。

这本书,我真的建议,有点存在主义哲学基础的人再读,不然,硬生生地读很多地方不知所云。这本书的哲学观念相当多,寓意深刻。我永远忘不了萨宾纳的那句话:‌‌“我不是反共,我是反对媚俗!‌‌”

31、张玉书译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这是鼎鼎大名茨威格的作品,我们老师曾花了一节课说这本书书名好在哪里。一看书名就有一种引人阅读的欲望,书中的故事哀婉动人,一个女孩十八岁初初相见,便陷在爱河无法自拔,一生中无论是在懵懂的少女时期,激情碰撞的花样年华,还是流落风尘,都没变过对这个男人的爱,在她临死前写了这封信对这个男人告白。

每个人生命中应该都爱过一个人,爱到了忘记自己,爱到了飞蛾扑火在所不惜,从来也不需要记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徐静蕾拍过《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我一直没敢看,怕破坏我对这本书的美感,我怕我会失望,不过听说姜文在里面,应该不会差………吧?

32、荣如德译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白痴》

这个版本实在是太出名了,我就没看过差评。没看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便算没读过真正的俄罗斯文学。

荣版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总体来说,比耿济之版要精炼简洁很多,很多人都把荣版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几乎翻烂了,实在是太爱了。如果你读过荣版的《白痴》再读其他版本,你会有一种难以下咽的感觉。

前一段时间刚刚去世的大评论家夏志清,在评论《红楼梦》时,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中的梅什金公爵与贾宝玉相提并论。有兴趣就去读读吧,看看俄罗斯的贾宝玉是什么样子?呵呵。

33、吴均燮译夏洛蒂·勃朗特《简·爱》

本来不敢写的,因为我一写,争议就来了,特别是祝庆英的译本,好像已经被捧到天上去了,同时还有很多人经过文本比对,很喜欢宋兆霖版。

先说宋兆霖版,我没读,因为是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我没敢读,怕被恶心到,所以是不是真好我不知道。至于祝庆英的译本我不推荐的原因是,我读起来不顺畅。

而读吴均燮翻译的《简·爱》,实在是没有阻塞之感。我读译文最怕的就是读起来不顺畅,感觉在心里塞了块石头,既闷又难受,特别受不了。我觉得如果有英文功底的同学,最好读原版,原版的那个味道太棒了,语言简洁优美婉约,特别是对人物心理那种细如发丝的精确把握,真的太美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青果文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