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周晓辉:丹东市长岌岌可危 还将牵出哪些老虎?

之所以将石坚调任闲职,就是因为其背后牵扯的官员和事件尚在调查中,否则如果其仅仅是贪腐问题,早就被宣布落马了。这也说明,石坚的背后,牵出的不单单是郑玉焯这一只落马〝老虎〞,还会有其他辽宁高官。此刻,有多少人夜不能寐?

据大陆媒体报导,11月3日,丹东市委召开大会,宣布辽宁省委关于丹东市政府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孙志浩任丹东市委副书记,提名为丹东市市长候选人;免去石坚丹东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和丹东市市长职务。公开信息指,石坚已在10月调任辽宁省旅发委党组书记,这明显是个闲职。

而就在今年9月30日,中共丹东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还选举石坚为丹东市委副书记,却不料一个月后,情势大变。这对年龄为51岁的石坚而言,绝对是对其仕途终止的宣判。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丹东市委书记刘兴伟在会上强调〝坚决拥护省委决定〞,并称是省委〝经过慎重研究而作出的〞。其言辞似乎在告诉众人,没有确凿的证据,石坚是不会被免职的,而其暂时被调任闲职,极有可能是其落马的前奏。

在辽宁官场高官不断被查、辽宁人大贿选案曝光以及丹东鸿祥集团董事长马晓红帮助朝鲜发展核武器的丑闻被披露的大背景下,石坚的岌岌可危也就不难解释了。

资料显示,石坚长期在辽宁省交通厅任职,2008年至2010年任交通厅副厅长,其后任辽宁省第十二届全运会接待场所基建办公室主任(辽宁省基建办公室主任)兼辽宁盛融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会董事,辽宁大洋实业公司、辽宁大洋置地公司总经理,直至2014年9月。之后,石坚到丹东任职,先后任丹东市常务副市长、丹东市委副书记、丹东市市长等。

石坚官、商通吃的经历,说明其背后并不简单。他的背后牵出的首先是一只落马的〝老虎〞:因贿选案被查的辽宁省人大副主任郑玉焯。

石坚应该说是郑玉焯的心腹。郑玉焯也长期在辽宁省交通厅任职,先后任副厅长、厅长,正是在其任厅长期间,石坚成为副厅长。2010年9月,郑调任辽宁省财政厅任厅长、党组书记,而辽宁盛融投资有限公司正是财政厅投资成立的国企,郑玉焯为该公司董事长,石坚不仅是该公司董事,且是其下属的辽宁盛融万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如2012年7月20日,在沈阳浑南区,由辽宁盛融万恒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府城铭邸项目奠基仪式举行,石坚、郑玉焯等先后致辞。两个人非同一般的关系表露无遗,而石坚无疑是为郑攫取利益的大马仔。

海外有媒体披露,辽宁省原交通厅厅长田玉广曾在周永康任盘锦地委书记后期任过盘锦市市长,他的儿子利用其权势大捞特捞,比如丹东的好多公路工程就是以他的公司名义承包下来,但却不干活只拿钱,而彼时任省公路管理局局长的郑玉焯提供了不少方便,这也是其升任交通厅副厅长的原因。

当上交通厅后的郑玉焯又攀附上了自己在大连海事大学的校友、原辽宁省省长、现住建部部长陈政高,进而调任省财政厅厅长。石坚任辽宁省第十二届全运会接待场所基建办公室主任也是郑推荐的。在此任职期间,石坚与陈政高也产生了交集。成为了陈政高钱袋子的郑玉焯,又怎会亏了陈?期间郑、石勾结,通过成立辽宁盛融公司,贪污了多少钱?陈政高拿了多少?这依旧还是个谜。

2013年1月,郑玉焯通过贿选当选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6年8月涉嫌违纪被开除公职。他的问题自然不仅仅是拉票贿选,除了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取利益外,他还涉嫌行贿受贿。行贿的对像中应该就有陈政高。

另据大陆媒体透露,王珉任辽宁省委书记期间,消极做事,而且一批来自南方企业家时常出入王珉家,和王珉打的火热。一家来自江苏苏州的房地产企业,在沈阳、大连多地开发高档楼盘。这样的场景,同当年的〝慕马大案〞如出一辙:为了挣快钱,工业扔在一边,玩命搞土地财政,最后官商一起完蛋。王珉任上当了3年财政厅长的郑玉焯,又在做什么呢?显然在同流合污。

此外,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郑玉焯和石坚涉足丹东马晓红协助朝鲜发展核武器一案,但石坚能够空降丹东任市长,应涉及郑玉焯和其他辽宁高官的交易,这其中的交易对像是否包括原辽宁省公安厅厅长、省政法委书记、辽宁省人大副主任李峰也同样不好说,而李峰被高度怀疑是周永康帮朝鲜金氏政权在中国境内贩卖假钞、毒品的中方接应人,其对马晓红与朝鲜的交易应该也不会置身世外。

在笔者看来,之所以将石坚调任闲职,就是因为其背后牵扯的官员和事件尚在调查中,否则如果其仅仅是贪腐问题,早就被宣布落马了。这也说明,石坚的背后,牵出的不单单是郑玉焯这一只落马〝老虎〞,还会有其他辽宁高官。此刻,有多少人夜不能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