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有人背后说自己坏话 林黛玉是怎么表现的

在夸黛玉是主流,夸宝钗是非主流的今天,很多宝钗粉都会抱怨:你们捧林黛玉就捧呗!但为何捧黛玉的时候总要踩宝钗?我知书达理的薛大姑娘怎么着你们了?让人烦!

其实评论钗黛捧那个的时候踩这个并非红迷的原创,《红楼梦》书里头的人都在这么干了,跟现在不同的是,他们,都是在捧宝钗的时候踩黛玉。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出了名的贤人‌‌‌‌”花袭人,而且在踩黛玉的时候,还被黛玉抓了个现行。

一:花袭人一踩林黛玉

这是《红楼梦》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袭人托湘云给宝玉做鞋,湘云气恼之前给宝玉做的扇套子被宝玉剪了,赌气不给做。

袭人忙向湘云解释:宝玉不知道那扇套子是她做的,而且那也不是宝玉剪的,是自己告诉他外头有一个会做活儿的女孩子给做的,这女孩子活计极好,扎的一手新奇的好花儿,宝玉信以为真,便拿扇套子出去跟人家比,结果‌‌‌‌“不知怎么就惹恼了林姑娘,铰了两段。‌‌‌‌”

湘云是个心直口快的,听到自己费那么大功夫做的扇套子被黛玉剪了,气乎乎的说:‌‌‌‌“越发奇了。林姑娘他也犯不上生气,他既会剪,就叫他做。‌‌‌‌”

于是袭人就蹦出了这么一段话:‌‌‌‌“他可不做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他劳碌着了。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烦他做?旧年好一年的功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拿针线呢。‌‌‌‌”

虽说袭人陈述的都是事实,可是咱们平心而论,这话有没有踩黛玉的意思?让人听着不是味儿?

二:花袭人二踩林黛玉

如果上面这些话并没有直接贬损,尚还可恕,下面的话,正经让人受不了了。

说话间贾雨村来贾府了,要见宝玉,宝玉不高兴见,湘云就劝他你还是好好搞搞仕途经济学问和应酬世务吧,将来为官做宰的用得着,别老在我们女孩子队伍里混。

一听这话宝玉恼了,袭人就赶紧制止湘云,说之前宝钗也说了这话,宝玉听了提起脚来就走,宝钗羞的满面通红,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然后又顺带踩一句黛玉:‌‌‌‌“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的怎么样‌‌‌‌”!

三:花袭人三踩黛玉

再踩这一次还不算完,下面还有第三踩。

袭人继续说道,本来以为宝玉这次这么对她,她肯定是要恼了,谁知事后宝钗竟不以为意,还跟以前一样,宝玉却反而跟她生分起来,宝姑娘‌‌‌‌“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那林姑娘见你不理她,你得赔多少不是呢?‌‌‌‌”

这次宝玉都不乐意了,反驳袭人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账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账话,我早和他生分了。‌‌‌‌”

先对湘云说黛玉把你的活计剪了自己又不干活,又对宝玉说宝钗心胸宽广,哪像黛玉就喜欢找你的碴。讲真,凭这几句话说袭人是在挑拨黛玉跟湘云宝玉的关系是有点促狭,但不知怎么的,我就想到了晴雯骂袭人的话:你这小蹄子如今也学坏了,专会调三窝四!

四:被黛玉抓现行

袭人哪里想得到,此时黛玉正在外面,她这话一字不差的都落到黛玉的耳朵里了。

正常人听到别人一边捧另一个人一边贬自己都会不爽吧,那袭人口中‌‌‌‌“小心眼儿‌‌‌‌”的林黛玉竟然怎么样呢?读过原著的人都知道,黛玉压根儿也没怎么样。

讲到黛玉,我们总是给她贴上诸如‌‌‌‌“敏感‌‌‌‌”、‌‌‌‌“心思重‌‌‌‌”、‌‌‌‌“小心眼‌‌‌‌”、‌‌‌‌“小性子‌‌‌‌”的标签,比如王夫人不好用黛玉的衣服赏死了的金钏,说她心重,林小红怕黛玉听到自己跟贾芸的牵扯,说她不饶人。

赵姨娘对王夫人说凤姐的坏话,凤姐还叉着腰站门口骂人呢,这种正经针对黛玉的坏话落到黛玉耳朵里,黛玉却毫不在意。

黛玉只是在感念宝玉在别人说她的时候能护着她,到底是跟她最亲厚,第二天照旧跟没事人似的,约湘云给袭人贺新晋准姨娘之喜。

如果说曹公写《红楼》喜欢用‌‌‌‌“不写之写‌‌‌‌”,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这段是曹公的‌‌‌‌“不写之写‌‌‌‌”,暗写了黛玉跟宝钗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的另一面?

林黛玉‌‌‌‌“敏感‌‌‌‌”、‌‌‌‌“小心眼‌‌‌‌”、‌‌‌‌“心思重‌‌‌‌”,但其实这些更多的表现在对宝玉的感情上,在宝玉‌‌‌‌“识分定情悟梨香院‌‌‌‌”,并给了黛玉两块旧手帕订情之后,黛玉再没也动不动就铰东西哭闹让宝玉左一个好妹妹、右一个好妹妹的赔不是了。

如果在宝哥哥心里我最重,其他的谁又真在意?而林黛玉这种为爱而生的性情中人,又哪里是花袭人之辈能理解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fangzhou 来源:红楼夜归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