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中国文化 > 正文

被唐太宗重用 岑文本为何不喜反忧?

岑文本虽得唐太宗重用,却只觉责任加重而发愁。(网络图片)

当官者几乎都以升官为目标,并以此为荣。可是,唐代文学家岑文本在升迁或受到嘉奖时,总不显喜悦反显忧虑。原来,岑文本是发现名利虽来,但责任也越来越重大了。这就是真正有才有能者,真正地忠君爱民,并清醒地认识当官这一命途才会出现的状况。

仕途致令许多读书人向往,期望能获得一官职,以大展长才,揽获名声。可是,真正有能者在身居高位、掌握重权后,势必会因为双肩扛负的责任加重,而变得更严谨小心、顾虑甚多。相对来说,忧思与愁闷也就增了不少。

唐太宗选贤,岑文本竭尽心力

刘肃编撰的笔记小说集《大唐新语》(又名《大唐世说新语》),就记载了升官不喜辄忧的岑文本,他虽获得唐太宗重用,却面露忧色,不以此为乐。《大唐新语・第十三章・举贤》这样说的:

岑文本,最初在南朝梁帝后代萧诜那里当官,当江陵安定后,他被授官为秘书郎,在中书省任职。担任检校中书令的李靖称赞岑文本有才华,因而令他被提拔为中书舍人,岑文本渐渐蒙受皇帝恩惠。

当时,颜师古熟捻旧时的制度典故,擅长撰写帝王授命或封赠的文书,同时代没有任何人比得上他的。颜师古希望能再担任中书侍郎这个职位,可是太宗却说:“我自己推选一人,您就别再担任了。”就命岑文本担任中书侍郎,专门负责机密的政务。

后来,岑文本又被升迁为中书令,他回家时面显忧色,他的母亲觉得奇怪就问他,岑文本答道:“我既没有特殊功劳,也不是与帝王有交情的人,滥登荣宠,位高责重,这是古人所戒备的,我是因此才感到忧烦啊!”有人前来恭贺岑文本升迁,他总回说:“今日,我只接受慰问不接受贺喜。”

645年,在唐太宗出征讨伐高句丽的辽东之役中,军队物资的支出、调动全由岑文本负责,他的心神很快就耗费用竭了。太宗忧虑的说:“文本与我同行,恐怕不能和我一起回返了。”不久,岑文本就病逝在幽州军中了。

升迁真的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可是别忘了随之而来的是压力倍增的责任。岑文本绝对是明澈的体悟到唐太宗重用的意图,而自己正担负着重责大任,对上、对下都不能轻易忽略或敷衍了事。所以他才会次次面露忧烦,随后更在一次次加重官责的过程中,操心劳力。最后终于在一次征战中耗尽了精力,享年五十一岁。

岑文本观马周,知微见着

另外,文章练达、即为洁身自在的岑文本,观察事物颇细微。《大唐新语・第十六章・知微》亦载录了岑文本对于机敏的唐初名臣马周的观察:

岑文本谓人曰:“吾观马周论事多矣,援引事类,扬搉古今,举要删芜,言辩而理切。奇锋高论,往往间出,听之靡靡,令人忘倦。然鸢肩火色腾上,必速死,恐不能久矣。”无何而卒,如文本言。

此段话的大意主要是说,岑文本对他人说,自己发现马周在论事时,能够援引古例来类比事理,精简扼要,言词高论辩得皆切合道理,令人听了忘记疲倦。然而他像鸢肩那样双肩上耸,面容有火色升腾,只怕活不久了。

果然,一切如岑文本所言,马周不久就逝世了,年仅四十八。

岑文本在升官时,能够不因喜乐而忘却名位后的无形重荷,并更加提醒自己不该忘却该担负起的责任,最后终于过度操劳而逝,这种受君看重并为职劳心之人实属难得。而岑文本对于善于言词、办事缜密的马周的观察,相当精确。岑文本能够知微见着,想必这就是清正官员能够以清明的目光审视人事物的结果吧!

倘若,帝王身边都是这样为国为君而竭尽精魄者,国家还会不强富吗?

参考书目

严杰译注﹔周勋初审阅《中国名著选译丛书67唐五代笔记小说》(台北:锦绣,1993)

《大唐新语》(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岑文本、马周、唐太宗征讨高句丽、大唐新语(维基百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