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李晋:关于周必克的正式公开声明

目前,周必克这个名字在中国教会中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很多主内肢体也说是因为读了我们的翻译其《家庭敬拜》的文章也开始了家庭敬拜以及对清教徒婚姻和教义产生了兴趣,鉴于最近我们的经历,和中国教会的益处,特此声明。

简单经过

1.关于周必克本人。周必克本人在30多年前担任尼德兰归正教会(NRC)一间教会主任牧师时,因为婚姻破裂(按照当时NRC的调查是夫妻一方婚内出轨)而导致一个NRC这个上百年的宗派分裂。之所以提到这件事情,原因在于三十年前的这件事影响至今,这两个宗派拥有一个共同的中学(普利茅斯中学),现在的学校学生都分成两派,从小就过早介入宗派纷争,导致一些家庭不得不选择在家教育。因此,我认为根据周必克的言行,并不在适合宣传他的婚姻家庭方面的教导(我也见过曾经历失败的好的辅导者和牧者,这是建立在悔改和坦然面对的基础上,而不是给人一种虚假的教导。在Pual Tripp的书《危险的呼召》中一开始Tripp批评一位和他一起公开演讲擅长演讲《家庭敬拜》的牧师,让Tripp非常愤怒,所指的就是周必克)。【所有这些都在英文网站有公开信息可查询】

2.关于清教徒神学院(PRTS)。首先,在2014-2015年,清教徒神学院的一名华人神学生(非大陆)在各个教会骗取会众财务,各个教会都向PRTS院牧反应了情况;因为同时也涉及到大溪城华语基督教会的会友,华人教会陈牧师也联系到这位院牧Kelderman,反应了情况,我只能说这位院牧的反应是非常傲慢。据该学院的华人学生说处理的结果是,该院牧和这位学生以及两位华人学生一起祷告,该生流下眼泪,被认为是真心悔改,目前即将到芝加哥一个华人教会牧会。

此外,另一位背景不明的女生黄璨(音译)在当地孔子学院工作,告诉清教徒神学院她因为签证必需回去,所以想要留在PRTS读书,这个过程中,该名女生和另外一位神学生(我确定为信息员)尹雄植(音译)骗取了一位周姓华人牧师的推荐信,清教徒神学院就违规招收了该名女生(我当面问周必克知不知道该女生受洗,周必克说不知道),在10月26日,周姓牧师要求撤去该名女生的推荐信,并明确告知周必克自己被尹雄植和黄璨欺骗,周必克同意。但至今没有任何对该女生的处理结果。(今年6月就有从国内到PRTS探亲的老传道人向PRTS院牧Kelderman反应认为该女生是为政府服务的信息员,被Kelderman压制住不让告诉周必克,在这个交涉过程中,Kelderman说即使因为这个事情国内的教会弟兄姐妹受逼迫也是上帝的旨意)。

3.关于PRTS学生尹雄植,该人利用我们夫妇的名声去接触大溪城各个事工机构,强行对来访大溪城参加会议的牧者和学者拍照,录音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我会在专门写一篇关于此人的文章),在我们10月26日单独约谈周必克后,10月28号尹雄植声称手机丢失。

在今年10月中旬,通过几个机构的负责人我们了解到尹雄植利用我们在大溪城的名声联系到他们,并且有时声称和我们一同从事翻译等事工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们才联系PRTS的其他在读学生了解到以上情况,10月底,我们与周必克会面,他要求给他一定时间调查,我们也不在网上发表。两个月之后,周必克认为我们是因为过度敏感,中国基督徒不太信靠基督而常常担忧害怕,为他自己和清教徒神学院的名声掩盖这些事情,说让我们彼此能够和解。我们声明如下:

1.不会再参与任何和周必克有关的事工。

2.我们不会和任何以出卖他人信息的人有任何的和解和妥协,我们认为这是极大的恶,这种恶不是因为它所产生的后果,而是它本身就是恶,是人最败坏的阴暗面。尤其是在教会中和神学院中更是如此。

3.我本人近期会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专门谈PRTS详细的被渗透的经过和它自身的问题。

4.我会专门写一篇分析神学院中信息员的文章,以黄璨和尹雄植为例来阐述人性的败坏。

目前也是中国教会危机的时候,不光有外在的逼迫,还有许多如清教徒神学院所即将培养出来的红色牧师尹雄植和女生黄璨会进入到主教会中,这才是真正的危机。

求主怜悯他的教会

李晋(传道人,神学院博士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