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邱兴隆致聂树斌母亲:请理解 我不忍出席您的答谢会

邱兴隆致聂树斌母亲:

请理解,我不忍出席您的答谢会。

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学长贺卫方教授称您大姐,李树亭律师称您为张阿姨,但我觉得还是用聂树斌的妈妈或者聂母,更足以表达我对您的不幸的同情与对您作为母亲的伟大的敬意:

突然接到您的电话,这本就意外。而当您告知我,将于本月19日举行答谢会,特邀我参加的时候,我不但更感意外,而且不知说什么是好。只好说,情我领了,但人来不了。

我不否认,在聂树斌平反昭雪的过程中,我在特定的时候从无意到有意的介入是尽心尽力的,但相对于为聂树斌平反昭雪而付出努力的其他人们,我所做的是微不足道的,也是我基于一个人应有的良心、一个法律人应有的良知本能地所应做的,因而不足挂齿,更不值得您答谢。

可以想象,您拟19日举行的答谢会将是名人汇集,高朋满座。对于您作为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知恩必报的美德,我深表钦佩,同时也深信您的答谢是发自内心的。但撇开其他原因不说,我难以答应出席您的答谢会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忍看到这样的欢庆场面。尽管我们都说,聂树斌是被国家错杀的,但他是国家假借社会的名义错杀的,而我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是社会的一员,因此,我对国家能假借我们的名义错杀人而抱有深深的负罪感。

我甚至觉得,您的这个答谢会也是没有必要的。

答谢谁,又有谁值得答谢呢?我知道,您不会是为了答谢错杀聂树斌的这个国家,因为无论其在平反聂树斌的过程中尽了最大的努力,它都只是在纠正其所犯的错误,救赎它自己。

答谢在聂树斌平反过程中给过您帮助的人们?也许您觉得是必要的,也有人觉得受之无愧,甚至还会有人为您没有邀请其出席答谢会而对您不满。所有这些,也许都是正常的。因为他们确实给过您诸多帮助。但我相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所提供的帮助是无私的,因而在我看来虽然是值得敬重的,但他们是不需要您答谢的。

我说这些,相信您能理解。因为虽然与您只有一面之识,但您与我有过多次通话,不需我具名的给您以最大的帮助的那些人们,也应该对我有所了解,他们应该将他们所了解与理解的我都告知了您。

当然,我所说的这些只是我个人的感受,我无意也没有资格将自己的感受强加于他人,相信其他给过您帮助的人,无论是否出席您的答谢会,也能给我以理解。

说到答谢,其实应该是我感谢您对我多次坚拒以您的申诉代理人的身份为您提供帮助的理解。尽管您未必明白我为什么会尽我所能地为聂树斌平反去做那些,却又一直不愿担任您的申诉代理律师,但您知道我有我的理由,因而从未责怪过我。仅就您对我的这种本能的理解,我就得感谢您。毕竟,对人的善意的理解本身就是一种美德。正因为这样,所以我还得恳请您对我不能出席您的答谢会继续予以理解。

最后,祝您能早日摆脱聂树斌被错杀的切肤之痛,安享晚年。过去的一切,无论多么痛苦,都已成为过去。我们都应该为明天而活着,而且,我们都应该坚信,明天总应该比昨天更美好。

琐事繁多,心情沉重,匆草不恭,还请包涵。

邱兴隆敬上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