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但愿也有人告诉过你,圣诞老人是真的

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节日的气氛越来越浓厚。

每年的平安夜,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兴奋得难以入眠,满心欢喜又忐忑不安地等待圣诞老人半夜从烟囱里爬进来,期待着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藏在袜子里的礼物。在所有的童话和传说里,大概只有圣诞老人有这样的魔力,能够突破现实和想象的界限,让全世界的孩子们都深信不疑并且翘首以盼。

如果说童话故事是谎言的话,那圣诞老人可能就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谎言。

几百年来,为了维护这个谎言,为了让孩子们相信圣诞老人是真的,为了呵护孩子们心中那个有圣诞老人的美好世界,欧美国家的成年人做出了许多让人感动的努力。

今天的故事,要从新闻史上最著名的一篇社论讲起。

1897年7月20日,纽约上西区一个叫弗吉尼娅(Virginia O’Hanlon)的8岁小女孩,给纽约《太阳报》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

亲爱的编辑:

我今年8岁。我的一些小朋友说,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爸爸说过,《太阳报》说什么就是什么。请你们告诉我真相,世界上有圣诞老人吗?

弗吉尼娅·欧涵朗

西95街115号

这封信在《太阳报》的编辑部里压了三个月,直到10月份,一个叫弗兰西斯·丘奇(Francis Church)的编辑看到这封信,于是写了一篇社论,作为给弗吉尼娅的回复。

在这篇社论里,他以斩钉截铁不可怀疑的语气,对弗吉尼娅以及所有的孩子们说,“圣诞老人是真的,他就和爱、慷慨和奉献一样,是确切存在的。”

丘奇写道,“如果没有圣诞老人,这个世界会变得多么无趣!就像没有了所有叫弗吉尼娅的人一样无趣。那样的话,就没有了孩子气的信仰,没有了诗歌,没有了浪漫,人生将变得难以忍受。照亮世界的那永恒的来自童年的光,将从此永远地熄灭。”

丘奇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做过战地记者,亲眼目睹过屠杀,领略了现实的残酷,但这并没有打消他心中对于那个“看不见的童话世界”的信仰。

他写道,就算雇人在平安夜守着烟囱没有等到圣诞老人,又能证明什么呢?没有人见过圣诞老人,但这并不说明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就像草地上跳舞的精灵一样,没有人见过,但并不能证明她们不存在,因为“世界上最真实的东西,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是看不到的”。

他的语气带着一种在当时常见的甜腻和夸张,即使在今天读来我们似乎仍然能够感受到他热烈急切的心情,“即使是世界上最强壮的人、即使世界上所有最强壮的人一起用力,也无法撕开笼罩在未知世界上的薄纱。只有信仰、想象、诗歌、爱和浪漫能够掀开那层帷幕,看到超凡的美好和荣光。这些都是真的吗?是的,弗吉尼娅,没有什么比这些东西更真实、更永恒。”

在文章的结尾,他说,“感谢上帝,圣诞老人还活着,并且将永远活下去。一千年以后,弗吉尼娅,哪怕是十万年以后,他也还会继续给孩子们的心带来欢乐。”

这篇社论的标题,就叫《是的,弗吉尼娅,圣诞老人是真的》。

丘奇的社论

我们都知道,社论是一张报纸的灵魂。丘奇的这篇社论,在当时被放在报纸上最不起眼的角落,但它毫无疑问体现了当时《太阳报》的气质和情怀。文章发表后马上引起了轰动,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转疯了”。

弗吉尼娅当然也看到了这封信。并且,这封信和她此后漫长的人生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

她在1910年结婚,但就在怀孕后、女儿出生前没多久,被丈夫抛弃。但她并没有被击垮,而是继续去上学,在哥伦比亚大学拿了教育学硕士,又在福特汉姆大学读了博士。

后来,她做了二十多年的教师,退休时已经成为校长,一辈子都和孩子打交道。

晚年,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当年丘奇的那篇文章,对她的人生产生了持久的正面的影响。一个孩子童年时期所接收到的善意和爱,转化成了支撑她一辈子的正能量。

弗吉尼娅又把丘奇给她的能量,不断地传播了出去。

在她的一生中,她不断地收到孩子们的来信,问她圣诞老人是不是存在。每次收到这些信,她都会在自己的回信里再附上当年她收到的那封信。

其中一封信,她是这么写的,

“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吗?亲爱的昨天和今天的孩子们,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我问了这个问题,想要找到一个答案。现在,长大以后,我成为了一名老师,我是多么希望所有的孩子们都能够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因为我知道,对圣诞老人和童话的信念,对于快乐的童年来说是多么重要。”

80岁那年,她因为心脏病住院治疗。医院里有一个维修工哈姆斯(John Harms),在知道她就是当年那个写信的小女孩后,特意装扮成圣诞老人,在圣诞节那天去了她的病房。

在哈姆斯亲吻她的脸颊时,弗吉尼娅悄悄地说,“我仍然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

再来说说丘奇的那篇社论。在此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那篇文章不断地被《太阳报》重新刊登,被其他媒体转载,成为英文媒体里重印次数最多的经典社论。

被不断重新刊登的社论

不但如此,围绕这篇文章所发生的故事,还被多次改编成电影、电视剧、音乐剧,同时也在许多其他影视作品里被提及。

“是的,弗吉尼娅,圣诞老人是真的”这句话也流传了下来,被人们用来形容对希望和信仰的坚持。

关于弗吉尼娅和圣诞老人的音乐剧

100多年过去了,但今天的人们仍然和当年的丘奇以及后来的弗吉尼娅一样,不遗余力地付出时间、智慧和爱,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相信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

有些父母,会特意在平安夜那天找个借口外出,然后装扮成圣诞老人带着礼物来敲门。

世界各地的许多邮局,收到写着“圣诞老人收”的信件时,就知道寄信人是一个相信圣诞老人的孩子。他们不会把这样的信件扔掉,而是会送到专门的地方,那里会有通晓各国语言的志愿者给这些小朋友回信。每年,芬兰的圣诞老人邮局会收到来自全世界150个国家的将近70万封信件。

芬兰的圣诞老人邮局

Google在每年圣诞节都会推出一个追踪圣诞老人的网站,实时更新圣诞老人从北极村出发后的位置。全世界的孩子们在24日登陆这个网站,就可以查看圣诞老人是不是已经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或者还有多久才会到达。

《生活大爆炸》的第六季里有一集圣诞特辑,原本的情节是谢耳朵在游戏里杀死了圣诞老人,但编剧考虑到会有孩子在看,为了不让他们失望,特地改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在挪威的卑尔根,每年圣诞节期间人们会用姜饼搭建童话城,里面有几千座大小形态各异的童话小屋。曾经有一年,姜饼城被小流氓破坏,挪威举国震怒,悬赏10万克朗捉拿肇事者。而工作人员也自愿通宵加班,终于在圣诞节前重新搭建了一座姜饼城。

卑尔根的姜饼城

纽约可能是世界上圣诞气氛最浓厚的城市,整个12月,这里到处能看到关于圣诞的各种装饰。2015年,纽约梅西百货总店就专门做了关于弗吉尼娅的橱窗装置。

梅西百货关于弗吉尼娅的橱窗装置

路过34街的纽约客们,看一眼橱窗里百年前的小女孩弗吉尼娅,想到她对圣诞老人的期望,大概也能汲取到一些力量。

NBC旗下的纽约地方频道每年也会在圣诞节这一天由资深记者Gabe Pressman讲一遍弗吉尼娅的故事。这个传统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年,这是纽约人自己的“圣诞颂歌”。

资深记者Gabe Pressman讲述弗吉尼娅的故事(图片均来源于作者微信)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虽然,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他们总有一天会分清现实和童话世界的区别,会明白驯鹿并不会飞,圣诞老人也没办法在平安夜挨家挨户地送礼物。

但是,我始终认为,那些曾经在童年相信过圣诞老人的人,不会完全失去相信童话的能力。那些美好的感受会永远地留在他们的记忆里,进入他们的血液和基因,成为陪伴他们一生的爱与力量,也让他们相信真诚,相信浪漫,相信美好。

大概这就是在欧美国家,整个社会的人都不遗余力地为孩子们守护童话世界的原因。

我也很高兴地看到,在我们国家,也有越来越多的个人和组织,开始参与“维护圣诞老人是真的”活动,致力于构建一个有圣诞老人的童话世界。

即使作为成年人,从理性的角度我们都知道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但是在圣诞节这一天,重新找回童心,去相信圣诞老人,也挺好的。

就像丘奇在他的文章里写的,“只有信仰、想象、诗歌、爱和浪漫能够掀开那层帷幕,看到超凡的美好和荣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假装在纽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