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德媒:永远的“二等公民”

《法兰克福汇报》关注外来务工人员在北京的生存困境,即使政府推出了新的落户政策,他们也难以成为真正的北京居民。《南德意志报》则关注中国为了防治沙漠化而建起的防护林。

年关将至,在西方国家进入圣诞和新年节庆季的同时,中国老百姓也开始为过年做准备,不少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务工的农民工也开始为返乡过年做准备。《法兰克福汇报》记者Petra Kolonko则关注了他们中一部分人的命运--在北京务工多年,但始终都是“二等公民”,没有户口,也没有正式居民所应有的各项权益,现在北京市政府在努力将他们赶出城区。

莫建华(音)来自山东农村,在那里他拥有一栋自己的小房子,但是他却宁愿选择和妻子挤在北京的一间16平米的房间里,过着没有自来水的生活。他们在北京已经生活了十年。之所以再艰难也要留在这里,是因为“在北京他们两口子一个月的收入加在一起能有一万元左右,这是他们在农村老家月收入的四倍”,记者叙述道。

“和莫氏夫妇一样,在过去几年里从地方省份来到首都找工作并且留下来的农民工数以百万计。这里有比家乡更多的工作,更高的报酬,城市的环境也比农村更干净、更安全。很多全国各地的高素质人才和大学毕业生也都乐意到北京发展”,作者接着讲述道,然而问题也接踵而至:这座首都现在是人满为患,交通堵塞成了常态,市政府开始拉紧闸门。

“到2020年,全市总人口必须控制在2300万的最高限之下。城六区(编者注:东城、西城、朝阳、丰台、石景山和海淀区)的人口未来四年内必须要从现在的1270万压低到1080万,也就是说要减少190万居民。……而所谓'降低人口密度'的计划则从农民工和外来人口入手,从今年开始政府不再向这些人员发放'暂住证'了。此外,市政府还采取各种方法,迫使农民工离开内城区,比如从去年开始,北京住宅楼的地下室被禁止出租。因为过去这些地下室常常被廉价出租给农民工居住,那里已经形成了一种地下居住文化。”

对于北京市“驱逐”农民工的措施,记者继续分析道:“市政府尝试将一些作为农民工就业首选的工厂外迁。内城的各种食品和批发市场逐个关闭。……颇受争议的一项政府决定是,关闭数百家私人办学的农民工子弟学校。这些学校是由学生家长、救援组织出资创办的,为的就是让那些没有权利在北京接受义务教育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也能有地方上课。这些孩子的学习条件通常十分艰苦,教育部门对关闭学校给出的理由往往是校舍建筑不安全,或者是不符合其它标准,但是批评人士认为,这事实上是在试图逼迫那些有子女的农民工返回家乡。”

农民工子女:我们的学校在哪里?

接下来作者笔锋一转,提到了北京市的一个新政策,这也许是农民工留京的一线曙光?根据今年8月出台的《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试行条例,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7年及以上的合法稳定就业且拥有合法稳定住所者,有望获得北京户口。如果符合这一条件的农民工真正在京落了户,那么他们的子女就可以在京接受义务教育。

但是记者接着分析道,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简单:“许多农民工直接就在文件手续上败下阵来。因为这些出生在农村的务工人员常常出生证、结婚证这类证件都不齐全。很多人虽然有工作,但是没有劳动合同,不论雇主还是他们自己都没有缴纳社会保险。此外,要证明自己有合法稳定住所,不仅需要递交房屋租赁合同,而且还需要出示房东的不动产产权证。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莫建华,就难以满足这些条件。他的房东不愿意交出房产证,莫猜测,这也许是因为房东担心自己需要为自己的租金收入缴纳所得税。”

作者最后总结道:“许多农民工认为自己的前途渺茫。北京人会因嫌弃这些外来人口占据了公交车和地铁而咒骂,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些农民工从事的劳动恰恰是他们这些本土居民早就不愿意干的活儿。售货员、厨师、餐厅服务员、理发师、快递员还有清洁工--这些服务业工种主要由艰苦劳作的外来人员承担。”

文章最后引用了莫建华妻子的一句话:“市政府可能希望我们最好回老家去。……可是如果我们都走了,北京人要怎么办呢?”

“绿色长城”

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再次被雾霾侵袭,《南德意志报》在其科技版面关注了中国在防治沙漠化方面的新尝试。记者Christoph Behrens撰写的文章《中国的绿色军团》(Chinas grüne Armee)向读者介绍了与嘉峪关长城平行的一道“绿色长城”。在古代,长城是抵御外敌入侵的屏障,然而今天,有一个更加可怕的敌人正在步步紧逼--沙漠化。“中国国土的四分之一已经被沙漠覆盖,而每年沙漠面积都要增加3000平方公里,这相当于德国风景名胜博登湖面积的六倍”,作者接着介绍了嘉峪关长城旁边的防护林,这座“绿色长城”能否捍卫广大的中原土地不被沙漠侵吞呢?

“从1978年至今,中国人已经在戈壁滩周围种植了超过600亿棵树木,这些防护林基本上与长城的走向并行,贯穿整个华北地区。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自然保护项目,据悉要一直推行到2050年。”然而,嘉峪关一带也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作者分析道:“政治领导层深知:沙漠化越严重,社会冲突的危险就越大。东北地区已经有超过一百万人口,其中大多数是回民,已经被政府从这片贫瘠的土地迁走,转移到其它地区定居。”

然而,这一防护林工程究竟能给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带来多大的贡献,仍然存在争议:“据专业杂志《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的一项研究,中国的绿色长城为全球植被覆盖总面积的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联合国也对防护林在维持大气二氧化碳含量方面的积极作用加以赞扬。但是批评者认为,这些种植工程并不是很具有可持续性。因为政府在防护林中使用的大多是速生的杨树和冷杉,这些树种并非天然生长在华北地区,所以甚至还会使得地下水的水位下降。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北京分部批评道,新增植被会'威胁自然林带的生存活力'。据该组织统计,中国天然树林植被目前只有大约3%处于健康状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