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蒋祖权:现代中国进入了一个装睡的时代

——在寒冷的冬天等风来

没有新鞋的时候穿着旧鞋,有了免费试穿的新鞋却还要继续穿着旧鞋;没有桥没有路的时候趟着水走,有了路有了桥却还在桥底下摸着石头过河。一代又一代嘴上求变,脚底生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忽悠着看似愚昧其实心里都很明白的人,因为一代接一代的中国人也都是普遍梦想出人头地,普遍期待升官发财,不要听嘴上说什么不稀罕,心里都是喜欢得不要不要的。古时候赶考走几个月磨破了脚,如今报考公务员挤破脑袋。

今天,很多人认同把中国所有历史和现实问题归罪于体制和文化上的原因,但是也许中国历史的答案已经不在这些里面了。体制问题加上文化问题阻挡了中国历史进步的理论已经蜕变成近百年几代中国人的借口了。

先看看体制的问题,世界上所有国家都经历了体制问题,但是很多国家的体制却没有古今一成不变的问题。古代西方国家的体制问题差不多隔几百年就会有一个明显的变化,从希腊城邦到罗马帝国,从英国的限制王权,到法国的几度共和,再到二百多年历史的美国。西方历史上,中世纪欧洲十分黑暗,上个世纪也打了两次世界大战,美国一百多年前还有奴隶,几十年前还不允许黑人学生与白人学生在同一所学校读书等等。很多国家的诸多发展经历证明,体制问题是不难走出来的;如果一个旧体制几千年都走不出来,那就已经不是体制的问题了,而是体制里面的人不愿意走出来的问题。

没有新鞋的时候穿着旧鞋,有了免费试穿的新鞋却还要继续穿着旧鞋;没有桥没有路的时候趟着水走,有了路有了桥却还在桥底下摸着石头过河。一代又一代嘴上求变,脚底生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忽悠着看似愚昧其实心里都很明白的人,因为一代接一代的中国人也都是普遍梦想出人头地,普遍期待升官发财,不要听嘴上说什么不稀罕,心里都是喜欢得不要不要的,古时候赶考走几个月磨破了脚,如今报考公务员挤破脑袋,因为这个旧体制里的各种欲望太多了,以至于里面的人历朝历代都是死不放手,外面的人也是千方百计想钻进去或者舍生忘死取而代之,一朝得手,一旦进入旧体制之后就只想发扬光大了。这样的历史如同一大锅辣死人的川菜,很多人嘴上说受不了,内心欲望中却无法放弃,就像一个个声称怕辣的人,嘴都被辣肿了还在继续大吃一样。

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体制都因为各种原因在不断变化调整之中,促成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变化的因素很多,有主动进步的,也有被动改变的。中国的问题体制却能保持几千年人治人不变,人治人习惯,人治人遗传,人治人成灾,人治人循环,从春秋战国到明清现代,人治体制的问题越来越坏,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推倒之后都是变本加厉重新再来;而一个旧体制的危害能几千年保持不变的原因绝对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体制下的人还受得了。世界上很多遭受旧体制痛苦的国家和地区都在变化,有些国家和地区并没有经历极大的痛苦,但却因为受不了旧体制的弊端而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古今中国历史虽然经历了各种天灾人祸的痛苦,人治体制却几乎看不出什么变化,这只能说明这个国家和地区民众的忍受功能非常强大;强大到成为了一种习惯,习惯到无所谓是非对错,无所谓到主动麻醉,麻醉到灵魂不知道的深处。

再看看文化的问题,近现代历史的一百多年里,世界交流之下,中西对比之下,中日对比之下,两岸对比之下,现代中国已经没有什么进步文化了,文化上的东西早已不攻自破了。在世界上其他越来越优秀的文化比较与影响之下,中国的文化早就已经起不到积极进步的作用了。

对外交往的时候,中国人熟练运用西方文化的概念和自由平等的理论来谋取各种利益,举国苟且的时候就强调中国文化的影响,就拿中国文化当理由,其实就是个苟且的借口。在一个落后的旧体制里,文化就是麻醉剂,旧体制里越是鼓吹文化越能产生麻醉,没有现代文化就拼命回忆古代曾经的文化相当于自我麻醉。

一百多年前的中国还算是处在一个睡不醒的时代,那个时候的体制和文化都已经沦为不堪一击的谎言了;一百多年后的现代中国实际是进入了一个装睡的时代,如今的体制和文化已经成为几代中国人理论上苟且的借口了,这是中国几个时代中隐藏起来的一个主打特色。

如今现代中国的各种特色十分突出与丰富,有的特色被拿出来炫耀,有的特色被用来做盾牌,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几代人把苟且的理由归罪到文化与制度上,有的人扮演受害者,有的人主动成为受害者,还有更多人天生就是受害者,受害者们在一起也害人和互害,人们在麻木不仁之中一起陷入了一个又一个不堪回首的年代,走到今天走进一个雾霾的时代,在寒冷的冬天里眼巴巴地等风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