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北京色情娱乐场所为何扫不完?

早在2001年,就有海外媒体曝光中国色情产业至少有500多万三陪小姐,每年带动的消费不少于5000亿。现在过去十多年了,从事色情娱乐业的人数毫无疑问也是大大增加了,每年带动的消费不少于万亿!如果没有各地权贵默许庇护,每个地方的色情娱乐场所不可能长久不衰!对不少地方而言,色情娱乐业已经成为创收乃至拉动经济的手段,色情娱乐场所已经走向了专业化、产业化甚至公开化。

12月25日上午,北京警方通报称,据群众举报,经缜密侦查,12月23日晚,北京警方依法对涉嫌存在卖淫嫖娼违法犯罪活动的多个场所进行查处,从现场位于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的保利俱乐部、海淀区板井路的蓝黛俱乐部、海淀区大钟寺东路的丽海名媛俱乐部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

官方报导中特别强调:消费群体疑有大财团CEO。这种人均消费上万的色情娱乐场所,显然不是平民百姓能去的地方,大财团CEO光顾一点也不奇怪,平日里进进出出的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乃至挥金如土的富豪。

折腾半年之后的一纸决定再次引起强烈的公愤,也再次触发全社会的恐惧,选在圣诞节前释放出如此荒谬的处理结果,可谓精心算计,马上要过圣诞节元旦了,人们因为关注圣诞节元旦,可以淡化负面影响,没有想到引起的舆论狂潮依然还是如同排山倒海。检方很聪明,故意泄露了案情细节,或许他们更清楚:历史终将做出公正的审判!

北京的色情娱乐场所为何扫不完?北京公安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场扫黄行动,敲打几家在业界有影响力的色情娱乐场所,有意思的是,扫黄行动往往都是一阵风,色情娱乐场所从未遭受过毁灭性的打击,更没有得到彻底的根治,扫黄行动一旦收场,色情娱乐场所依然火爆如常。

今年5月23日上午,也就是那桩冤案发生不久,北京警方曾对外通报,西城区塞纳河俱乐部、海淀区紫御国际俱乐部、海淀区豪锦时代国际会所、朝阳区嘉乐丽歌厅、朝阳区紫水晶歌厅、朝阳区今夜星光歌厅等6家娱乐场所因存在涉黄、涉赌违法行为被责令停业整顿。

北京警方表示,今年4月起在全市开展以住宿业安全制度落实、取缔无照场所、严控涉黄、涉赌警情为重点的专项清理整治行动以来,发现存在问题场所261家,依法罚款处罚52家,责令整改204家,取缔黑旅馆22家,行政拘留违法人员17人。整治活动打掉卖淫嫖娼违法犯罪团伙68个,抓获涉黄违法犯罪人员600余人。

色情娱乐场所涉黄涉赌是老问题不是新问题,北京也不例外,一旦色情娱乐场所不涉黄不涉赌,其存在的价值就不大了,在寸土寸金租金昂贵的京城,更不可能正常经营下去,更谈不上获取暴利,因而北京对色情娱乐场所的整顿并不是常年进行而是区分季节,每隔一段时间或几年才搞一场声势浩大的扫黄行动。

北京扫黄是历届公安局长的主要政绩,大凡新局长上任,都要靠扫黄树威扬名,进而拾阶而上。人们或许还记得,2012年4月20日至5月30日,北京也曾查处安全管理制度不落实、涉黄等违法违规歌舞娱乐场所48家,其中,名亨、悠唐、中国城等3家知名高档场所被查出存在组织介绍卖淫等违法犯罪行为,中裕、碧中海、潇湘、富贵人生等4家歌厅存在有组织“脱跳”淫秽表演等问题,纽约、梦幻鑫山角、云龙、灼热冰点、华丽夜色、环球等6家存在IC卡安全管理制度不落实的问题。同时,警方还对110举报多、群众投诉多的派丽舫歌厅、湾仔情等歌厅进行了查处。

满屏都是那桩折腾了半年之久的冤案,几乎所有的评论都被删除,我的评论甚至发都发不出来!呼呼!据说一位叫高远东的教授很巧妙地表述:“一个警察的错变成了警局的错,市局的错,市府的错,央视的错,检方的错······一错再错,一个可纠正的偶然错误变成一种必须坚持的必然错误,变成一种制度的错误,一个政权的错误,各位大人们真的觉得很合算吗?”

北京警方对色情娱乐场所的扫荡,人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2010年,当时新任公安局长傅政华走马上任,烧的第一把火依然也是扫黄!而且扫荡的是在京城红火十多年的“天上人间”。在坊间谈资中,这个有着“京城第一选美场”之称的夜总会不仅仅是色情娱乐场所,更是一种尊贵身份或特权的象征。每逢警方扫黄,坊间总有人不屑一顾:有本事就去查查“天上人间”。

2010年5月11日夜,身着治安、巡警、特警多种警服的数十支警察队伍突然冲进了位于北京东三环边的这个奢华娱乐场所。第二日清早,一条消息引发公众奔走相告———“天上人间”和其他3家顶级娱乐场所被勒令停业整顿6个月。这是对有偿陪侍处罚的最高上限。连北京警方自已都吃惊,那次扫黄“力度空前,高调罕见”。

办案人员事后说,当晚,为防走露风声,参与办案的人员统一关机,事先许多警察并不知行动计划。多年来,北京警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场扫黄运动,只是“天上人间”夜总会总能在每次扫黄中神话般安然无恙。2010年5月11日晚,专项行动采用治安、刑侦、巡警、特警等多警种联合行动。一下子端掉了包括“天上人间”在内的4家豪华夜总会,查获有偿陪侍小姐557人,查处卖淫嫖娼团伙149个,35家存在违法行为的娱乐场所被责令停业,其中31家存在卖淫嫖娼行为。取缔有招嫖行为的发廊256家,抓获作治安拘留以上处理的涉嫌组织、容留卖淫以及卖淫嫖娼违法人员1132人。

针对那年扫黄季节的大动作,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新闻1+1》中曾给予高度评价:“显示北京向某种特权进行坚决的挑战,并且捍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一个概念。你看天上人间在大家传说之中已经被神化了,甚至时间长了之后,不好的这种现象都被大家认为,好像你也必须去面对了,背后有背景等等,似乎是一个特权之地,但是这回打了。”

不知从何时起,城市习惯于把色情业包装为娱乐业,尽管每隔一段时间各地都要针对娱乐业来一次扫黄行动,其实几乎所有从业者对此都习己为常,知道扫黄行动一过,色情业会比以往更加活跃更加繁荣。无论是投资者和幕后的老板,还是色情从业者,都会加大力度,把扫黄行动造成的损失迅速找补回来。

无论是力主扫黄的官员还是色情业者都很清楚,色情娱乐业表面看上去有风险,收益却要远远大于风险,几乎每一个上规模的色情娱乐场所,几乎都会涉黄涉赌,而背后都有各不相同的保护伞在庇护,色情娱乐经营者往往会把暴利留给背后的庇护者,因而色情娱乐业在中国一直长盛不衰稳赚不赔。

早在2001年,就有海外媒体曝光中国色情产业至少有500多万三陪小姐,每年带动的消费不少于5000亿。现在过去十多年了,从事色情娱乐业的人数毫无疑问也是大大增加了,每年带动的消费不少于万亿!如果没有各地权贵默许庇护,每个地方的色情娱乐场所不可能长久不衰!对不少地方而言,色情娱乐业已经成为创收乃至拉动经济的手段,色情娱乐场所已经走向了专业化、产业化甚至公开化。

运动式扫黄年复一年,不仅无法撼动色情娱乐业的繁荣,相反每一次扫黄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这种色情娱乐场所,能像北京“天上人间”存续十几年不倒的现象很罕见,每当各地警力班子调整,色情娱乐场所都会受到一次局部冲击,投资者必须重新寻找并投靠新的保护伞,才能躲过新一轮的扫黄行动。

在中国,常常光顾色情娱乐场所的最大群体是谁?不是那些挥洒汗水的农民工,也不是那些养家糊口的上班族,而是那些挥金如土的权贵和富豪。一个城市色情娱乐场所的繁荣,往往能够折射出这个城市的畸形生态,以及权贵和富豪们崇尚迷恋淫乱的生活方式。

可以说,任何一个色情娱乐场所背后,都有保护伞在撑腰,大大小小的保护伞才是今日中国黄赌毒泛滥的罪魁祸首,不打掉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保护伞,对色情娱乐场所的任何运动式整顿扫黄都只是虚晃一枪!运动过后,几乎所有的色情娱乐场所还会涉黄涉赌。不信,请记住,过不了多久,人们又会在北京看到相同的扫黄故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墙外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