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强国必经之路?

伦敦之一度为“雾都”,首先是天气本来阴冷,少见太阳。其次是十九世纪的伦敦烧煤,工业革命,人口膨胀,伦敦四周没有钢铁厂、化工厂,只烧煤的消费增加,一时阴雾连天。最重要的是伦敦当年重雾,英国政府并无严控舆论。各大报纸批评时政,可以畅所欲言,反对党可以在国会就雾毒的问题提出质询,要求严加整饬。若有市民在伦敦海德公园发表演说,不会遭到抓捕,控以“散播反动言论,危害国家稳定”被判处枪毙。

北京空气极度污染,政府称之为大自然中性的“雾霾”。许多中国人在戴氧气罩时,认定今日大陆空气极度污染,是大国强崛的“必经之路”,因为十九世纪末的“雾都”伦敦,也一样空气污染,而且死过人。

如果这样一类比,令中国人想到自己将会是未来的英国,觉得前景光明,自豪无限,心理上难得享受到一点平衡,甚而多深呼吸一两口,倒也无坏,这个世界也会为这个喧躁的群体终能静下来呼吸而觉得高兴。

然而外面的人,拥有资讯和常识,就明白今日的北京,绝对不是昨日的伦敦。

伦敦之一度为“雾都”,首先是天气本来阴冷,少见太阳。其次是十九世纪的伦敦烧煤,工业革命,人口膨胀,伦敦四周没有钢铁厂、化工厂,只烧煤的消费增加,一时阴雾连天。

最重要的是伦敦当年重雾,英国政府并无严控舆论。各大报纸批评时政,可以畅所欲言,反对党可以在国会就雾毒的问题提出质询,要求严加整饬。若有市民在伦敦海德公园发表演说,不会遭到抓捕,控以“散播反动言论,危害国家稳定”被判处枪毙。

中国人对于“伦敦”这个城市的认识,自道光年的英中贸易战争以来,一直停留在“雾都孤儿”的狄更斯中译本、一点点福尔摩斯;然后则“马克思曾在大英图书馆读书”,然后即飞跃至“哈劳斯百货公司欢迎中国豪客”,以及“国家主席带同巨额订单访英荣获下榻白金汉宫礼遇”,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因此,他们以为中国的GDP增长,必经“雾都”成长的阵痛,还因此沾沾自喜,也很正常。

中国人渴望自己能与西方文明国家平起平坐,时时在“西方”的历史上寻找先例,来令自己做的蠢事(原谅我的直率)“听上去理所当然”(Justified)。

西方许多人渐也了解此一民族性格。许多年前,一群中国人提起“文革”的全国疯狂,垂头丧气,觉得自己走了弯路。我安慰他们说:“法国大革命后期,也有过恐怖时代,革命专政,血流成河。你们不必自卑,其实中国人跟法国人,是同一档次的民族。”

现在,我很欣慰地看见,中国人从“雾都”伦敦的先例,终也发现自己与英国人一样的高度。我不会说他们缺乏逻辑与历史修养,不,我不会这样说,总之见到北京的大妈和大叔,在“雾霾”中跳广场舞打太极,而且还那么乐天而开朗,我由衷为他们感到安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