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羽谈飞:寄语2017:只要继续耍流氓我就放心了

当你呆腻了日韩台、欧罗巴和北美大陆平静的生活,你定会对金正恩领导下的中世纪遗产有一种免费观光的意外钟仪;当吃腻了大鱼大肉之后,你一定会看见韩国泡菜和中国臭豆腐而大快朵颐;当你挖空心思急欲冲破黑暗而不得时,不妨平心静气享受人类最后一幕非人类肥皂剧。正如哪天金正恩消失了,中国人会像打翻了的五味瓶而失去唯一能刺激笑点的现场直播剧。

今天是2017第一天,大伙儿心中一定有很多企盼,盼什么呢?盘点刚刚溜走的这一年,冤判案,聂肾案,嫖杀案,射钉枪案,当街屠警案,两女强传案,屁股开花案,独立参选案,巧克力跳楼案,恶意讨薪公审案,海口暴打妇幼案,灭门真凶为官18年……,案案惊心,件件追魂。我想,大家一定企盼新的一年不再有系列流氓做派的惊悚案,对吧?不幸的是,理想虽丰满,但现实很骨感。幸运的是,羽某的想法倒是很性感,不性感至少也喜感。

在南海争端之后,有一句很壮气的网红经典:“只要祖国耍流氓,我就放心了”。听说过吗?对,就是这句,满满的爱国正能量。意思是,只要政府政权霸气横蛮,就能国泰民安。关键就在霸气横蛮,这不就是耍流氓吗?对,政府耍流氓才是国民的福音。哈哈,我也是这样想的,我特别想借这句来为2017送上一句衷心的祝福:“只要祖国继续耍流氓,我就放心了”。

如果在两年前,每每看见政府公权的种种流氓做派,羽某就怒发冲冠。但最终发现生气没用,你越气越成为流氓的精神福利。你说眼不见心不烦不就可以了?只可惜又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咋办?答案:与其揪心难缠,不如默默围观;与其苦大仇深,不如当作绝世表演;与其哀叹生而不幸,不如祷祝三生有幸才没错过最后一席丛林盛宴。也许你会说,太冷血了吧?不,这绝不是冷血,而是倍加珍惜生在这世这国的每一天。因为,即便这里微不足道的一小案,都是流氓史上的珍稀绝版。就说发生在上半年那桩两女被强传案,当你看完小姑娘偷拍的视频定会拍案叫绝:这才叫流氓嘴脸,所有影视大片中的阿飞地痞都应该跪下自个儿扇脸。

去年六月深广两地禁路电摩,嗨,光天化日之下的各种生猛大片那才叫大开眼界。城市全警出动,或虎背熊腰,或腰肥肚圆,或贼眉鼠眼,五六个彪形大汉围捕一个骑电摩的上班女,有的后面还带着孩子。拉、抓、扯、扣、扑、拽、烤,十八般武艺十八般兵器无所不用其极,比去洗脚房抓失足女还要英勇无敌,根本就不顾忌底层谋生之艰辛。当你看见如此这样的流氓镜头,你一定极有兴趣探索孕育这些流氓胚子的容器是啥形状?更有兴趣猜想创造他们的受精卵是如何中途变形走偏?说说,假如你不生在这世这国,怎么可能有幸目睹如此的流界奇观?其实这根本不算啥。

去年五月发生在海口的暴打妇幼案,那才叫再创流界新记录。头戴钢盔身披铠甲的制服流氓操起警棍,对坐在路边哭泣的老妇幼一阵暴击,霎时凄厉的惨叫声撕破长空,暴击之后制服流氓就扬长而去,结果,不但是自罚三杯,还把拍摄这段暴打视频的小年轻也给抓进去了。不但流氓敢出手,而且流氓还有后手,谁敢见证多言,算账不等秋后。之后不久,同样是拍摄流氓耍横,兰州两大学生被暴揍得双臀开花,如果不是两小子退裤示伤,你根本不可能想象流氓已经流到了何等境界。如果你对以上流氓行径已经瞠目结舌的话,那太井底之蛙了,前面的流氓行径至少还没要命。就在海口暴打和屁股开花事件之间,皇城根下爆出了惊悚的打飞机死,所有能开动的国家机器齐齐上阵伪造“合法”证据,将一桩本算极不复杂的非法执法事件上升到攸关国家稳定的政治层面,将震惊天下的公权虐杀案硬生生捣鼓成了旷世糊涂案。真相没了,正义没了,纳税人的钱也没了。这就不是你所想象的流氓才能干的活儿,这是骨灰级流氓爷且有东方不败神功才能玩转的吸星大法。

以上全是众所周知的流氓行径,也许你会说你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盛世奇观。如果再讲一两个你看不见的流氓行径,你一定会瞳孔放大。

去年11月在微信群流传一个视频,BBC记者采访北京独立参选人刘慧珍的受阻过程。当高鼻梁英国记者手持采访机走进刘慧珍的大门时,一群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愣头青用身体堵住了进门的路径。他们不对记者有任何肢体接触,他们甚至也不愿将自己的脸展示在采访镜头。他们耸拉着脑袋眯缝着呆滞的眼,他们按照记者意图走近的路线移动自己的人墙姿势。他们不说话,他们只是用沉默的肢体语言让记者不能走进当事人半尺。他们因为动作不到位被老大给骂的爹娘掉渣,但他们都服服帖帖任由老大辱骂和训话,他们仅仅是一群刚二十出头的孩子。如果你要问他们究竟是谁?对不起,我对于他们是谁不感兴趣,我只是对他们父母是谁感兴趣,只有极品脑残的渣父渣母才会生出这样极品二逼的呆儿孽子。而唆使他们这般呆头呆脑去围堵的头儿和头儿的头儿,这就不能叫流氓行径,而应该叫流氓艺术,并且是独一无二的天下奇珍瑰宝。别说你转世唐宋元明清看不到,即便回炉到盘古开天也不可能见到或听到这样的流氓传闻。

就在你目不暇给各种流氓宝典时,最近又传来“别迷信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会伤及国家安全”的洪荒之音,我就知道,耍流氓已经踩不住刹车。这就对了。有人总是喜欢骂政府,骂政权,想变天,这很不好嘛,我现在很舍不得这样的政权政府。当你呆腻了日韩台、欧罗巴和北美大陆平静的生活,你定会对金正恩领导下的中世纪遗产有一种免费观光的意外钟仪;当吃腻了大鱼大肉之后,你一定会看见韩国泡菜和中国臭豆腐而大快朵颐;当你挖空心思急欲冲破黑暗而不得时,不妨平心静气享受人类最后一幕非人类肥皂剧。正如哪天金正恩消失了,中国人会像打翻了的五味瓶而失去唯一能刺激笑点的现场直播剧。

怪不得政治学博士江绪林要自缢了生,因为他生前一直都在念叨“一旦变了,我该怎么办?我这政治专业的博士岂不是就没事了么?”。这确实是一个问题,羽爷似乎也有点担心“变了”这个问题了。不过,江绪林囿于职业束缚的原因,他只能担心“变了”之后的无事可做,他却不能在“变了”之前无事找事。羽爷就不一样,不管“变了”之后是否有事可做,至少“不变”之前我会忙得没时间考虑“变了”之后的事。忙什么呢?忙看天天上演的惊悚流氓大剧,看完之后忙写剧评,写完之后再看,看完之后再写。哈哈哈哈,岂不快哉!

因此,我的2017新年寄语就是:只要继续耍流氓,我就放心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