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2016绝不是最糟的一年

强权体制不会因为我们选择放弃反对,放弃一些原则,奴颜婢膝就会变得仁慈,宽容,如果是这样,那么在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朝鲜这样的国家就不会有无数的人们遭到迫害了,如果有一些人因为放弃自己的一些原则可以获得一点空间,那么一定是因为有人在一直坚守自己的原则。

Stariver:昨天霾至,今天开始数九了。歌曰:一九二九不出口,三九四九霾里走,五九六九毒死狗,七九烟筒开,八九毒气来,九九加一九,僵尸遍地走。

阑夕:Google和百度都发布了年度Top10的热搜关键词。兲朝以外的人活得如此轻松,赵奴呢?房价、车牌、税收、毒疫苗、户口、腐败、计生,唉!

石扉客2014:跟一个老友聊时势,都感叹局面奇诡,过往经验完全指望不上了,彼此提醒莫谈国事一定要避免祸从口出,互道珍重后告别。这位老兄忽然一转身站定,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心里都知道要少说,可是我他妈的就是憋不住啊,就是想说啊!帝都的寒风中,我们不约而同叹了口气,蹒跚着往地铁口走去。

MyDF:听说人民日报要“争夺国际话语权”,吓了一跳,难道他们要到国际上删帖?喉舌的话语权,是靠国内封杀言论得来的,在国际上显然行不通。

damyata:很多年后,大家回想起2016年,各种肇始,初见端倪,百味杂陈,众说纷纭,唯一的共识:那绝不是最糟的一年。

一个王朝覆灭前总会有诸多荒诞之事。据北京时间消息,12月27日,51岁的大妈赵春华因摆射击摊涉非法持枪获刑3年半。女儿王艳玲说,妈妈因身体不好辞职,发现“打气球”生意不错,以2000元的价格盘下摊位,每月还交500元“管理费”,每晚9点半后出摊,“从未被警察提醒不能经营这种游戏”。“母亲每天用嘴吹1000个气球,一个月赚3000元”。“经常可以见到摆摊打气球的,我们一直觉得这种就是玩具枪。如果知道是枪,母亲压根就不会碰。”王艳玲反复强调。尽管女儿在法院与派出所之间奔波求情,希望念在母亲文化程度不高、初犯的份上量刑轻一点,但仍被判刑3年半。前几天,赵春华托律师告诉女儿,让她不要再花钱“救自己”,现在就希望能在看守所里过年,“因为狱友都熟悉了,到监狱后都是陌生人”。——就知道欺负百姓,派出所年底冲政绩,还差一位,所长:就这老太太吧。

一个光怪陆离的青年人:突然想起电视剧为了邀功随便抓了几个百姓谎称反清复明的走狗处死了头满意了属下也有功了不然没事干没乱党抓日子还怎么过。rpf1012:在天朝,上面有人拿真枪打猎。普通百姓,因摆摊玩具枪坐牢获刑。我们是“法治社会”,我们的法律之下“人人平等”。//六十多年目睹之怪现状:如果说是按法律办事,那么应该把全国干这行都抓了吧?还有就是制造这种“枪支”的工厂老板是不是该判死刑啊?如果做不到以上两点,就是选择执法!//月牙泉里的七色沙:中国确实崛起了,在成功地战胜了孤儿寡母后,又战胜了一个老太太//喵一声不见了:行政机关平时收钱,公检法年底抓人。一点也不浪费,真好!//伊布-拉稀莫为奇:这会成为一起臭名昭著的无耻审判定在中国法制的历史耻辱柱上么?

女子碰瓷女司机讹到20元,高兴得当街跳舞】梨视频:2017年1月1日,湖南永州一女子在马路上碰瓷一名女司机,双方讨价还价之后,女子拿到了20元,竟高兴的跳起舞来;她自称半小时能讹250元,搞钱是为了打麻将,引群众围观。——警察是干啥的?法律也保护坏人?//Godlovejacky:老太太非要摆摊打气球。要是碰瓷也不会坐牢一把年纪学什么老实干活。//股市北斗星:一个碰瓷的事折射出来社会中的好人是干不过坏人的。// diyuhuo:警察太忙,忙着抓天津老实挣钱,摆射击摊被判刑的老太呢,这种坏人就留给老天爷收他们吧。

ZhMinYH:以此类推,弹弓随后将被鉴定为可射击武器,裁纸刀将被鉴定为可割喉杀人武器,火柴打火机将被鉴定为可纵火犯罪武器,化肥硝铵将被鉴定为炸药,整个中国将被鉴定为军火库……这就是逻辑,必然逻辑。

ziliyang:能执行血腥命令的人,肯定都是没有底线,为了利益可以什么都做的人。这样的人即便还没有因为作恶被惩罚,在其他方面出事的概率也是非常大的。///*yasenwang9:王建平这种毫无人性、急于表功的,往往被皇上视为最大的威胁,即便他表现得再忠心耿耿,因为他之表功实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干那些毫无人性的事,也就有可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置皇上于死地,故而皇上必欲除之才心安。奴才就是不好当,不卖力则骂你不卖力,太卖力又怕你有所觊。

redfireage:在革命群众声势浩大的讨声中,又一位知识分子被“打倒了”——邓相超教授的微博消失了。近日革命群众不仅在网上对邓教授发起声讨和批斗,而且还有一大批人去邓教授的单位去围攻。文革真的又开始死灰复燃了?

【估计党支部含着眼泪把钱分了】海峡网:2016年12月29日,福建省长乐市村民陈祥基,将16万元特殊党费交到村党支部。这钱是他的父亲陈纲湍一生省吃俭用攒下的。陈纲湍是该村的老支书,1955年5月入党,有60多年党龄。上月因病去世。弥留之际,他嘱咐子女,将16万元作为党费交给党组织。——该过年了奖金还没着落,党支部含泪把钱分了。不过你家要是缺钱你的子女是不会交出去这16万的。//烤玉米j:贪污了一个亿,上交16万?//kongkong-ye:他家应该很有钱,没钱不会把自己16万扔了,欲盖弥彰,做贼心虚,被你说中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