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2017年的世界新秩序是什么?

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评作者塞缪尔森(Robert J. Samuelson)的文章说,2017年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我们会否目击二战后的国际秩序逐渐衰微?而这个已有七十年历史的秩序,一向是由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所控制。

1991年苏联崩溃后,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真正的强权。美国的强权促成了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全球化贸易把世界各国联系在一起。市场和政府监督结合的美国经济和政治模式,被世界各国竞相效法。1990年至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证明,无人能够挑战美国。世界少数国家拥有可怕的核武器,美国和俄国虽然数量最多,但也都深知核战下大家只有一起死的道理。

世界经济已经放缓。实际上所有主要国家,如美国、中国、德国等的经济增长,都从一度达到的高位滑落。更大的繁荣和民主政治之间假定存在的联系,出人意料地并未实现。

民主理想破灭伴随着对经济的失望。全球化及贸易声誉扫地,被视为西方发达社会工资降低,失业增加的罪魁祸首。随着人口老龄化,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受到极大压力,在难以承受的社会福利重担下苦苦挣扎。公众舆论转向经济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而不是加强民主观念。这就是英国脱欧和川普崛起的背景。

唯一超级大国的概念也没有市场。实力,是实现愿望的能力。以此衡量中国和俄国,都是重要的强权国家。“超级大国”的称谓,的确可能是误导或过时的说法。美国不可能派遣部队到热点地区为所欲为。核共识正在受到侵蚀。北韩已拥有核武器。伊朗有朝一日也会拥有。越多国家拥有核武,某些国家就越有可能作出灾难性的误判。

二战以后,美国的全球战略磕磕碰碰。当美国希望促进和平、繁荣、稳定和民主社会时,这个战略从军事上保护了盟国,抵制了共产主义的心理和政治诉求。这个战略虽然遭到许多挫折,但总的来说是成功的。欧洲和日本得到重建,苏联土崩瓦解,共产主义信誉扫地。

美国力求设计冷战后的国际秩序。但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其他国家的反应,以及历史的复杂性。由于很多原因,现在的国际秩序复杂多变。中国、俄国和许多国家讨厌美国的领导角色。很多美国人也厌烦担当这种角色。尤其新科技,如电子商务、网络战等,进一步重新分配权力和影响力。

总之二战结束以来,美国的领导力基本维持了世界和平。不论我们喜不喜欢,美国是独一无二的世界警察。奇怪的是,美国领导人往往帮倒忙,削弱美国的力量。奥巴马对军事力量的轻视有目共睹,结果导致盟国和敌人都不重视美国在叙利亚等地的战斗力。

川普对虚弱的国际秩序有自己的看法。他选择的战场是贸易。他威胁大幅提升中国货和墨西哥货的进口关税。如果触发一场贸易战,效果对美国工人和机构可能适得其反。基辛格在其最新的书《世界秩序》(World Order)中认为,当国际秩序从一个体系向另一个转移时,世界处于最大的危险中。这一警告发人深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万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