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心灵之灯 > 正文

各有各的快哉

有人列举世上最快乐的人:刚刚完成作品的艺术家,为婴儿洗澡的母亲,挽救了患者生命的医生,正在用泥巴修筑城堡的儿童。

联想到中国的四喜诗:‌‌“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古人列举的四种最快乐的人,把两种答案比较一下,你会想到什么?好像后者比较偏重现实功利,即使他乡遇故知,恐怕也因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要有个照应吧。咱们前贤有谁把母亲为婴儿洗澡、儿童用泥巴修筑城堡列为人生至乐?母亲的快乐,恐怕要等到儿女名扬声显。儿童用泥巴修筑城堡,后果大概是大人的苛责吧。

再想下去,不会忘记金圣叹的三十三条‌‌“不亦快哉‌‌”,他的快乐包括当和尚偷吃肉,不喜欢的人死了,烧掉借款的契约不必还债,看人放风筝断了线……这人的趣味未免太‌‌“低级‌‌”了吧?如果说这是文人狂士的个人癖好倒也罢了,怎么成为后世文人快乐的原型?文豪梁实秋,也把如下云云列为‌‌“不亦快哉‌‌”:早晨遛狗,狗的便溺遗留在别人门前;夜晚坐汽车回家,走近巷口,司机及早按喇叭叫人开门,四邻八舍都惊醒;穿睡衣上街;边走边吃甘蔗,随地吐渣……梁先生不遛狗,也不会在大街上吃甘蔗,他的这些‌‌“快哉‌‌”也许是游戏笔墨,存心讽劝世人,可是没人这样解读。

这么说,我们今天的‌‌“不亦快哉‌‌”,大概是:一阵秋风把庭院中的落叶吹到邻家;挂上公用电话的话筒,忽然哗啦哗啦,‌‌“退币口‌‌”出现一把硬币;邮差把别人的信错送到我家,打开一看,里面有两张昂贵的入场券;寄宿岳父家,昏暗中在庭院漫步,见娇妻迎面来,急拥而吻之;匿名上网,痛骂自己讨厌的名人,辱及三代……移民在外,有些人得了忧郁症,专家好心劝告平时要找快乐。一般人认为要快乐就得有钱,专家说错了,要放任性情,做‌‌“与众不同的自己‌‌”,不为他人而活。金圣叹的‌‌“不亦快哉‌‌”出乎性情,可是因此我们就得奉为经典,代代流传?我们学他,就可做‌‌“与众不同的自己‌‌”?‌‌“性情‌‌”也有品牌,我们难道不能评比分别?挽救了患者生命的医生,看人放风筝断了线的金圣叹,一笔写不出两个快乐,因此我们不能加以抑扬?

说到性情,我们家乡的老农流行一种说法,人生有四大乐事:坐大车,走沙地,穿旧鞋,放响屁。‌‌“大车‌‌”就是牛车,人可以躺在上面。那时人人穿手工做的布鞋,新鞋又硬又窄,挤得脚痛,富家子弟都是把新鞋交给听差跟班先穿两个月,他再穿就柔软舒适了。你看这里面有性情。城里某些居民的性情不同,他们认为人生乐事乃是:其一,赌博赢钱;其二,与美女同居,她负责生活费用;其三,做败家子挥霍万贯家产;其四,做官浪费公帑。这些也都出乎性情,所以你都给他100分?你若问我意见,我会直言,其中有些人的心地这样龌龊,他还是去得忧郁症吧。

永固法师在他的专栏里说,阿根廷的一位高尔夫选手赢得一笔奖金,他把钱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妇人,因为她的孩子重病,急需一笔医药费来救治。几天后,警察告诉那位选手,那妇人是个骗子,根本没有结婚。那位选手的反应是:‌‌“太好了。你是说根本没有一个重病将死的小孩?这是我这个星期听到的最好的消息。‌‌”看他如释重负的口气,简直可以用圣叹笔法形容‌‌“不亦快哉‌‌”。可是这一‌‌“快‌‌”和那一‌‌“快‌‌”,境界高下差得多么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王鼎钧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心灵之灯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