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16岁成为民国时尚女王 力压陆小曼 不输英女皇

沪上的女儿们,

便都以穿「云裳」的衣服为荣。

云裳的服装领签

云裳出品的服装

云裳能引领上海时尚,

还多亏张幼仪经营有方。

时装一经面市,

她便请来两位名媛做模特。

一位是「情敌」陆小曼,

另一位,就是唐瑛。

唐瑛

开业那天,

陆小曼、唐瑛带上各自的闺蜜,

身着云裳新装站在台上,

大小报刊的记者一涌而至。

场面火爆,丝毫不亚于,

今天的一场时装发布会。

那时唐瑛才不过17岁,

进入社交圈不足一年。

但她的行止、打扮,

常常会成为报纸的焦点。

那时节,上海的百乐门舞场,

流光璀璨,熠熠生辉,

称得上是「亚洲第一乐府」。

*

来这裡寻欢作乐的,

无一不是上海名流。

而几乎每天夜裡,

贵妇也好,名绅也罢,

都在等唐瑛出现,

想看看她今天又是怎样的打扮。

小小年纪,

唐瑛便成了时尚标籤。

她穿衣配饰十分考究,

从造型到衣料,从首饰到妆容,

既保留着东方女孩特有的神韵,

又兼容了西方的新潮与大胆。

ChannelNo5香水、

Ferregamo高跟鞋、

CD口红、Celine服饰、

channel香水袋、LV手袋…

凡当时法国贵妇人所有的,

*

她都一一具备。

配上旗袍,东西调和,

总能绽放出别样的美。

唐瑛生于1910年,

父亲唐乃安是清政府获得,

庚子赔款资助的首批留洋学生,

也是中国第一个留洋西医。

回国后,他在北洋舰队做医生,

后在上海开私人诊所,

专给上海大家族看病,

往来间非富即贵。

唐乃安于北洋舰队时期

殷实的家境,父亲的开明,

这种环境裡长大的唐瑛,

自然是知书达理,才情颇高。

唐乃安对她宠爱有加,

学前便请了专门的教师,

教授英语、钢琴、崑曲。

到了上学的年纪,

又送她进了贵族名校中西女塾。

中西女塾旧貌,就读于此的皆是富贵人家,宋氏三姐妹、张爱玲都在这裡读书

唐家的坐行起居,一日三餐,

每一样都比别人精緻。

光厨子就有四个,

一天三顿口味不得重複。

用餐过程中,不得玩餐具,

不得大声说话,喝汤不能发出声音。

这都是唐瑛自幼习惯的规范。

唐瑛幼年

唐瑛从小有私人裁缝,

每季少不了十二套衣服。

坊间曾有传闻,

说唐瑛有十口描金大箱子,

裡面绫罗绸缎,旗袍、洋装,

满满当当,每年一换。

那时名媛交际乃一时风尚,

待唐瑛长到16岁了,

父亲便放心地让她出去交际,

母亲去舞场也常带上她。

不久后,

唐瑛便成为上海第一交际花。

唐瑛少女时期充满了古典美

彼时所谓的「交际花」,

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

上海舞厅中,确实有那种女人,

有的是过去青楼的头牌,

从良嫁人后又出来招蜂引蝶,

有的是脱离了穷困家庭,

住到外面来交「朋友」、受人供养…

她们生活阔绰,讲究排场,

周旋于富商、黑道之间,

但充其量只能算是「交际草」。

而所谓名媛,

必家境优渥、学识出众,

风韵与底蕴,缺一不可。

唐瑛在上海交际圈一出场,

就引来了名流们的驻足观望。

她的时尚、前卫,个性,

与之无与伦比的美相辉映,

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

上流社会的贵妇选衣服,

都先看唐瑛最近穿什麽。

她总能第一时间抓住巴黎时尚,

把最潮最奢侈的国际品牌,

带红整个上海滩。

小报每天鑽空心思研究的,

都是她穿的什麽衣服,哪个牌子,

为什麽要这样搭配。

陆小曼

陆小曼在北京谈风弄月时,

唐瑛还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如今唐瑛红遍上海,陆小曼非常诧异,

拿起唐瑛的照片一看,

再看报纸上的着衣、体态。

几分傲气顿时消解,

「不行,我非得见见唐瑛不可。」

陆小曼与唐瑛的合照

谁知,南北名媛一见如故,

1927年,在中央大戏院举行的,

上海妇女界慰劳剧艺大会上,

两人联袂登台演出崑剧《拾画》《叫画》。

一个柳梦梅,一个杜丽娘,

流姿顾盼,风流尽显,

引爆了整个会场。

两人在对戏

同时,

由她俩「形象代言」的云裳,

早已从上海风靡到北京、天津,

成了女孩们衣橱里必不可少的一件。

1927年的冬天,

南京、苏州、无锡等城市的大街上,

凡是有时髦女子出现的地方,

就有云裳大衣组成的亮丽风景。

1935年的秋天,

唐瑛更是做出惊人之举。

她要在卡尔登大剧院,

用英语演出整部的《王宝钏》。

当时,扮演王允的,

是《文汇报》董事之一方伯奋,

扮演薛平贵的是沪大校长凌宪扬,

王宝钏则是唐瑛来演。

因用英语演出京剧的第一遭,

大家为买票挤破了脑袋。

演出当天,台下座无虚席,

唐瑛不但英语流利,而且很会做戏。

这场演出在全国都引起了轰动。

后来,唐瑛又在洪深的话剧,

《少奶奶的扇子》里做主演。

她穿着曳地长裙亮相时,

立即引得台下一片沸腾。

英王室出访上海,

她又被邀请表演钢琴和崑曲,

各大报纸争相刊登她的玉照,

风头甚至盖过了英国王室。

当年《少奶奶的扇子》见报

唐瑛拥有了当时女性,

心目中所嚮往的一切。

美貌、家境、才华、个性,

对时尚的把握,对新奇事物的创造。

当时有一本名叫《玲珑》的杂誌,

长期以来鼓励女性独立,

整版整版介绍唐瑛,

号召女孩子们向她看齐。

非常前卫开放的杂誌《玲珑》

如此盛名之下,

追求者自然不计其数。

但和风流韵事傍身走的陆小曼不同,

唐瑛的情感并没有那麽轰轰烈烈,

闹得世人皆知。

诸多追求者中,

名气最大的,当属宋子文。

他是宋嘉树之子,

也就是宋氏三姐妹的胞兄。

论家族背景,才学抱负,

出其左右者万中无一。

一表人才的宋子文

唐瑛的哥哥唐腴庐,

和宋子文自幼便是好友,

不仅一起在美国读书,

回国后还做了宋子文的秘书。

宋子文早就听闻了唐瑛的大名,

但直到一次到唐家做客,

才不可自拔地爱上唐瑛。

他开始疯狂地给唐瑛写情书,

每一封都极尽柔情呢喃。

唐乃安向来不喜政治,

认为一旦牵连,必有危险,

想方设法阻挠两人交往。

然而唐瑛心有所属,

不顾家庭反对与宋子文尺素传情,

没想到父亲的担心,终成现实。

1931年一个早晨,

唐腴庐和宋搭火车离开上海。

到车站之后,唐率先朝火车走去。

这时突然有人放出烟幕弹来,

本来宋子文也已下车,

但见有异状,他立刻鑽到火车下面。

烟幕中传来一阵枪响,唐应声倒地。

宋子文一生遭遇暗杀多达六次,唐父显然很有远见

唐腴庐身中数枪,

最终不治身亡。

而当时刺杀对象其实是宋子文,

只不过他与唐腴庐打扮相似,

刺客杀错了人。

《申报》上有关宋子文遇刺的新闻

得知真相后,唐乃安大怒,

立即要求唐瑛远离宋子文,

宋子文也深感愧疚,

再未主动接近唐瑛。

两人的情愫,

最终止于那十几封褪色的情书。

还有一个追求者,

便是孙中山的秘书,杨杏佛。

杨杏佛与陆小曼是好友,

有各种机会与唐瑛接触。

当时陆小曼尚未与王赓离婚,

与徐志摩的恋情却传得沸沸扬扬。

杨杏佛苦恋唐瑛,却不好表白。

杨杏佛与鲁迅合照

突然有一天,

画家刘海粟邀唐瑛来家中小聚。

到了刘海粟家,

却发现徐志摩、陆小曼、

王赓、杨杏佛都在。

席间,刘海粟高谈阔论,

先谈人生与爱情的关係,

又谈无爱的婚姻如何扼杀人性。

一顿饭后,王赓同意离婚。

唐瑛则明确地拒绝了杨杏佛。

后来,杨杏佛也遭到了暗杀

那时父亲早替唐瑛,

安排了一桩婚事。

男方是沪上豪商李云书的儿子,

李祖法。

嫁入这样的豪门,

唐瑛的生活一开始是惬意的,

她仍维持着交际花的排场,

继续风光无限的生活着。

然而,唐与李之间差距甚大。

和视交际如命的唐瑛相反,

李祖法喜欢安静,

不喜欢自己的妻子,

总是「沉迷」于声色往来。

两人的裂缝越来越深。

1937年,终因性格不合而离异。

离婚后的唐瑛,

反而更加独立、开朗,

并没有因婚姻失败一蹶不振,

依旧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閒暇时光与朋友逛街、喝茶,

参加各种聚会,穿梭于大小舞场。

只有爱自己的女人,

才会被人所爱。

没多久,唐瑛遇上了容显麟。

容先生是广东人,

性格活泼,爱好多样,

同样喜爱文艺。

他们渐渐熟识,慢慢走到了一起。

两人在新加坡结婚,

几番辗转后,最终去了美国。

此时,上海已是抗战孤岛,

往昔的繁华落下帷幕,

百乐门的舞场也日渐萧条。

唐瑛盛极一时的交际大名,

在时间的冲刷中飘散如烟。

唐瑛的妹妹唐薇红曾回忆:

「我大姐姐爱玩,爱打扮,

爱跳舞,爱朋友,爱社交,

爱一切贵的、美的、奢侈的东西。

所有的爱好,到老都没有改变。」

唐瑛的妹妹唐薇红,亦是上海名媛,李安拍摄《色·戒》,她还做了礼仪指导

确实,老年的唐瑛,

仍旧保持着自己的风姿。

爱打牌,爱逛街,关注时尚。

不论在家还是在外,

都会打扮得光鲜亮丽,

一举一动都保持挺拔端庄。

在她看来,美不是做给外人看的,

那是对自己人生的一份爱护。

唐瑛之子,李名觉,世界舞美设计的泰斗人物

1986年,

唐瑛在纽约寓所里静静离世。

在她的手边,

有个直通儿子房间的电铃,

但她从来没有碰过一下。

她也没有保姆,

平日裡,她把一切打理得,

清清爽爽,乾乾淨淨,

走的时候一脸从容。

有人说,世上女人的美,

大抵可以分为两种。

有一时之美,也有一世之美。

少女豆蔻年华,短短几年,

在无情的时间之中,

凋零也就凋零了。

如王国维诗中所言: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

而真正长久的美,

来自人生的底气,

于荣耀当中无骄纵,

于陨落之后无哀叹。

无论万里晴空,抑或阴云密布,

从每一个细节呵护自己,

这才是美人之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史海钩沉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