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国最会玩鬼才 娶名门之后会用33种语言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啊!微风吹动了我的头发,教我如何不想她?

温婉优雅,若花开春夏,灿烂年华。这诗意之词中,“她”字尚首次使用,让人觉思恋故土,柔肠寸断之情。

作词者为新文化运动先驱,学术精英刘半农,然而他英年早逝,所幸这词被他人惦念,谱曲传唱,成为经典之作。1981年,一位年近九旬之寿的老人在清华照澜院前踱步徘徊,长吟一阕老歌,此歌歌词,正为刘半农谱写之词。这位老人,是前清华国学院导师,出身书香世家的“中国舒伯特”、中国语言学之父,赵元任。

他会33种汉语方言,还精通英、德、法、日、俄国、等多种外语。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并称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曾在清华大学教数学、物理学,但最终却选择将语言学作为终身职业。

民国时期的大家,身上大都散发着“清冷”的气息,让人可望不可及。

但这位语言学大家不一样,因为会说33种方言,甚至比本地人说得还要好,走到哪赵元任都被人当做“老乡”。

1920年,英国哲学家罗素来中国办巡回演讲,赵元任担任翻译。每到一个地方,赵元任就用当地的方言来翻译,让人感到非常亲切,罗素的演讲内容广泛,绝不是一般海归学子能够胜任,赵元任却游刃有余。再加上他知识渊博,口齿清晰,罗素的讲学效果非常好。而同期来中国讲学的美国教育学家杜威,因为错失了赵元任这么优秀的翻译,讲学效果就差了一截。

赵元任与罗素。

除了汉语方言,赵元任的外语也玩的很溜。二战后他去巴黎参加会议。在车站,他对行李员说巴黎图画,对方听了还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巴黎人。

有专门研究语言学的学者称,赵元任掌握语言的能力非常惊人,因为他能迅速地穿透一种语言的声韵调系统,总结出一种方言乃至一种外语的规律。

这种语言天赋,早在赵元任儿时就已展现的淋漓尽致了。1892年,赵元任出生于天津,从小就特别爱学人说话。随父亲因公迁徙期间,他学会了北京话和保定话。从姨妈那里学会常熟话,从伯母那儿又学会了福州话。

1907年,15岁的赵元任考入了南京江南高等学堂,一次同桌吃饭的客人来自全国各地,他当即用8种方言与同桌的人交谈。

毕业后,赵元任参加了清政府的留美庚款生考试,并且一举中榜获得第二名,和他一起考取的还有胡适、竺可桢,但胡适也才第55名。8月,赵元任赴美,就读于美国康奈尔大学,保持了该大学数学平均成绩的最高纪录,从数学系毕业后又考入哈佛大学主修哲学。而正是在哈佛,赵元任发现自己对于语言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还坚持修习了音乐,学习作曲。

那时,留学生中的赵元任极有个性,即使在路上遇见熟人也心不在焉。不修边幅,衣服从来都是皱巴巴的,皮鞋也不擦,大家都说,当时的美国东海岸有一批奇人,其中就有赵元任。但即便如此,胡适依旧极为欣赏赵元任:“每与人平(评)论留美人物,辄常推常州赵君元任为第一。其人深思好学,心细密而行笃实,和蔼可亲,以学以行,两无其儔,他日所成,未可限量也。”

在美国,赵元任一待就是10年,但1920年,赵元任说什么也要回国:解除娃娃亲。这次回国,他不仅认识了后来的妻子杨步伟,还确定了他终身的事业。

赵元任与杨步伟相识于饭桌,也成婚于饭桌。赵元任的幽默与健谈给杨步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杨步伟不俗的气质也让赵元任为之倾心,两人还有个共同点:厌倦一切繁文陋俗,反对包办婚姻。婚姻大事也只是让宴请的胡适和朱征帮忙签字证婚了事。

赵元任与胡适。

婚后,赵元任和杨步伟一同回到美国。但不久便收到张彭春的来信,要赵元任回清华任教。后来,赵元任的老师霍金老先生对于这件事仍旧耿耿于怀,认为赵元任没能去哲学系任教太可惜。1924年秋天,赵元任回到清华园,主要教授语言学课程。

即使天赋凛然,赵元任不论备课还是语种调查时,从来都是“卯足了劲”,对待学术十分严谨。

1927年,赵元任到江苏一带进行吴语调查,经镇江、丹阳、无锡,每站下车,再乘小火轮到宜兴、溧阳,又转回到无锡等地,冒着严寒,辗转往复,深入群众,多访广纳,记录了大量的当地方言。3个月后回到北京,他把调查的材料写成一本《现代吴语研究》,他也成了中国第一位用科学方法做方言和方音调查的学者。

在出版此书时,语音符号采用国际音标,印刷厂没有字模,他和助手就自己用手写,画成表格影印,每天工作在10小时以上。这本书出版后,为研究吴语和方言作出极为珍贵的贡献,赵元任也成为我国方言调查的鼻祖。

除了方言,赵元任还研究国语拼音。他经常参与国语罗马字拼音方案的讨论和商议。他提出了拼音化的国语罗马字系统,1928年这种系统正式被政府所采用。他编写的教材、录制的唱片都成了国语教学的范式。

北京大学教授、前西南联合大学中文系主任罗常培先生曾作过这样的评价:

“他的学问的基础是数学、物理学和数理逻辑,可是他于语言学的贡献特别大。近三十年来,科学的中国语言研究可以说由他才奠定了基石,因此年轻一辈都管他叫'中国语言学之父'(fatheror Chinesephilology)。”他奠定了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基础,也为共和国初期制订汉语拼音方案奠定了语言学基础。

中国科学社第一届董事会:前排左一为赵元任。

比天才更高级的称谓,是“全才”。文艺复兴时期的“全才”当属达?芬奇。赵元任也有着文艺复兴时期学者的风骨,却把语言学作为终身的主要职业。在国学院“四大导师”里,赵元任是最年轻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把音乐”玩“的风生水起。

母亲唱昆曲,父亲擅笛,赵元任从小受到良好的音乐熏陶。祖父做知州时,赵元任常在衙门看升堂审案,犯人被打板子,他看着衙役们计数,节拍倒也数得清楚。

他一生创作出10音乐作品,他为同时代的诗人谱曲: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他》,徐志摩《海韵》,刘大白《卖布谣》,胡适《他》,陶行知《小先生歌》,施谊《西洋境歌》。

闲暇时赵元任喜欢与家人们组成家庭合唱团,让女儿们分声部练习自己的作品。

他还酷爱写歌,把许多歌曲写在小五线谱本子上,随身携带,一有灵感就写。他的大女儿赵如兰说:“他的许多音乐作品,都是在剃胡子的时候创作的。”

1928年,赵元任出版了《新诗歌集》,萧友梅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十年出版的音乐作品里头应该以赵元任先生所作的《新诗歌集》为最有价值”,他“虽然不是向来专门研究音乐的,但是他有音乐的天才,精细的头脑,微妙的听觉。他能够以研究物理学、语言学的余暇,作出这本Schubert派的艺术歌(Artsong)出来,替我国音乐界开一个新纪元。”他热情地赞扬赵元任是“中国的舒伯特”。

赵元任是一个地道的文人,温文尔雅,是谦谦君子。杨步伟言行却具男性的雄风,心直口快,慷慨正直、热心助人是有口皆碑。二人一同走过60年,堪称一对佳偶。

赵元任不喜欢当官,只喜欢钻研学术。他与杨步伟结婚时只求她一件事:别逼他当官。

1946年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长朱家骅发电报请赵元任出任南京中央大学校长。赵元任回电:“干不了。谢谢!”赵元任至少有五次拒绝当清华大学、东南大学、中央大学这些当时名校的校长,他清楚自己一个纯粹的学者,安身立命的是学问而不是官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杂家Mis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