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王安石吃饭轶事:曾吃鱼饵一盘

北宋宰相中,王安石(1021年~1086年)的邋遢是出了名的,除了懒得换衣裳、不洗澡,个人卫生一塌糊涂外,在吃的方面同样不拘小节,很有“王氏特色”。

某天,宋仁宗皇帝心情不错,一高兴决定开一场别开生面的家庭派对——“赏花钓鱼宴”,把够级别的京官都请到御苑,领略一番原汁原味的皇家情调。当时王安石的职务是“知制诰”,就是皇帝办公室秘书处负责草拟诏书的官员,管机要的重臣,自然也在被邀之列。

“赏花钓鱼宴”,顾名思义就是宴会的娱乐项目有赏花和钓鱼两项,聚餐前来宾可以依自己的喜好随意选择,以尽雅兴。王安石对花兴趣不大,他选的项目是钓鱼。早有内侍将备好的鱼饵盛在金盘中置于茶几上。皇家钓鱼自然与众不同,鱼饵的配制不消说是花了工夫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香精香料掺了不少,不要说鱼,就是人也会抵挡不住诱惑。这不,王大人鱼还没钓,不知是因为闻到香气还是别的什么,竟鬼使神差地抓起一粒鱼饵放进嘴里细嚼慢咽起来。这一尝不打紧,居然对上了胃口,遂一发不可收,几个回合下来,竟将一盘鱼饵吃了个精光!

这事很快传到仁宗皇帝耳中。第二天,仁宗很是纳闷地对宰辅讲了这件事,并说:“王安石这人怪啊,误食鱼饵一粒也就罢了,可他生生吃下一整盘,不近情理嘛!”

其实不光这件事,王大人不近情理的作风是一以贯之的。别人请他如此,他请别人同样如此。别不信,有事实依据。

王安石高升宰相后,一天,他儿媳妇娘家一姓萧的亲戚到京城拜访他,王安石很有礼节地为客人安排了接风饭局。第二天,萧公子盛装如约而往,心说这宰相设的饭局规格档次肯定一流,这回美味佳肴可以大快朵颐尽情享受了。这边萧公子兴致勃勃等着入席,可是午饭时间都过了,那边主人却没一点开饭的动静。估计萧公子吃早餐时特意为中午的盛宴预留了空间,到此时已是饥肠辘辘,但已经约好了的,又不敢不辞而别,只好耐着性子干等着。

过了好一阵子,王安石终于放出话来,请客人入座。落座后的萧公子一看餐桌,心里凉了大半,那上面只有酒,而“果蔬皆不具”,原来王大宰相安排的是干喝。这是宰相招待客人吗?萧公子心里虽不爽,也无可奈何,客随主便嘛。再者,兴许好菜在后头呢!

几杯下肚后,终于上菜了——俩胡饼(一种类似烧饼的主食)外带几块屈指可数的猪肉,这就把主菜上齐了。随后上主食,下饭的是一小盆清汤寡水的菜汤。这便是今天王大宰相宴请客人的全部菜单——令人不可思议的“两菜一汤”。

这萧公子也是富家子弟,平日好吃好喝惯了,面对宰相大人的“盛宴”,尽管肚里已空,却没一点下筷子的动力。但不吃两口吧又委实觉得对不住亲戚的盛情,无奈之下,只勉强把胡饼中间的部分吃了,而把四周部分丢下。王安石倒是一点不客气,捡起萧公子丢弃的饼边有滋有味大吃起来。萧公子见状惊愕不已,二话没说赶紧起身走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